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慈悲18

白妹领着祖母向她的舅舅家走去。村庄里不时传出狗叫的声音,令人心悸。白妹不时回头对祖母说,快到了,快到了。可是她俩走到村庄最西边,也没有找到舅舅家。

白妹苦笑了一下,说:“走过了,夜里看不清楚,白天就不会走过的。”

祖母说:“那回头走,这回你眼睛看准了。”

白妹说:“这回一定看准了,舅舅家前面有一棵桃子树。”

祖母说:“不知道来民有没有桃花运呢?”

夜很黑,又没有手电筒,但白妹还是找到了一棵桃子树,虽说现在树上没有一只桃子,但桃树叶子还在,如果白妹不说,还不一定认出这是一棵桃子树。

桃子树前面就是一排平房。白妹指着东边的房子说:“灯还亮着,舅舅还没有睡觉。”

白妹和祖母竟然都有一点喜出望外。

平房有一个窗户,白妹从窗户向里张望,只见舅舅坐在马桶上,他还在抽烟。白妹说:“我舅舅在拉屎。”

祖母说:“啊,那就等一会儿。”

这老头坐在马桶上不想起来的,这样过去了十分钟时间,祖母终于忍不住了,对白妹说:“你舅舅是不是在马桶上睡觉着了呢?”

白妹说:“不会吧,”

又说:“我来敲门。”

白妹伸手一边拍打木门,一边叫喊道:“舅舅,舅舅,你开门,你开门啊!”

“谁呀,我要睡觉了还来敲门。”

“我是白妹,你开门。”

“你是谁呀?我耳朵聋,听不出。”

“舅舅,我是白妹,就是船了浜的白妹。”

她舅舅开门了,说他在马桶上睡着了。

她舅舅姓李,是个木匠,所以人称老木匠。

“本来这时候我早上床睡觉的,但今天晚饭吃了两块红烧肉,肚皮有点不舒服,所以一直上马桶,唉年纪大了,做事都丢三拉四,刚才在马桶上睡着了都不知不觉,刚才好像听到外面有人在叫……”老木匠说,又说:“这个时候来敲门,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啊?”

白妹说:“舅舅,我顺便过来看看你,一样东西都没有带。”

老木匠说:“你上次还送一条草鱼来的,你对舅舅的好,舅舅一直记在心上,不会忘记的。”

祖母对白妹说:“直接对你舅舅说吧,舅舅也要睡觉的,时间不要拖晚了。”

白妹便对老木匠说:“我想向舅舅打听一个事,西边是不是有个年轻女人守寡,拖一个小女儿,我和这位大姐想做个媒人,想说给这个大姐的侄子。”

老木匠说:“我听说他们要招女婿上门的。”

白妹说:“就是呀,招女婿上门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