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道菌群与自身免疫性疾病

最近这些年,大量研究调查了自身免疫性疾病与肠道菌群之间的联系,这些研究充分证明了微生物在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病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一些与肠道菌群失调有关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研究:

干燥综合征

干燥综合征是一种与共生微生物总的相对丰度降低和潜在的病原微生物丰度升高导致的菌群失衡相关的以侵犯泪腺、唾液腺等外分泌腺体为主,以口、眼干燥为常见表现的全身性自身免疫性疾病。

类风湿性关节炎

许多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参与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发病。一些经常暴露于细菌的黏膜位点,包括牙周组织、肺和肠道等可能是类风湿性关节炎自身免疫病发生的最初位点。

牛皮癣

肠道菌群通过增强Th17免疫反应促进牛皮癣样的皮肤炎症。

1型糖尿病

1型糖尿病患者在血清转阳和疾病确诊之间的时间段内肠道菌群的α-多样性显著下降,同时伴随着促炎症的细菌数量的增加以及基因功能、血清和粪便代谢谱的改变。

炎症性肠病

许多研究分析了肠道菌群组成的变化与炎症性肠病发病之间的相关性,表明炎症性肠病是肠道菌群和黏膜免疫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的改变导致的。

桥本氏甲状腺炎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包括感染在内的环境因素是引发遗传易感的人群患桥本氏甲状腺炎的关键。不仅仅是病原菌,肠道共生微生物也能影响肠道外的免疫反应,肠道菌群的紊乱可能导致机体失去对包括甲状腺球蛋白在内的自身抗原的耐受性,而导致自身免疫性的桥本氏甲状腺炎的发生。

乳糜泻

乳糜泻是对麦胶(俗称面筋)不耐受而引起的慢性小肠吸取不良综合征。最近的关于乳糜泻的研究证据表明先天免疫在通过刺激适应性免疫反应和黏膜损伤引起的免疫应答中发挥作用。肠道微生物和黏膜壁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受到那些能够激活先天免疫的相似受体的调节。因此,肠道菌群的改变可能导致炎症通路的激活。

关于肠道微生物与自身免疫性疾病之间的关系的科学研究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这些研究清晰地表明微生物在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发挥关键作用,然而,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来阐明肠道微生物在宿主免疫调节中的作用。

以上提到的关于自身免疫性疾病与肠道菌群的研究,以及肠道微生物在调节人类免疫反应中的作用,大家认为自身免疫性疾病很可能起源于肠道,肠道菌群失衡是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根源所在。当然,这也肯定不是唯一的原因,一些其它的因素也在发挥作用。但是,大家始终相信肠道菌群的失衡时引发免疫相关的疾病的主要原因。

了解在不同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具体哪些类型的肠道细菌消失了、减少了或者增多了,或许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理解其具体的作用机制以及这一切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中肠道菌群功能紊乱的中心是菌群多样性的降低和菌群失衡,这可能是引起疾病的原因,也可能是疾病所导致的结果。

许多疾病都能导致肠道菌群多样性的降低和促炎细菌的生长,然而也可能相反,菌群多样性的降低和促炎细菌的生长也可能导致疾病的发生。许多研究表明菌群多样性的丧失和菌群失衡会导致一系列免疫功能的紊乱,为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生奠定基础。

自身免疫性疾病也可能发展成一个恶性循环,菌群多样性的丧失和/或菌群失衡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生,自身免疫性疾病又可能进一步加剧肠道菌群的紊乱。例如,在炎症性肠病患者中,遗传易感性以及特定的不恰当的微生物环境导致的免疫系统功能紊乱为肠道组织慢性炎症的发生做好了准备。毫无疑问,一个人患了某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也可能更容易发生更多其它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因为大多数的自身免疫性疾病都有一个相似的根源。

修复肠道,重启免疫系统

通常认为,自身免疫性疾病,如1型糖尿病是无法治愈的。确实,自身免疫性疾病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已经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要完全治愈确实很难或不可能。然而,这种情况可能只是少数。一些研究表明调节肠道菌群可以有效的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例如,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粪菌移植能够有效的缓解炎症性肠病。这种类型的干预对于其它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也可能会更有效。例如,大家可能可以通过修复1型糖尿病患者的肠道菌群来恢复他们胰腺β细胞的大部分功能。修复肠道菌群应该成为常规预防和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一部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