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小记


01

好久不见的闺蜜约我中午吃火锅,我一口回绝。理由很简单:我得午睡!

不知何时起,午睡于我而言比吃饭更重要,简直成了生存必备。为何我说是生存必备,因为我发现,如果哪天没有午睡,就有种活不下去的感觉。

好比用了几年的手机,熬到中午就电量不满,每到中午都得充点电量,不然就熬不到天黑。

因为午睡,所以我从不在午间约饭和应酬。间或确有朋自远方来,那必是生死之交才能让我破例取消午睡。

但破例的后果往往很严重。如果哪天没有午睡,那种痛苦首先是身体的反应,犹如瘾君子犯了瘾:头痛欲裂,眼皮沉重。做事效率低下自不必说,整个后半天就彻底毁了:情绪反复无常、易怒,头晕脑胀,脑部程序都乱了,整个人都处于不在线状态。

而如果午睡起来,则脑子清醒、神清气爽,整个人心旷神怡,整天都欣欣然喜洋洋。再看镜子里的皮肤,似乎都光滑紧致了不少。

说起午睡后的满足感,一个故事最能表达。说是一个挑夫,大中午挑着重担走在路上,实在瞌睡不堪,所以就边走边打了个盹。打盹后全身舒坦,志得意满感叹: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

02

这些年我是把午睡当成生活里头等大事来抓的。如果有什么人或事影响了我的午睡,我的愤怒堪比遇到不共戴天的仇人。

最怕的就是正进入梦境,一个电话打进来。一般碰到电话打进来,我都是眼睛睁都不睁直接摁断。

碰到那种锲而不舍反复打进来的,我已怒气冲冲。但这个时候犹得强忍着情绪甄别。明显骚扰电话的,直接加入黑名单打入十八层地狱。如果是送快递的打来的,自然是带着起床气匆匆打发掉。如果碰着当事人,是断然不敢发火,耐着性子听完或说明完,挂掉电话以后自己把床捶得山响发泄一番。

有时偶尔中午有事,只能凑合着在办公室沙发上午睡。办公室的沙发是个三人座的,幸好自己个子小,蜷缩在沙发里并不局促。但硬邦邦的沙发扶手仿佛故意跟我过不去,每次都咯到我的脖子,醒来总是变成歪脖子,偏向一侧,几天都活动受限。

有次,我给一个上海的同学吐槽办公室午睡的坏处,同学羡慕地说:你好幸福!居然每天可以回家午睡!大家天天都是在办公室眯一眼。

自那以后,每天的午睡前我都增加了些许幸福感:暗自我庆幸自己处在三四线的小城市,每天可以有个舒适的午睡。

03

午睡并非我从小养成的习惯。相反,小时候的午睡对我而言犹如上刑受罪。

那时候学校里是水泥课桌,老师会安排大家趴桌子上完成午睡。这个时候午睡是政治任务一般的存在,必须整齐划一。老师拿着教鞭棍在教室里转来转去,脚步声犹如声声催眠曲。

而我怎样也不能入眠,经常是睁着眼睛趴在桌子上假寐,趴得脑袋发闷时,会趁老师出去上洗手间的功夫抬头透透气,左顾右盼一番。抬眼看看左边的同学,然后再看看右边的同学。

有时正好碰着邻座的同学也没有睡意,你看他时他也在看你,四目相对仿若遇到知音,互相做着鬼脸。尤其看到对方脸上被久趴课桌印出的图案,就不自觉就笑出声来。

想想小时候的午睡,明明是三味书屋的刻板,却被我过出了百草园的乐趣。

后来上了初中、高中,我仍然是没有午睡的习惯。最重要的是,我可以不睡午觉还精力充沛、情绪愉快,学习效率和成绩也不受任何影响。

后来偶然看了一篇文章,说不午睡的孩子更聪明。我于是为自己不午睡找到了理论依据,更加自得起来:没办法,谁让我是个聪明的孩子呢!

04

直至成年后的多年里,我也是从不午睡的。而且看见周围谁每天刻板得要午睡,我还打心底里鄙视他:一定是脑子笨的人。

不知从哪天开始,大概是四十岁生日的第二天吧,反正是经历了前一天的狂欢后,我突然心力交瘁,因为睡眠需要急救,顺势就开启了午睡模式。

刚开始午睡,更像是困了或累了的一种休息,所以叫做午休比午睡更为贴切,一般都是躺着刷刷手机或者看看书。不在乎睡不睡得着,只要躺一会就能满血复活。

后来躺成习惯了,每天中午不躺一会就全身不自在,仿佛少了一项生活内容。午睡就像每天的三餐一样变成自然而必不可少的生活必需品。我不得不佩服习惯的力量是如此强大。

过了四十五岁,发现仅仅躺着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经常是躺起来后头晕脑胀注意力无法集中。必须要与周公会面或者整个完整的梦境才算完成午睡。幸好我并不注重午睡的仪式感,随便哪里只要能睡一会就觉得好事临头。时间上也无要求,能够长睡固然是喜出望外,短至五分十分钟我亦不嫌少。

但每次午睡都有一种隐忧,难道我脑子也变笨了?偶然看到一篇文章,说一天之中小睡片刻,是人类正常的生理需要。午睡习惯可弥补夜晚睡眠的不足,使体内激素分泌更趋平衡,使人体的新陈代谢趋缓,消耗能量减少,从而避免早衰。

原来午睡是人体的正常需求,我不过是顺应天道休养生息而已,我不禁沾沾自喜。看来并非是自己脑子变笨了。

05

得益于午睡带来的各种好处,我开始认真研究午睡。一查还真是益处多多。

什么增强记忆力,保护心脏,有助于消化吸取,保护颈椎和腰椎,振奋情绪…这些可不是砖家的胡言妄说,是有科学实验证明的。据说坚持每天午睡的人,得心脏病的危险率下降30%。

人常说,休息是为了要走更长远的路。这血肉之躯是咱革命的本钱。午睡的好处这么多,我自然是需要睡午觉的,不然身体搞垮了,那多不值得呀。

后来对午睡的研究深了,居然发现午睡不仅能缓解疲劳,还能孕育灵感,激发诗性。

三国时期诸葛亮就是一位有名的午睡引领者,他在隐居时期特别热爱午睡,而且特别享受快乐的午睡。有他的诗为证:“大梦谁先觉,平时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午睡最后睡出来个刘备三顾茅庐。

午睡也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一大爱好,并且带给他一级棒的愉悦:不作午时眠,日长安可度。

看来不论是健康养生,还是灵感培养需要,各种科学的论据告诉我:午睡真的好处多多!

06

假期的一天中午,刚吃完午餐的我躺在床上酝酿一个午睡。朋友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干嘛,我说准备午睡,两人遂闲聊起午睡的话题。

我从小时候的不午睡讲到习惯的养成,讲到午睡给自己生活工作带来的各种益处,力陈人是多么需要午睡。

朋友领略完我的侃侃而谈,幽幽地说了一句:其实午睡跟聪明和笨、跟习惯、跟养生、跟事业都没多大关系。咱们需要午睡,是因为咱们老了!

我匆匆结束谈话,因为我的午睡时间到了。只要睡好了,心情好了,什么年龄老不老的我才不会在乎和关心。王羲之在《兰亭集序》里都说了: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