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服扮装记


01

一向喜欢浪漫唯美的东西。比如戏曲演员的妆容和服装。

明媚的妆容以不着痕迹的笔触轻施在面庞,光是看着就像一幅油彩画。而那些颜色鲜明,用色大胆,色彩既和谐又强烈对比的戏服,每件都更像一件极具观赏性的艺术品。

因着一个机会,满足了我戏服扮妆的愿望。一想到那些浪漫唯美的东西将要加之我的身上,就有种莫名的兴奋。


02

给我化妆的小美女娜娜是蒲剧团的台柱子,她最擅长演的剧目是《挂画》。

《挂画》是蒲剧的招牌剧目,主要是跷功和椅子功。小时候看过一次这出戏,印象里演员穿着三寸金莲,单脚踩在罗圈椅子的上沿,做着订钉、挂画等高难度形体动作。

今天跟演员近距离接触,我很好奇地问起她有什么技巧。讲到穿着三寸金莲在椅子上蹦上跳下,贾团长插话进来:你别看小美女脸蛋漂亮,但脚都很丑。长期穿着三寸金莲练功,脚背和脚趾都已经变形了。

娜娜先是给我的全脸打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油彩,感觉就像刮仿瓷前的腻子。我有些悔恨:这会不会伤害皮肤?娜娜指了指自己的脸说:肯定伤害,你看我跟团长的皮肤多粗糙,这都是常年都是在油彩里过敏造成的。

原以为化妆是分分钟搞定的事,不料化起来才发现是个辛苦活。点染、揉抹胭脂、瓷肌朱唇、勾勒线条、勾画眉眼,坐了两个小时后,我已腰酸背痛,催促娜娜省略个步骤,随便化化就行。娜娜一边一丝不苟地一步步操作着,一边笑了:大家多年唱戏习惯了一板一眼地认真,时间长了,想草草了事都不会了。

那你们平时演出化妆都这么麻烦啊?我问道。贾团长接话:当年排《青丝恨》剧目时,因为一早要排,我每天都是凌晨就起来化妆,有时化着化着都直打瞌睡。


03

终于化完妆,我大功告成般地站起来,被娜娜一把按住:姐,咱还得包头呢。

她先是拿一根布带子勒在我的头上,说是勒头带,这样可以让眉毛和眼睛吊起来,显得有神采。我感觉头疼,提醒娜娜稍微松一些。她笑了:姐,我给你系的已经是最松的了,大家平时比这个要勒得紧好几倍。

紧接着贴片子,戴大柳,戴辫子,戴发簪,然后戴上一层水纱,一层一层绕来缠去,感觉脑袋就像一个被包裹了无数层的木乃伊。

娜娜打开首饰箱,插好头面和泡条。此时,我的脑袋已经被勒懵了,感觉整个头都闷闷的,走路也深一脚浅一脚的,仿佛脑子不听使唤。

你们常年演出包着头,头会不会疼呢?我问到贾团长这个问题,她说一开始包头时也疼,时间长了疼久了,就习惯了!

她说其实头疼不是主要的,主要是缺氧。尤其到了夏天,头上勒着头带,又包着厚厚的几层,外面戴着珠翠或者盔头,演员还要在舞台上唱念做打。经常一场演出下来,有的演员就会窒息昏倒。有时还不得不叫来120送去医院急救。

同行的女友一边直呼头疼,一边感慨: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今天化妆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戏曲演员真不容易啊!以后再去看戏,估计第一反应就是看演员头上戴得什么,她的头疼不疼!


04

终于可以披挂上阵了,贾团长问我想扮演什么角色,我不假思索指名要扮穆桂英挂帅。服装师迟疑了一下,提醒我说穿这套服装会比较累。

服装师首先拿出一个女将穿的七星额子的盔头带在我的头上,上面有大绒球两层,左右两边各插一根翎子,煞是威风!他把盔头后面的绳子往紧里一收,好疼,我不禁叫出声来。感觉太阳穴要爆炸一样。

但一想起马上化身成巾帼英雄,英姿勃发、身手不凡,我又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起来。

紧接着是穿靠,靠是舞台上的铠甲,骑马打仗全副武装时必须要穿的。靠是由很多片绣有图案的缎料缝合而成,穿上穿上长靠就好似全身附甲。戴上圆领、云肩、窄袖、貂围,然后再在身后配上四面靠旗,果然八面威风。

穿戴停当,我却发现走两步都困难,更别提想象中的飒爽英姿了。

以前看舞台上那些女将拿着长枪大战几十回合甚是潇洒,现在想来都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做到的。

尝试完女将军造型,我选了套高贵范的服装。贾团长边帮我装扮边先容说这是她穿过的服装,角色是《狸猫换太子》里刘贵妃,是个奸诈的角色。

我觉得好笑:你这么和善温暖的人如何能演出奸诈感?她说本色演出容易,但演好与自己反差大的角色,才是对演技的真正考验。

05

拍照的摄影师姚先生是专业摄影师,他给无数戏曲界大腕拍过剧照或者宣传照。给大家两个戏曲菜鸟拍照,着实难为他了。

首先是动作不到位。我觉得全程自己都可以用呆若木鸡来形容。

贾团长不厌其烦地给大家讲解人物性格、年龄、身份上的特点。无论是穆桂英的英武,刘贵妃的妩媚,还是娘子的娇羞,一举手,一投足,内外交融,转换自如,得心应手。

我一直以为只要扮装起来,每个人就会变成自己想成为的角色,却发现原来戏曲既要有外形的形似,更重要的是要有内心体验的神似。戏服和妆容离开了生动的表演,只不过是一具徒有空壳的皮囊。

唱戏太难了,我不由发自内心感慨。贾团长说是,但她又话锋一转:曾经有人问我,如果有来生选择做什么职业?我觉得还是会选择戏曲。大家这些做戏曲的,是真心热爱唱戏!

她又讲起了小美女娜娜,这个孩子快三十了还不成家,其实追她的男孩挺多的,但是都不赞成她唱戏。她找对象前提是对方要真心支撑她唱戏。

离开蒲剧团时已近黄昏,我为自己的打扰抱歉。贾团长说:没事,反正最近比较闲,往年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是忙着下乡巡回演出呢!

上车时,我看见办公楼前有口超大的铁锅和灶台,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也随时准备跟着大家下乡演出。


06

大家总是向往着舞台,却不知舞台上那一瞬间的精彩,来自于背后的泪水和汗水。大家总羡慕明星,却不曾体会每一个光鲜亮丽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心酸和辛苦。

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就得付出什么样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