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释黑色城堡的阴谋,明彻世间的角落时再让我

2020-02-13 作者:yabovip   |   浏览(82)

今晚,我要面向大海,放声呐喊让我震撼惊涛的声音重重,坠入一望无垠的蓝以厚不见低的深情,朝对一丘天宇兜揽银河,跨过天桥,容纳世界当太阳花在宵夜的枝头盛开时再让我的声音,变成璀璨的光芒驱散一切烟雾朦胧,透明时空释放心底的沉郁,喷出血淋淋的红不需要千年的沉淀,万年的等今晚,我要站在高山之巅面向一轮明月牵拉万星闪烁的天空呐喊心声,响彻云宵直达天宫以无比广阔的胸襟,拥抱天阙之情让无限的时间,可以逆转当地平线捧出旭日,明彻世间的角落时再让我的声音,回荡在永恒的辉煌解剖自己的忠诚与赤胆,不再重新缝合交付未来的黄土嘲笑,香烟青草陪伴等待万年万年之后再被发掘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6

没有臣服黑色势力的恐怖

诠释,诠释黑色城堡的阴谋

没有沉没于黑色语言的迷雾

高呼,高呼太阳光明的驱雾

呐喊,呐喊人间生命的新鲜

呐喊,呐喊人间法绳的闪现

可有红色的共产主义信仰

盛世的音乐,盛世的正气

天空的闪电,闪电的头顶

丑恶的灵魂,将永远放在人间正气的唾骂。

在这个黑色势力垒筑的城堡里,有揭秘的勇者么?有字喉的异类者么?

的确,一切都平静,一切都如平静的日子。写黑色的阴谋屠杀,黑色屠杀的阴谋,真是疯子的字了。

不觉想起,前些日子,我写过的一篇“树怪吃书”一文,文中提到“鬼怪的黑影,吃掉了字魂,散落在河面上”。可见,我是一个疯子了,一个写生命守卫的疯子,写揭秘黑城堡建筑的疯子,写生物怪态叛反者的疯子。

那就再多写点疯话吧!写一个活在黑旗谋杀下的话。

阳光射不到的地方,总生些古怪的生物。生物的怪者们,又害怕阳光。它们期盼天空变颜色,变去太阳的天,变成一个生阴的天。一个怪态的生物圈,一个怪态的生物链,用古怪的思想屠杀光明的追求者。它们坐在古怪的头脑,谋划着,谋划着,要变一个天空的颜色,变去一块土地上生产庄稼的属性;它们用洗脑的方法,培育黑枝黑叶,口号里有旗帜,旗帜里有颜色,颜色里要叛反。

古怪的生物者们,它们的利器是漫延,谋杀光明者;它们的手法是颠覆,颠覆正常的生态秩序,繁衍生殖变态的思想。

一个昏沉沉的晚上,天空灰沉沉的,灰沉中飘浮着迷雾的声音,一家小酒馆的门半开着。

忽然闪进几个人影,人影如天空一样灰,如迷雾中掉下的影子,看样子,是这家小酒馆的熟客。

酒馆里灯光很昏暗,昏暗得只有身影在晃动。

酒馆里灯光很灰很灰,灰得与雪茄烟的烟尘揉搓成迷团。

街道马路上,灯光很暗,很暗,在这暗色的灯光下,看不到人影。

只见,暗处的人影,时不时闪进这家小酒馆。窗外,有树影的壮汉,在门外探头探脑,仿佛在诡异地探风声。

酒馆里,没有其它声音,很灰沉,很灰暗。

除了昏暗的灯光外,一切都很平静,平静得如这夜晚的睡梦。

一个晃动起来的影子突然高大起来,很高大,很高大。听不清楚说得什么?

只听得到说了一句:就这样干,多弄点铜币,要一统天下,要换天下的颜色,你们懂得该怎么去办?

一个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影子,怯声声地说道:

这个村子有一个写字人,写过“树怪吃书”一文,怎么办?

跟着什么也听不清,偶有一句:弄掉。

除了这忽隐忽现的声音外,就又沉寂了。

沉寂了一个谋杀字的声音的策划,仿佛如这晚一样,飘浮起一个古怪的迷团。

迷团的雾,从四面八方涌来,涌进了这个村子,这村子里的院子,这院子上的天空与空气。

古怪的生物,古怪的语言,古怪的灵魂。

污秽的泥地,总生长着蚊蝇,蚊蝇的天堂是污秽的灵者。

这些灵者们,吸食的是血液,是土壤里生出的灵魂者的血。而它们的瘟疫,是传染的声音,传染在灵魂死掉者的身上,骷髅的行者,是它们的随从。

阴森的古怪,古怪的阴森,经营着一个黑色城堡的建筑。黑色城堡的经营,经营在捕获,捕获谷米死去的灵魂。

谋杀者们,总是纺织网状的谎言,谎言的合法。

黑嘴角上的“字”的注解者们:你们的手太肮脏了,嘴馋的唾液可见。

黑嘴唇上的字音,是你们把一个活的字,杀死而后玷污。

手法呢?不是写字的手,当然不是笔尖的音韵。

是黑技术的盗?是黑阴谋的意?且看一看。

活的字,没有活法,却孤独地离开了行;行句的话,没有话,却死在一句的定棺盖论。

再看一看,这声音的空气。

异口同音的说法,异口同音的语证,异口同音的耳朵与嘴巴,黑色氤氲的口形可见。

编辑的音带呀!你出生时,就是黑手的指纹,还能说明什么呢?

没有什么?只有站着的黑色势力的手,在印刷,在印鉴。

这些黑语言的果核,不是营养的蛋白质,而是装着一活者的“字”亡去的黑匣子。

黑匣子上的蚊蝇,在欢唱。

欢唱一个死去的字行语言。

本文由yabo2019发布于yabovip,转载请注明出处:诠释黑色城堡的阴谋,明彻世间的角落时再让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