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药水桶的农妇

附近渭南村有一片拆迁房,我拿着相机,想过去拍几张照片。当我走近拆迁房,面对一片废墟,我突然想起了台湾星云法师说的一句话:“人生的种种努力,不过是为了返乡。”

哎,不知道整个村庄的人们都到哪里去了?

废墟的屋后,还有一片菜地,菜地里白菜、青菜、萝卜长势都很好。

我看见两位农妇在菜地,一位在拔草,一位背着药水桶。

我不认得她们,她们也不认得我,但我看见她们心里有一种亲切感,好像又认得她们一样。

那位拔草的农妇年纪大些,她让我想起母亲,想起当年的母亲在菜地里拔草,或浇水。

那位背药水桶的农妇,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真的她与我嫂子长得很像,我的嫂子已经走了好多年,当年她也是这样背着药水桶走向田头,走向菜地的。

一打听,她们就是这个村庄里的人,现在她们住的房子被拆迁了,只是菜地里还有一些菜儿在生长着。因此,她们并没有丢弃这一片菜地,有空就到菜地侍弄。

我说,你们辛辛苦苦种菜,会不会被别人偷走呢?

背药水桶的农妇说,会的,本来这里有二十多棵大白菜,现在只剩七八棵了,明天我带蛇皮袋子来摘大白菜,不然一棵也不会剩。

当她们知道我是作家,非常惊讶。她们说,你会写文章啊,要不要大家讲点事情给你听,你可以写成故事。

我说,行,你们说。

背药水桶的农妇说,前几年,我女儿找对象,她领回家一个男孩,我看见这个男孩吃红烧肉的样子就生气,他刚扒一口饭,一块红烧肉就吃没了。我就对女儿说,这个男孩不行,他不会过日子。

我说:你怎么看得出来呢?

她说,一口把一块红烧肉就吃掉的人,这种男人肯定不会过日子,一旦手里有钱就一下子用光,不会留到后面慢慢花。

我说,那后来呢?

她说,后来我女儿就没要他,果然这个男孩迷上赌博,听说他去年输掉一百多万元,现在他的父母都不敢住在家里,幸好我女儿没与他结婚成家。

我说,那你女儿现在找的对象呢?

她笑道,现在找的对象很好,我挟一块红烧肉,他吃到最后一口饭,碗里还有半块肉,真的他就是这样一个不乱花钱的人,当然他赚不是太多,就在厂里上班,女儿还要说他几句,我倒是觉得他老实,不会在外面做坏事。

我把她说的话记下来。

朋友,你又是怎样吃红烧肉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