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5.21 按计划使用网络:重读《深度工作》与我的手机/网络使用抗争史

内容提要:重读《深度工作》中网络使用内容,回顾了自己的网络使用血泪史,记录自己的新想法。

今早读了第二部分准则2拥抱无聊:不要不断分心,而要不断专注。小节题目拗口,但内容相当不错。

对我很有启发的几点:

1、高度集中注意力需要训练。

编辑的朋友加入了一个早晨学习组,每天解读一页《塔木德》,需要非常专注,挑战自己的心智极限。朋友的初衷是加深对犹太教义的理解,但做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个小习惯增强了他做生意时的专注程度和创造力。

2、分心/让自己经常被打扰,会对注意力产生负面影响。

研究表明在网上不断切换注意力会对大脑产生长久的负面影响(斯坦福大学通讯学博士CliffordNass)。

“一直进行多任务工作的人不能过滤掉无关的事务。他们无法维持一个关于工作的记忆。他们的注意力是长期分散的。他们会启用更多的与当前任务无关的大脑功能……他们基本上就是心智残疾的。”

一旦大脑习惯了随时分心,即使在你想要专注时,也很难摆脱这种积习。比如大家在每一个闲暇的碎片时间刷手机的话,那么你的大脑就可能已经被重新编排,渐渐不能够胜任深度工作,即使你也会经常安排时间来训练专注的能力。

3、“网络安息日”是无效的改进方式。

编辑认为经常性戒断手机/网络的方法虽然流行但并不奏效,更有效的是建立良好的网络使用习惯。

损害注意力的并不是网络内容,而是使用行为:稍有无聊或遭遇一点点认知上的挑战,就从低刺激、高价值的活动转向高刺激、低价值的活动,这使得你的大脑不能容忍没有新奇性的东西。
4、改进手段:按照计划使用网络。

预先安排好使用网络的时间,然后这些时间之外完全避免使用网络。在笔记本上几下自己下一次使用网络的时间。

阅读感悟:

1、我的网络使用抗争史:

我自己也思考过如何减少手机使用的问题,做了各种尝试。对自己的工作习惯有改善,不过一直没有找到一种既有效又自然的方法。

用番茄钟引导自己关注重要任务,我做过。

不管做啥,都放一个计时器在旁边,这样提醒自己时间紧迫。效果是:在遇到吸引力不强的事情时,会起作用。但真的沉迷手机的话,谁还能看到计时器呢?

用计时器限定手机使用时长,我做过。

这个思路和卡尔的“给你时间分心”类似,然后手机/网络使用到时间就停止。但这么干也经常会超时。作为一个还算有上进心的人来说(额,心里的确是想上进的,做不做到另说......),使用手机、网络多半是以做正事开始,然后做着做着就漂移到别的地方去了。所以计时器开始哔哔的时候,多半是神游很久但正事没干,所以不得不延时。

通过手机的专注模式,在一段时间内锁死手机功能,我做过。

这个比较极端,就是你哪怕有正事也用不了手机了,确实能克制自己。问题是经常想不起来开专注模式。专注模式沦为空置的马其诺防线。另一个问题是能防手机,但心里痒痒的时候,也可以通过电脑上网啊。防君子不防小人。最后一个问题是:遇到需要不定时联络又时间敏感的工作时,一不小心提前把手机变成了砖头,就非常悲剧。

客观说这几个方法是能起到作用的,平时我也是在这几个方法之间根据需要切换。单是计时器我就有3个,办公室、家里都有待命。不过它们都有失效的时候,而且不怎么“从容”,不算是我期待达到的既有效又自然的方法。道法自然,方能长久。

2、编辑的洞见:

卡尔的创见在于通过“疏导”行为来塑造习惯,而不是靠硬性打压。

他认识到了大家需要必要使用网络,没有对网络和移动设备做极端的一刀切。同时他也认识到,对于普通人来说,马上隔绝分心的欲望是不可能的,操之过急反而会带来挫败感。因而给自己设定“分心时段”的方法,反而更有效,而加上记录,会让自己有不断变得更好的信心和动力。

3、我的思考和行动:

通过做时间统计我能理解他提到的记录的好处:让自己有觉察,充分了解自己的行为习惯。

我自己会在时间统计中加上一个项目,试用一段时间卡尔的方法,同时稍作改版:记录下来我这次使用手机/网络是为了什么。这样的小训练,很像减肥中避免自己吃垃圾食品。如果实在忍不住,就记录下来自己吃了什么,吃了多少吧O(∩_∩)O~

一句话归纳本文:让自己偶尔分心,规划并记录自己每次使用网络的原因。通过按计划使用网络,重获注意力自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