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我的三次选择(上)

制图:韩涵微语


我站在33层高楼的顶端,想最后放飞一次自己,一跃而下。我一次次站起、蹲下、四下张望,暴躁地走来走去。

黑夜充满了死亡的诱惑,楼下偶尔开过的车子像一个小虫子在爬动,人像蚂蚁一样的渺小,需要我使劲探出身子才能看的清楚。

我已经没有泪水,头上的血还在顺着头发滴落,我只觉得麻木,并不疼痛,相比心里的痛,这点痛不算什么。

我第一次没有勇气放飞自己,我没有跳下去,我还有一个6岁的儿子和刚刚9个月的女儿,我唯一放不下的是他(她)们。

我头上的伤口是我自己撞的墙,我想死在他的面前,希翼拿到儿子的抚养权,但是,我失败了。

他惊恐地看着倒在墙角的我,做出了妥协,他不再冷漠无情地重复着那一句话:“我没钱,你爱干嘛干嘛去”。

他同意把大家唯一的房子卖掉,用来还债。但,我以死抗争的儿子抚养权,他说:“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女儿可以归你,儿子绝不可能!”他冰冷的眼神和话语,足以杀死我一万次。

01

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的爸爸和妈妈非常爱我,他们没有重男轻女,从小到大一直把我捧在手心。我的哥哥和姐姐,也都非常爱我。

我的幸福生活结束在高中毕业那一年。那一年,我没有参加高考,我不喜欢学习,我觉得我长大了。我想有自己的人生和生活,我有自己的梦想,我不想听从父母的安排,我要放飞一次自己,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父母强烈反对,他们希翼我高考,希翼我复读,他们喋喋不休地劝说着我,让我学习,去学习,认为只有学习才能鲤鱼跃龙门,走出农村,改变人生和生活。

我带着青春期的叛逆,固执地认为,为什么非要考大学?不考大学,我一样可以生活的精彩,我渴望外面的世界,外面的天空,我长大了,我想自由飞翔,我想去大城市打工挣钱,打工挣钱才是我喜欢的生活。

我要和父母抗争,我要自由地生活,我要放飞自己的梦想!

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一天,二天,三天,父母吓坏了,他们妥协了,哭着同意我去打工。我胜利了,我终于要逃出农村的牢笼,去大城市自由呼吸了。

这是我第一次放飞自己,我赢了。


制图:韩涵微语


02

我一个人来到了省会,一开始求职到处碰壁,我才知道,原来学历这么重要。但,我不能回去,我一定要自己闯出一条路来。

我其实挺自信的,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我父母宠溺着我,把我养的白白胖胖的,年轻漂亮就是我最大的资本。

果然,没过多久,一家小饭店就录取了我。饭店经理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对我特别照顾。这是一家夫妻店,男人负责进货,炒菜做饭,老板娘负责收钱。我和另一个男孩子负责接待客人,端饭送水,清洗碗筷。

饭店经理有时候会给我吃小灶,单独给我做一点好吃的,重活都让那个男孩子干,让我歇着。有时候出门,还开车带着我去兜风,看一看大城市的风景,我特别兴奋。

而那个男孩子,年龄比我大五六岁,像一个闷葫芦一样,成天只知道低头干活,我有时取笑他、逗他开心,他也只是对我笑笑。大家一起干活,他重活累活也不让我干,跟他在一起干活,我心里还是很踏实的。

我感觉我很幸福,日子虽然单调,但,我终于能自己挣钱了,能自由自在生活在大城市了。

可惜好景不长,那个饭店经理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企图强奸我。

有一次,他说要拉我去一个大公园玩,可是,他把车子停在公园旁边一个僻静的角落,上来就把我扑倒在车后座,喘着粗气,用一张臭嘴来亲我。

我浑身发抖,拼命挣扎,喊叫,手在他的脸上狠狠抓了一下。他猛然起身,扬手扇了我两巴掌,让我闭嘴,又拿出一厚叠钞票,扔到我身上,嘴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让我乖乖听话,又一把上来扯我的裙子。

我拼命踢了他一脚,对着他的脸又胡抓了一下。他大叫了一声,捂住了脸。我趁机打开车门,边喊边跑。他追了两步,停了下来。

我拼命地向前跑着,鞋子也跑掉了一只。终于,我看到了一辆出租车。我赶紧上车,浑身哆嗦着,催着司机赶紧开车。司机问我去哪里?我只是哭泣,脑袋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我在这个城市举目无亲,我能去哪里呢?谁能帮助我呢?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忽然响了。是那个饭店和我一起打工的小伙子。我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说,我想去见你,你把地址发给我。

我来到了他在外面租住的地方,远远地,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他看到我,焦急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又哭泣起来。他赶忙扶着我来到出租屋内,我边哭边把受到的委屈一五一十地讲述给他。

他气的咬牙切齿,非要去找饭店经理算帐。我拉住了他,哭泣着摇着头,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毕竟刚刚十八岁。

他安慰着我,给我做了一碗热乎乎的鸡蛋面条,我敢保证,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一碗面条。吃过饭,他看着我,问我下一步去干什么?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又哭泣起来。

他坐到我的身边,轻轻地把我揽在怀里,笑着对我说:“别怕,我养你,你就跟着我,我一定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我没有地方去,他的怀抱又是如此温暖,大家住在一起了。

03

他叫王小勇,命运坎坷,他六岁时父母性格不合,离异了。她母亲改嫁到外地,几乎没有回来看过他。他父亲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农活不怎么干,有时到处瞎跑,做做小生意。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他习惯了一个人孤独地生活。他沉默寡言,他朋友很少。但,他会做饭,会洗衣服,会把我照顾的舒舒服服。

早上他会早早起来,给我做好饭,煮一个鸡蛋。他会一天到晚,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他会一整天跟我粘在一起,说着小时候没爹没妈的日子,那可怜的情景往往会让我母爱泛滥,抱着他又亲又哭,发誓要给他双倍的爱,像母亲一样细心照顾他,像妻子一样温柔体贴地爱他。

我怀孕了。大家商量着回家结婚。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父母会强烈反对大家结婚!

我又一次以死相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