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夜半惊魂

制图:韩涵微语


昨晚折腾了一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我变成了一个精神病院的院长,带着一群疯子,进入一个大冒险乐园,坐过山车,爬火山、穿越冰川时代,乐不可支地畅笑,痛不欲生地活着,最后疯子们都争抢着要做院长,把我推下了深渊。

我双手不停地到处抓,失重的感觉让我撕心裂肺地叫着。

醒来,看到媳妇怒目而视,我滚落床下。

真的是夜半惊魂呀。

好端端的,我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奇怪的梦呢?思来想去,应该是一个美女头像的网友惹的祸。

她偏偏在睡觉前问了我一个问题:老师,什么才是好故事呢?怎样才能写出好故事呢?怎样才能达到高潮?还发了几个挤眉弄眼的表情。

这,这,神经病!马上就到夜里12点了,我都要做春梦了,你还要问十万个为什么。我和你没有什么故事呀,你怎么半夜三更出来吓人呢?结果,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半夜惊魂,害的我差点死过去。

不过,问题还是要回答的。

我这一段时间正在日夜苦读一本书《如何讲好一个故事》,刚好可以解答这个问题。

写作是有技巧的,好故事是有标准的。

一个优秀的故事,掌控的是人心和人性,带领读者一起经历大起大落、人情冷暖、悲欢离合,感受生死告别,一起痛、一起哭、一起笑。就像一个疯子带着一群疯子,来一场疯狂的冒险。

好故事的开头,一般来说,都是有深刻寓意和悬念的。

如卡夫卡《变形记》的开头:“当格里高.萨姆莎从烦躁不安的梦中醒来时,发现他在床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跳蚤。”

好的开头,如静水流深,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看似无心插柳,其实提纲挈领,是关键抓手,是重要线索,是推动故事发展的火箭发动机。

所以,优秀的故事,必然有一个引人入胜的开头。


制图:韩涵微语


如何写好中间的故事呢?

首先要考虑清楚完整的故事架构。就像盖房子一样,有大梁,有细檩、有椽子、还有席子等。

主线是什么?副线是什么?如何交织?如何推进?如何设置悬念?在哪个环节引爆冲突?

没有冲突就没有情节,没有起落转折就没有发展,没有生离死别就不能打动人心,没有悲欢离合就不会精彩。

其次,写故事,独特的人物是灵魂。

人物有没有鲜明的特色,决定了故事的成败。所以,人,只有人,才是你关注的焦点。

聚焦人,聚焦人心、聚焦人性,人写活了,通篇皆活。刻画人物,一是言,一是行,一言一行,细节取胜。

细腻的情感表达,鲜活的性格特点,用心感受,和人物融为一体,你不是在写人物,你是和人物一起经历风雨,快乐着她的快乐,幸福着她的幸福,痛苦着她的痛苦。

就像大家想起孔乙己,就想到了茴香豆;想起了祥林嫂,就想起了她的唠叨;想起了林黛玉,就想起了黛玉葬花;想起了关羽,就想起了千里走单骑;想起了鲁智深,就想起了三拳打死镇关西、倒拔垂杨柳等等。

标志性的一举一动,让人物形象深入人心。

刻画人物,大起大落见性情,生离死别见命运。

在合理的范围内,想象、想象、尽情放飞你的想象,经历越复杂丶曲折离奇,越能引人入胜,带给人无限遐想。

要像写侦探小说一样,一起去揭开谜一样的结局。

写故事,就像画一幅画,不管是抽象派、印象派、野兽派、浪漫派、现实派,生活是底色,想象在情节,独特在风格。

好的故事都是身边熟悉的陌生人,似曾相识的社会现实情节。

那么,怎样表现其艺术性呢?

冲突、冲突、唯有强烈的冲突,才能达到艺术的高潮。人物的冲突、性格的冲突,社会的冲突。

冲突,原本就是无处不在的生活状态,而故事,通过艺术化创作,使冲突连绵起伏,不断发生,又使冲突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冲突,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偶然中充满必然,必然中又有偶然。冲突见人性,冲突见人心。

如何写好结尾呢?

《红楼梦》的结尾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三国演义》的结尾是“三分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结尾,既要石破惊天,高潮迭起,又要嘎然而止,耐人寻味。

耐琢磨、有想象、有哲理,画龙点睛,是好结尾的共性。

好的结尾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好故事的道理千千万,写起来还是难于上青天。不如做梦!

希翼今晚能做个好梦,那个有美女头像的网友别再半夜惊魂。“你是在做梦吗?我怎么不会做梦呀”!


制图:韩涵微语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无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