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碗面就可以了

2019年12月19日,王慧骐老师自南京坐高铁到达苏州站。电话里,我说我去车站接他,他说坐地铁到骑河站很方便的,不用来接。因为大前年晴谷结婚,他来喝喜酒,坐过地铁到骑河站的,那天我特别的忙啊,所以我没功夫去接他。我对他说抱歉,他说做记者到处跑,已成习惯。

将近中午12时,我在骑河地铁出口处见到他,他拎着一只纸袋,看见他就亲切。一年多没见,感觉他的容貌没什么变化,就是走路好像比以前拐得利害些了。

我知道纸袋里是他的新著《青色马文存》。

到了车里,我急忙打开这一套书,看见他的亲笔签名。

他翻书给我看。

他说,《烟火》一书里收入《少年晴谷》《去乡下喝喜酒》两篇文章,《拾穗集》一书里收入《序蒋坤元<绿叶对根的怀念>》,这篇文章标题作了改动,是为了整本书的文章一致性。

我喜欢这一套书,喜欢这些贴近生活的文字,喜欢这些文字的质朴和风趣。

他说,中午来一碗面就可以了,苏州的面条特别好吃。

我告诉他,我的老同学徐建平知道你来,他特地从吴中区赶过来,所以今天中午不吃面条,我请你上饭店喝酒。

他说,中午不喝酒,下午我要去找苏州文联亦然商量点事,中午就吃个便饭吧。

于是,大家三个人来到恩施土家风情饭店点了四五个菜。

王慧骐老师说,恩施土家风情这样的饭店能开到渭塘,说明渭塘这个地方的人们有广阔的胸怀,实际上怎样的饭店就是代表了怎样的饮食学问,一个地方能够接受其他的饮食学问,还说明这个地方经济繁荣,人们的精神面貌乐观。

午饭后,我开车送王慧骐老师去苏州文联。

我问,直接去文联吗?

他说,先到文联马路对面一家旅馆办好住宿,然后再去文联。

我这才知道,王慧骐老师早些年主办《东方明星》《风流一代》杂志时,就住在文联马路对面的几家小旅馆里。他告诉我,他出差一般就找连锁店住宿,出门在外能够有一个睡觉的地方就可以了,其他不必讲究。

我读过他的文章,知道他与师母每年会到山里小住几天,他们就住在山民家里,与他们吃一锅饭。这是真实的采风,他写小老百姓的文章源源不断,这就是一个缘由。

由此可见他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

从旅馆办好住宿出来,大家就步行去文联。当经过一家饮食店时,他说这家饮食店价格便宜,味道很好的,晚饭大家就在这里吃吧。

我一看是饮食店,对他说,这是面条店,这顿晚饭一定请你喝酒。

他说,这饮食店有炒菜的。

当天晚饭,我就在这家饮食店请他喝酒。因为我要开车,所以我没喝酒,亦然老师则是从不喝酒的。王慧骐老师一个人喝了大约三四两白酒,看到桌子上还有剩余的菜,他一定让我打包。一个大作家、出版人这样节俭,着实让人折服。

王慧骐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