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欺骗,都只不过是一场试炼。

? ? ? ? ? 大漠之风/董树芳

? ? ? ? 前几天又看到一位朋友的文章,说的是最近在澳门网站网址上发现有人以美国维和部队军官的名义在行骗的事,去年秋天我也遇见过类似的情况。其实,所有的欺骗,都只不过是一场试练,骗子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为什么很多人会那么容易受骗?

? ? ? 网络骗子的手段几乎是一成不变的,无论是QQ 上,还是澳门网站网址上,基本的套路是先关注你,然后留言,因为出于礼貌大家一般都会回复,尤其是喜欢文学的,很多文友都是通过平台互相交流切磋,所以,很少会想到遇见的是骗子。

? ? ? 但是,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这一类人的空间里往往只有一个英文名字,短时间内会一下子关注很多文友、简友,空间里却没有一篇文章,顶多会有一两张一个外国男人和一个孩子的照片。

? ? ? 他们的手法也没有什么高明之处,无非是会利用人性的弱点。单身的尤其是中年出现情感危机的会和你谈婚论嫁,贪心的想走捷径发财的会和你搞合作,即使你对名利都不喜欢,他们也会想尽一切办法不停地给你画圈圈,一不小心就容易掉进去。

? ? ? 我遇见的那个也是在澳门网站网址上,很正常的有简友留言,回复几句礼节性的问候,开始之所以没有戒备心,是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一没有财,二没有色,怎么可能还会遇见诈骗的呢?(觉察骨子里的“我慢”,凭什么你就不可能遇见?)况且,他的空间里还有几篇很有哲理性的中英文对照的文章,也给我的两三篇帖子点过赞。

? ? ? 聊了几次感觉常识挺渊博,说话也很风趣幽默,于是就加了微信。

? ? ? 他的性格很坦率,说话也很直接,说自己是美国在叙利亚维和部队的军官,单身,有一个十二岁的儿子,还给我看了他和儿子的照片。我也告诉他,我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婚姻这条路堵死了)。他说希望退休后到中国投资房地产,我直接告诉他:“中国房地产都走下坡路了,如果需要,我可以给你先容懂行的朋友咨询一下”(看来合作也没什么戏)。? ? ? ?

? ? ? 说句实话,当时之所以这样应对他,并不是自己有什么先见之明,只是在做真实的自己,实话实说罢了。

? ? ? 后来他给我讲了自己的成长经历(这类诈骗的统一版本),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中国人,中国也是他的第二个故乡。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8岁时父母因车祸去世,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更不幸的是儿子8岁时妻子又因车祸去世,儿子现在也在寄宿学校上学,这让我想到了家族系统排列里讲的家庭模式的无意识复制,一下子勾起了我内在的助人情结。所以,每当看到他的留言我都会及时回复。

? ? ? ? 他好像很阳光,喜欢旅游,喜欢各种运动,喜欢小动物,经常会发一些骑马,遛狗的照片,感觉是一个很正能量很会生活的人。

? ? ? 偶尔我也会讽刺挖苦他们国家的领导人到处装爹,欺凌霸世的行为,他不但不恼,并且还会说一些很接地气的话,让你觉得不像是一个政客。他说维和部队的任务就是配合联合国,帮助那些所住国家的难民,每天的任务就是巡逻维持治安,反正那些也不是我一个女人家感兴趣的话题,所以也不在意他说的是真是假。

? ? ? 但是,看到他发来的有关叙利亚战争中那些难民的照片,真的会触发我内心的悲悯之情,觉得虽然是美国人,但他们所做的也是为了和平,没必要去评头论足一番。

? ? ? 大概是过了有半个月的时间,他说要去实行一项特殊任务,可能有三四天的时间不能上线,也希望我能为他祈祷,那三四天我还真的经常上网关注有关叙利亚的战况,但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重大的资讯。

? ? ? 当他完成任务后,真正的骗局就开始了。他说因为很艰难地帮助当地政府击退了恐怖分子的袭击,他和他的队友都得到了一笔额外的奖励,一百万美金和很多的小金块,我很为他高兴,还开玩笑说,这下子将来回你妈妈的故乡养老有本钱了。可他说这笔钱没办法直接打进他的账户,他的账户在维和期间是被冻结的。

? ? ? ? 我不知道真假,还自以为是地建议他:“让你的律师帮你处理就好了”。(好为人师的毛病又冒出来了)他说他没有自己的律师。这让我有点儿怀疑,虽然不知道美国的四星上将是什么级别,但肯定不是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会没有自己的律师呢?但事不关己,也没深究。

? ? ? 后来,他说已经处理好了,有一个要离开叙利亚的瑞士国际红十字协会的人把装东西的盒子带到了英国,那里有一个英国著名的国际快递企业会替他处理好一切。反正那些高大上的东西我也不懂,除了祝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 ? ? 可过了两天,他说他又遇到麻烦了,快递企业让他必须尽快提供一个可靠的地址和可靠的收件人,他现在不知道该找谁,我说这有什么难的?发到你儿子那里不就行了?他说儿子未成年不可以。我还傻呆呆地替他想了好几个主意都被他否决了。

? ? ? 最后,他说通过这几次聊天发现我是一个很善良,很有爱心的人,希翼我能帮他。我说别开这样的国际玩笑,认识才几天怎么可能帮这么大的忙。他说他觉得我很善良,他很信任我,我开玩笑地说:“我都不信任我自己,你凭什么信任我?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 ? ? 过了两天,他又找到我,说都快急疯了,现在除了我没有人能帮他。我很坦率地告诉他:“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也学过法律,这么大的资金是不可以通过发快递来转移的,这样做是一种违法的走私行为。”他说:“这个你放心,接我业务的是英国一个专门做国际特快专递的大企业,我走的是外交途径,是有专人专机护送的特殊业务”。

? ? ? 真感谢 当初自学法律学上了瘾,什么国际公法,国际私法我都学过了,虽然大部分内容早已就着饭吃了了,但关键的东西还是有印象的。我告诉他:“外交途径只适用于有出访任务的国家外交人员,你发快递的时候只是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怎么可能走外交途径呢?”

? ? ? 他可能也没料到我这么难缠,说事情很紧急,因为企业要求必须在六天之内确定发货地址,为了说服我已经耽误两天时间了,他说:“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他这么说我突然有点愧疚,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原因给他耽误了,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其实,别人求助很难说“不”一直是我的一个软肋)

? ? ? 我说:“那好吧,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要先通过我在公安局的朋友确认一些有关企业的信息。”我以为说公安局的朋友他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他并没有反对。(看来惯犯的心理素质就是不一样)

? ? ? ? 我迅速地在网上查找那个快递企业的信息,英国确实有这么一个企业,但除了一个名字,看不到有任何特殊业务的详细先容。可是,内心又真的担心因为自己的失误,让人家有所损失,当时确实有点儿纠结。(事后用心觉察,发现又是“我慢”在作祟,你他妈的算老几?)

? ? ? ? 没办法,我当时的感觉是不能让自己良心不安,但也不能没有底线地去帮他。有了这个觉知,心里踏实多了。

? ? ? 我告诉他,他可以把东西发过来,如果我能收到,会帮他找个银行保管箱保管,直到他自己来取走。但不承担东西在路上出现任何意外的风险,他也同意。

? ? ? 然后,我就收到了那个快递企业发给我的交快递费的三个档次让我选,我想军官那么多钱,时间又紧迫,那就选个最快的吧。可没想到的是他马上告诉我选第二档的就可以了,我就按他的要求选了三万元的。

? ? ? 随后,他又告诉我,他在美国的账户现在被冻结了,让我替他先把快递费交上,将来他会加倍地偿还我。我的天,玄机原来在这里!

? ? ? 我很坚决地告诉他,这不可能,我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去这么做。

? ? ? ? 他一遍一遍地强调,快递费可以在我收到盒子后把密码告诉我,让我直接从里面扣除就可以了。为了证实盒子里确实是美金和黄金,又是发照片,又是发视频。

? ? ? 到此为止,我终于明白了这只不过是一场骗局而已。

? ? ? 所以,我直接告诉他:“我能帮你的就是你可以授权快递企业从盒子里取出你自己的美金交快递费,如果盒子能够安全到达,我也可以帮你在银行开个保险箱原封不动地保管,别的我什么也做不了”。

? ? ? 他可能也没想到会碰到这么个难缠的主儿,最后有点儿恼火了,不停地数落我:“本来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邪恶了呢,答应帮忙现在又不帮了,你简直是太不可理喻了”。他奶奶的,求人的反而成大爷了。

? ? ? 这个时候我才真正地体会到:如果你的善良一旦失去了底线,就会沦落成别人攻击你的武器。

? ? ? 于是,我也毫不客气地对他说:“我的善良并不是让你用来进行道德绑架的。我不帮你不是我的错,而是你越过了我助人的界限。我又不是你的神,没有义务无条件地去满足一个随意要求别人帮助的人。”

? ? ? 说完立马把他拉黑,那一刻,心里突然感觉好宁静。真的很感恩,这件事的发生,终于让我突破了面对别人的道德绑架不敢说“不”的局限。

? ? ? 事实证明,骗子不可怕,可怕的是为什么会上当受骗?所有的欺骗,都只不过是一场试练,关键的是你自己是否能守住自己的界限!

? ? ?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