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高中

车开远了,直到看不见了。

“咱们回吧,海超以后有什么事就跟二叔说,知道吗?”二叔拉着我上了驴车。

“驾!”小义又威风地甩开了鞭子,大黑驴也非常配合,走得很带劲。

“哎,超哥,咱去看看你的学校吧?就在前边。”小义说。

我看了看二叔,等二叔的意见。

“行,天还早,明天辞灶,过小年了,咱先去镇上买点东西,正好去看看刘校长。”

二叔琢磨了一下又坚定地说,“对,就这么办,年前先说好,年后直接开学就去上学。”

“走,小义,先去镇上买点东西。”二叔下令。

“得令!”小义又狠劲甩了一下响鞭。

今天正好是镇上的集,快过年了,人很多,小义把驴车停在镇外的路边。

二叔跳下车,跟年轻人一样利索,交代我俩,“你们哥俩在车上等着,别到处乱跑,今天赶集人多,我去买点东西,回来咱就走。”

“好嘞爹。”

“好的,二叔,你慢点,”大家答应着。

二叔融入了人群,我跟小义在车上坐着晒太阳,今天的太阳真不错,晒得暖洋洋的,没有风,一点也不冷。

我站在驴车上,往集里看过去,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超哥,没见过赶集的吧?”小义在车上坐着问我。

“我赶过集,”我低头很小义说,“有一次帮朋友卖羊毛衫,去大家那里农村的一个籁山集,人也很多,但不如今天多,也没这么大。”

“嗯,咱们镇上的集也远近闻名,”小义先容着,“卖什么的都有,过年贴的对联,放的鞭,爆仗都从这买。”

“我还赶过集,领着小顺,”小义说,“俺爹让我来卖香菜。”

“你这么小就可以自己赶集了?挺利害啊。”我赞赏到。

“我十二岁那年就会赶车了,那年还没个车高,”小义自豪地说,“我就喜欢赶车,这大黑驴也听我的话,我跟它能沟通起来。”

小义笑着说,“我懂它,还有以前那头驴,也让俺爹打草鸡了,就是不拉车。但是也听我的。”

我向小义竖起大拇指,“你还真挺有本事!”

说话间,二叔回来了,提着两瓶酒,两盒点心。

“行了,小义,走吧。”二叔跳上车,“怎么走啊?从南边门进吧,这边赶集不好走。”

“好的爹,我认识路,”小义回答。

小义甩开鞭子,指挥着他的大黑驴,向镇上的高中驶去。

“高中有两个门,北门应该是正门,还有个西门。”小义先容着。

“看,从前边那条小路拐下公路,没多远就到了。”小义指挥着路。

驴车拐入了土路,不过这条应该是沙土路,没有压得那么利害的车辙,路的尽头,路南有一个大门,说是大门,其实只有两个院门柱,门不知哪去了。

小义指挥着驴车拐入学校,我四周打量着这所学校,这是我即将转入的又一所学校。

“爹,怎么走?找谁?”小义问,学校应该也都放假了,静悄悄的,没什么人。

二叔考虑了一下说,找找办公室,教务处在哪,肯定有值班的,二叔当过老师,还挺懂。

进门是几排平房,放眼望去,前面还有好几排,都差不多的样子。

“哪个房子是啊?”小义停下车前后左右端量着。

“右边有个两层楼,会不会是办公室?看来是学校内唯一的二层楼。”我说到。

“走,过去看看,”二叔同意我的说法。

“我先过去打听打听,”小义把车停好,“爹,校长姓什么?俺大爷的同学姓什么?”

“姓刘,找刘校长。”二叔说。

“好嘞,”小义答应着就朝小楼跑去。

不一会,看到有人陪着小义一起走出来,用手好像在跟小义指点着路。

小义跑了过来,“爹,还真找对了,有值班的,说是刘校长就在学校住,就在往东走,最北边那排平房里。”

“好,小义你别去了,看着车,我和你超哥进去看看。”

二叔说着提起车上的酒和点心,对我说,“走,海超,咱们去刘校长家看看。”

“好的,二叔,”我跟着二叔,顺手帮他提过来手上的礼物。

跟二叔走到平房门口,正好看到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老师样子的人从院子里走出来。

二叔就打招呼,“老兄,请问,刘校长住哪个房子?”

戴眼镜的老师收住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二叔,然后疑惑地问,“请问,你是?恕我眼拙,我好像没见过你。”

二叔当过老师,一听就明白了,“哦,你好,你就是刘校长吧?”

那位老师还是疑惑地点点头。

“你是没见过我,但你肯定认识我大哥。”二叔笑着说。

“你大哥是?”老师问。

“我大哥原来跟你是高中同学,现在在烟海。”

说到这,刘校长露出笑脸,好像恍然大悟,“是天远吧?你是天远的兄弟?”

“对!对!我叫天木,天远是我大哥。”

“哦,好的,欢迎欢迎,快进屋吧,我就是刘进玉。”

“哎呀,刘校长。这么巧,正好碰上你,”二叔笑着说。

大家跟着刘校长进了屋,刘校长把大家让到长条连椅上坐下,又忙着去沏茶。

二叔见状就站起来,说道:“刘校长,你别忙活了,大家坐坐,把事说清就走,快过年了你也忙。”

“不忙不忙,哎呀,我跟天远上学的时候关系很好啊,一晃多少年没见了。”刘校长一边忙着,一边回忆着跟父亲的往事。

“你一直在家?”刘校长又问二叔。

“是,我一直在家,也当了六年小学教师,后来水平不行,家里也离不开人,就回家了。”

“哦?咱们同行啊,失敬失敬。哈哈”刘校长和二叔都笑起来。

刘校长放下两个泡好茶叶的水杯,分别推到我和二叔眼前,“喝茶,喝茶。”

然后看着我说,“这是天远的儿子吧?”

二叔说:“对对,叫海超。”然后转头跟我说,“快叫刘校长。”

我先站起来了,向刘校长鞠了一躬,“刘校长好。”

“哎,好好好,坐下,坐下,一表人才啊,很有天远年轻时的风采。”

二叔坐直了,挺起腰来,说道:“刘校长,今天来这个事,可能我大哥也跟你打过招呼了,我是奉我大哥命,过来麻烦你。”

“别说麻烦,都是自己人。”刘校长客气地说,“天远没回来?”

“说实话,我大哥回来了。”

“那不来见见面?”刘校长打趣地笑着说,“听说当局长了,架子大了吧?”

“哪能啊,我大哥昨天傍晚到的,就住了一晚,今天一早就赶回去了。”

二叔接着说,“我大哥这个活吧,是别人过年,他们忙,工作离不开。”

“对对对,工作紧要。”刘校长点头说。

然后,二叔把父亲的信淘了出来,恭恭敬敬地递给刘校长,“刘校长,这是我大哥走前给我的,说务必亲手给你,他在信里都写明白了。”

刘校长这双手接过来,拆开,很认真地看起来。信写得挺长,我看刘校长翻看了三张信纸。

刘校长仔仔细细地看完后,把信纸原样合好,放回到信封,然后找了个抽屉,认真地放进去。

转身回来笑着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二叔点着头赞同地说:“是啊,刘校长,咱们都是为人父母的人了,都能理解这种心情。”

刘校长抬了抬眼镜,低头思考了一会说,“这样吧,事情我来安排,你转告天远,请他放心,我一定安排好海超。”

“哎呀,这太好了,”二叔长舒了一口气,“我大哥有你这个同学,真是帮上大忙了。”

“海超,赶紧感谢刘校长。”

我又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刘校长鞠躬致谢。

“海超,一定别辜负父亲的嘱托和希望,好好读书!”刘校长鼓励着我。

“谢谢刘校长,我一定好好努力,”我再次感谢。

“好好!这样,过了年,你们再过来趟,我看看安排安排班级和宿舍。再带你们见见班主任老师,把手续走一走。”刘校长思维缜密,安排得很妥善。

“好的,谢谢刘校长,大家就不耽误你了,告辞了,”二叔领着我出了门,刘校长又要拎着二叔买的礼物送出来。

二叔跟刘校长又推让了一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刘校长收下了。

大家再次告辞出了院门,老远小义就喊着问,“怎么样爹?怎么样超哥?”

“成了,”二叔上车小声说,这事不能这么声张。

“走吧,”二叔下令。

“得令!”小义甩开了鞭子,一声脆响,大黑驴又重新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了解更多《70后的青葱岁月》,请识别下方二维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