古罗马的郊外有座墓园,  在这冷默的冬

2019-09-29 作者:yabovip   |   浏览(64)

  温柔的心灵;我便化野鸟

  爱是实现生命之唯一途径:

  长眠著美丽的希望!

  心定如不波的湖,却又教

  梦觉似的骤感恋爱之庄严;

  与秋林的秋声相和;

  同化于自然的宁静,默辨

  说宇宙是无情的机械,

  是谁在悲唱,希望!

  我手剔生苔碑碣,看冢里

  说造化是真善美之表现,

  毕竟是谁存与谁亡?

  轻捷的步履,

  谁能信你那仙姿灵态,

  暮偎著松茵香柔?

  蕴有钢似的迷力,满充著

  百年后海岱士黑辇的车轮,

  你,我,是谁替谁埋葬?

  钝氲里透出的紫霭红晕,

  死是座伟秘的洪炉,此中

  可怜,我的心……

  谐乐与欢棕;——

  古罗马的郊外有座墓园,

  希望,只如今……

  全仗你吊古殷勤,趋别院,

  生命的觉悟是爱之成年。

  滴滴凉露似的清泪,

  你永向前引:我是个崇拜

  我与你虽仅一度相见

  谁与我商量埋葬?

  纵使阐不透这凄伟的静,

  为甚五彩虹不常住天边?

  铺盖在你新坟之上——

  我注目在墙畔一穗枯草。

  见一颗光明泪自天坠落。

  凄怀你生前的经过——

  我也怀抱了这静中涵濡,

  我今又因死而感生与恋之涯沿!

  却教我如何埋掩?

  我友,记否那西山的黄昏,

  感动你在天日遥远的灵魂?

  不论是生命,或是希望;

  静里深蕴著普遍的义韵;

  美丽的灵魂,永承上帝的爱宠;

  洒遍了清冷的新墓!

  我友,感否这柔韧的静里,

  但那二十分不死的时间!

  你惨变的创伤,

  僵立在寂静的墓庭墙外,

  今夏再见于琴妮湖之边;

  我手抱你冷残的衣裳,

本文由yabo2019发布于yabovip,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罗马的郊外有座墓园,  在这冷默的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