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一年还是春秋冬夏。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提了笔,又撂了笔。

顺了半天心绪,觉得还是应该写点什么。

巧在看到一首词,衬景的很。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语还休。

欲语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不知不觉,已是十年。

2010年的夏天,知了声娓娓动听,树叶簌簌作响,花开的娇滴滴,树绿的不像话。

那个时候QQ还在盛行,页面还多是杀马特和非主流。

个性签名那一栏,写着:

“我错过了很多,我总是一个人难过。”

常坐在自己的方盒子电脑前,玩着穿越火线和QQ炫舞。

有一个国产大喇叭一般的手机,用着5元30M的包月流量。

晚上会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哈利波特。

手机震动,有一个邮件一般的图标出现在屏幕上方。

那是收到了隐藏信息。

六位数的密码,我从那个时候用到了现在。

回复的时候,一毛钱一条的短信,60个字,是一个也舍不得浪费的。

还喜欢在留言板上写些无病呻吟的话,矫情而可笑。

指望着谁能看到,又期待着谁会在意。

等到最后自己都忘了,却还是没有盼到那人的回应。

背着爸妈偷偷冲了100的Q币,为了买一把CF里的巴雷特,或者是炫舞里那条闪闪发光的裙子。

似乎这样,自己都显得利害了很多。

······

可能很多青春的经历和当下的感悟都慢慢淡忘了。

但是QQ空间的留言板还记得。

2017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做了彻头彻底的清理。

我曾经打开留言板,从头到尾,3441条留言,一个一个的看,一个一个的删。

因为想把一些人从自己的生活中抹去。

那些年华里没能说出口的喜欢和讨厌,在留言板上,清晰可见。

QQ邮件,里面有我曾经发给某人的贺卡。

满满地都是青春疼痛文学,那个时候我的网名还叫“若冰”。

私密日志里面,有我未能言及的表白,那个男孩的样子我都不记得了。

可是自己的落款,“殇”,却还是尬的我现在都记忆犹新。

翻阅这些东西的时候,记忆有时如潮涌一般,有时又涓涓细流,汩汩而出。

十年的时光,已然辗转多个城市。

身边的朋友来了又去,换了好几茬儿。

在意的人,越来越少,却也越来越难得。

明白了很多事不能强求,学会了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事物和人。

知道了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也就不会事事都太在意什么对错。

压力大的时候、孤单的时候、悲伤的时候,也克制着自己不会去依赖什么人。

哭一场、跑个步、去吃火锅、去看影片,任何不愉快都会过去。

其实到如今我还有着记日记的习惯,天马流星且隐晦的那种。

只有自己看得懂。

因为后来再看的时候,会觉得,年轻真好。

就像是25岁的我,觉得2010年15岁的我很幸福一样。

35岁的我,一定也会觉得25岁的我很幸福吧。

那总该留下来点东西,来告诉35岁的自己,你想的没错。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所谓的赤子之心,我怕是从来都没有拥有过吧。

所以,倒也不存在丢失这一说了。

不过是在这样一个碰巧又是阴雨的日子里,随心所欲的写些东西。

能看到这里的你,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