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在路上(下)

韩涵微语:在路上

01

帅帅抱着我进到了一个房间。房间不大,“唰啦啦,唰啦啦”的声响,女主人正低着头,在白色的泡沫中反复揉搓着。

想到帅帅的那句“找妈妈”,我大张着眼睛盯着她,我仿佛闻到了她身体散发出的淡淡奶香,那低头散落的一缕头发悠悠地飘荡着,只是不知道如果抓住它能不能荡起来......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轻柔的声音传来,“抱它进去吧,卷毛的东西消过毒的。”

推开门,正对着窗户,两层,上层开着,下层玻璃呈磨砂状。窗户的左侧墙上挂着一幅狗的大画像;再往左,是成阶梯形状的木头相框,里面也都是同一条狗的照片,搔首弄姿的,哼,真是过分。

一定是卷毛那家伙!看那德行,一定和小五一样,也是一个在妈妈怀里腻腻歪歪的没用家伙!讨厌,讨厌,为什么会是它在那里呢?!蠢货,笨蛋,这老天也太不公平了!

骂完后,我心里并没有畅快多少,反而更堵得慌,我撇了撇嘴,硬生生地将口里的那口唾液推送到嗓子眼儿,随着“咕嘟”一下,我眨巴了下眼睛,眼睛里的那些液体也被我吸回到眼眶里。

这种情绪在我的目光扫过另一面墙上的那一张照片时,来了个终结。哈哈,那货竟然穿着白底小红碎花的马甲,捧着两个前爪作揖,不不,那哪是在作揖啊,简直就是出卖色相讨巧人!

啊,男不男,女不女的,什么玩意啊,根本不配我不舒服。

“狗狗,看你的小床!”

相框斜下方,是方形小床。三面有加高护栏,后面靠着墙,前面是半敞着。床外侧是帆布面料,红白蓝相间,民族风情味十足,里面是米色白棉,看上去很是厚实饱满。

那货也配这么好的床?我抬头瞥了墙上那货一眼,扯着嗓子吼叫着,“汪汪,汪汪”,我宣誓着自己的主权和骄傲,尽管我内心里还是有点虚。

“怎么了,狗狗,想要上去吗?”帅帅的一句话提醒了我。占有,才是最好的宣誓。

我打起精神,在帅帅试探着把我放到床边的那一刻,我扭动着身子,闭上眼睛,腿朝上直接接栽了下去,后背着地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成了床的真正主人。

我慢慢地将腿放下,半躺着,舒服极了。可是,我的眼睛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卷毛,即便是帅帅拨弄我的前爪或者抚摸我的后背。

“帅帅,你也出来洗洗吧。”女主人温柔得让人着迷的声音传来。帅帅最后摸了摸我的后背,轻轻关上了门。

02

整个房间只有我和卷毛。我,在床上。他,在墙上。

静静地,我看着卷毛,眼睛一刻也不曾挪开。忽然,墙上那相框动了,小五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三哥,你就是爱嫉妒,大家可是都以你为傲的。你爱嫉妒,爱嫉妒,爱嫉妒……”

它的嘴巴不停地嘟囔着,“爱嫉妒”这三个字犹如咒语,不间断地传入我的耳朵里,一声比一声大;倏地那声音又变成了一条条蛊虫,钻进我的脑袋啃噬着我的脑髓。

我闭着眼睛,拼命地晃着脑袋,扯着嗓子喊道:“你给我闭嘴,闭嘴,你瞎说!再说我咬死你!”

说也奇怪,那声音消失了。我瞪大眼睛,屏住气息侧耳听着,如果再让我听到,我想我顾不了腿伤,一定会冲出去的。

还好,声音永远消失了。我重新趴了下来,可脑子里突然蹿出了好多声音:

几个兄弟姐妹中,你是最聪明,最勇敢的,妈妈没有理由不喜欢你啊!

那为什么妈妈总是躺在小五身边,还常常推开我,唯有一次没有推开,那还是小五闭上眼睛那天?

那还不是因为小五太弱嘛!还说你聪明,比大家都笨!

谁在说话?谁在说话?我挺起了后背,环视四周,可整个房间里除了墙上的卷毛,再没有一丝生的气息。

我闭上眼睛,努力寻找着答案:我不是发誓要对小五好点的吗?小五弱弱的,我还常常欺负他,如果妈妈再不护着它,他估计连十多天也熬不住。难道这是妈妈宠着它的原因?

睁开眼睛,卷毛依然孤独地立在墙上。那我就把卷毛当作小五吧!

再看卷毛,真是个萌宝宝,轻吐舌头的卖萌耍宝,傲视远方的英俊潇洒,戏耍骨头的憨态可掬,就连穿白底小红碎花的马甲,看起来还真是优雅时尚。

“卷毛,那我就和你做最好的兄弟吧,就像我和小五一样,不,比对小五好十倍、百倍、千倍。”我伸出了右腿,用我的勇敢冲着墙上的它来个握手。

猛然间,我记起,卷毛曾出现在我的梦里。同时,梦里出现的,还有小五和那条陌生的大狗。有朝一日,能见到那条大狗,我一定要给它讲下我的梦,讲下卷毛、小五以及朋友,讲下我立志做人的梦想。

做人?老男人,女主人、帅帅,偷车贼,保安......人好复杂啊,突然我感觉做人好累啊。

03

“狗狗,我来啦!”

帅帅清脆的童声打破了平静。他,一身居家服,上衣满是小狗的图案,平添了几分懵懂和可爱。
“狗狗,我给你来张照吧。”

小家伙扬了扬手里的方块头,“咔擦—咔擦—咔擦”,我的负伤照就诞生了。他拿到我面前,“来,看看,是不是帅呆了。”

我真怀疑这哥们的审美能力,这也能说帅呆了吗?看人家卷毛,那才是一个帅呢!

“好,大家到客厅,让妈妈给大家来张合影。”他抱起我的那一刻,我瞟了一眼卷毛,它会不会也妒忌我呢?

客厅,女主人头发散开,长长的,微卷着,深栗色,肤色白皙。看看帅帅,再看看女主人,我终于明白什么是亲子了。

“是不是,给你们来张照?我的爱狗天使。”

女主人,笑如春风,熨平了我内心的褶皱;言如春雨,润浸了我爱的味蕾。

“看镜头,一二三,甜瓜——”

“甜——瓜——”帅帅可真是个乖宝宝,至少对于妈妈来说是这样。可对我,他时而将我举过头顶,时而将我抱于胸前,时而将我托在手上,又时而将嘴对着我的嘴......

我在一惊一乍中配合着,真担心他一个不小心,将我整成多次骨折,还好,有惊无险。

“卷毛,你真棒!”这算帅帅对整个拍照过程的最后总结。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做他心目中最帅的“卷毛”。

韩涵微语:在路上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无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