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出糟糕的决定和行为?

首先请你设想以下场景:

在一个晚上,你透过窗户看到一个人从刚停好车的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一罐可乐。你看到他喝了一口可乐之后停住了,紧接着他走到草丛边,把剩余的可乐倒在了草丛里。不一会,你又看到他在左右环顾之后,又将可乐罐扔在了车旁边的水泥地上。可乐罐碰撞地面的声音刚刚消散,这人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到了第2天早上你正在窗边用餐,无意间又看到那个人,只见他走向仍倒在车边的空可乐罐,并抬脚将空罐踢飞了出去,紧接着就钻进车厢溜之大吉了。

在你目睹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之后,你会怎么评论这个事情,你又会怎么评价这个人?

作为吃瓜群众,最常得出的结论就是:一个没有素质的人做了一件没有公德的事。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生活中的小事,并且很快就会被大家遗忘。


设想结束,我现在要提供第一人称视角下,此人所思所想,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错,这个干了一件缺德事的人就是我本人。我承认这的确是一件没有素质的事,但客观点讲我个人并不是习惯乱扔垃圾,随地吐痰的人。

这件事发生的过程非常短,本应该像很多小事一样被遗忘。幸运的是,在第3天,我看到的一篇文章让我回想起这件事情,并得以将当时的细节回忆出来并进行挖掘。


先罗列一下在第一人称视角才能知道的背景信息。

第一,我刚刚驱车一个多小时,从朋友的宴会上回到家里,略有疲惫。
第二,那罐可乐是早上买的,到了晚上,已经变成了一罐没有二氧化碳的冰冷糖水。
第三,当时我下车的位置正好处于垃圾桶和我家中间,三个点正好在一条线上

当时一下车,我面临的首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这剩余的液体?考虑到这个液体是无害的,我很快决定将它倒在草丛中当肥料了。

紧接着,我面临的第2个问题就是如何处理手上的空罐。

第1个选择是朝远离家门的方向,走到公用垃圾桶处理掉,然后再回家。这个方案的缺点就是要多走200米左右才能回家,优点是能将垃圾送到到它该去的地方。
第2个选择是将空罐带回家,扔到家里的垃圾桶里,等到明天再将所有垃圾一起处理。这个方案的优点是我不用为了一个空罐多走几百米。缺点是得占用自家垃圾桶的空间,而且将垃圾带回家,并不是人之常情。

两个方案虽然优缺点各有不同,但最终都能让空罐到它应该去的地方。但是疲惫的大脑已经懒得理性思考,直觉觉得无论怎么做都很费事。四下无人的夜晚,没有了环境对我的约束,顺着将糖水倒在草丛中的行为惯性,我随手将可乐罐扔在了地上。

即使是乱扔垃圾,我也扔地及其别扭,我并没有将可乐罐扔在草丛里,而是扔在水泥地上。试想做一件不愿意被人发现事,扔在水泥地上肯定不如扔草丛里安静吧。为何我会在错误的决定上,又采用糟糕的实行方式?我自己的推测,当时我相信,扔在水泥地上能够被保洁人员发现并被及时清理掉。

这个念头的存在,就能很好说明第2天发生的那一幕。当我再一次见到可乐罐的时候,我并没有选择捡起来扔掉或者选择忽视它,而是选择做了一个动静更大的动作:踢飞它。


简单总结我当时的心理过程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眼看到空罐的时候,我是愧疚的,似乎这个罐头正在指责自己。

紧接着我就开始气愤,它为什么还没有被处理掉?

最后开始害怕别人知道这个罐头是我扔的。

从这几种情依次绪涌上我的心头,到我作出决定并将可乐罐踢飞出去,前后可能用了不到10秒钟。

第一人称视角大概如此,乱扔可乐罐这件事情,花费的时间估计占用的时间不到两天的0.1%。但是从回忆到进一步分析,从体察自己的情绪到反思自己的行为却花费了好几个小时。


在这里我觉得可以总结一下,我是如何做出一个糟糕的决定的。

首先,一个疲惫状态的我可能失去对周边信息的整合分析能力,全部依靠直觉。
其次,失去了旁人的监督和建议,自己更容易没有顾忌,做出糟糕的决定后,自己往往意识不到,也没人出来指正。
其三,当我不愿付出任何成本和代价的时候,就会尝试去做一些自以为没有成本的决定,其实是转嫁成本给别人。
最后,当我发现错误的时候,尝试去掩盖,进一步继续做出更糟糕的决定。

虽然这一件小小的事情我借题发挥了这么多(其实还有很多没说……),但如果进一步去看,其实我当时面对的三个选择,往往是人们面对问题时经常采用的三种不同的处理方法。限于篇幅,我决定下一篇,再讲讲这三种方法的不同。

祝顺心

王冠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