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根据地

远远看到村东头有几个人影,也正在往这边张望。

“俺娘出来等着了,”小义眼神好,抬起头来仔细看着,“还有俺大哥,那个矮的应该是小顺。”

“这么冷,出来干什么?”父亲着急的说。

“都盼着早见面,这是个心情。”二叔又挥起了鞭子,给大黑驴加了最后一鞭子油。

驴车加快速度赶向家门口。

“哎呀,可把你盼回来了,哥哥。”我二婶热情地欢迎大家,二婶四十出头,动作轻快利索,抬手就先把父亲搀下车,顺手又提起我拿的那个大旅行包。

“别,二婶,我自己来,太沉了,”我赶忙说。

“我来吧,娘,你赶紧和俺大爷回屋吧。”小义从二婶手里把包抢过去。

“回来了,海超兄弟,”堂哥性格有些面,说话慢条斯理。

“大哥,你把大爷那个小提包拿着。”小义提醒堂哥。

“小顺,提着网兜,”小义安排着,小顺是小堂弟,看个头还在读小学。

小义有组织领导才能,是个当班长的料,我心里想着也跟在后边进了院子。

二叔的新房子共五间,有一间西屋。院子地还是土的,看起来刚刚竣工不久。

“里边吧,呀,海超长这么高了!”二婶在屋门口招呼着。

“好的二婶,一起进吧,外边冷,”我回二婶。

“驾!”听到小义在院外吆喝驴,我又走了出去,看小义在熟练地卸车,把驴车的装备一样一样大黑驴身上卸下来。

把负担都卸下了,大黑驴也深感轻松,浑身抖了起来,甩了甩头,又仰天长啸:“嗷~呃啊~呃啊~呃啊~”

“走了,超哥,一起进屋吧。”小义给大黑驴添完了草料,拍了拍手上的土,想拉我,又怕手脏。

我一把搂住小义的肩膀,“走,一起进屋吧。”

堂屋很大,屋子里有两个大锅,东西各有一个锅台,烟道通往东西两铺炕。二婶已经在烧大锅了,往锅底里不时地添着玉米秸秆,一手拉着风箱,我低头看了看,灶台里炉火熊熊,给了我特别温暖的感觉。

二叔和父亲坐在靠北墙的八仙桌两旁,一边一把椅子。一人面前一杯茶,堂兄在忙着添茶倒水。

二叔在抽着一种黄色盒子的烟,我好奇地过去拿起来看,“丰收”牌,“海超也抽烟了?”二叔问。

“我不抽烟,没见过这烟,看看而已,”我赶紧放下。

“不能抽烟!这是个坏毛病,我知道,但我改不了了,你们可别学!”二叔打开了话匣子,把话题转到了大家身上。

“学习怎么样?海超?”二叔接着问。

“还凑付吧,”我支支吾吾地。

“唉,这也是我这趟过来的原因之一,”父亲喝了口茶水,叹口气说。

“你们几个出去玩玩去,小义领你超哥出去转转,”二叔安排着,“我和你们大爷说说话,谈点事。”

“别跑远了,门口转转,去一支玩玩,一会回来吃饭,”二叔叮嘱着。

“好嘞,走,超哥,我领你出去玩玩去。”小义对我说。

“我也去,我也去,”小顺也吵着。

“走吧,一起。”小义搂着小顺的脖子向外走去。

老家这个村子不大,听父亲说也就七十多户人家,但都是同姓同宗,二叔门前的路是村子里的主路,二叔的新屋在村子最东头,小义说,这里以前是大队的场院,现在没有大队了,早包产到户了。

二叔院子门口栽了两棵小树,还很弱小,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超哥,你上高中了?”小义问我。

“对啊,高一,”我回答。

“大家这里上高中得去镇上,”小义先容说,“就刚才你们下车的地方不远就是镇上的高中。”

“哦,那每天上学放学也太远了吧?听二叔刚才说有十里路。”

“不回来,都住校,”小义笑着说,没法天天回来,有宿舍,自己带着粮食去换馒头吃,村里有一个在镇上读高中的。”

“学习挺好的,原来跟我大哥是同学。”小义接着说。

“哦,住校不挺好的?”我第一次知道上学还有这种方式。

自己心里想着,住校,这不是放鹰了?每天也不用担心父亲回不回家吃饭了,想玩就玩个够。一帮哥们儿,一个宿舍住着,一起吃食堂,挺美的事啊。

我脑海里出现了,美东不慌不忙,拿着钢精饭盒从容走向食堂的情景。

“超哥,你们那里上高中都离家很近吗?”小顺问。

“哦,不说近吧,但骑自行车最多十几分钟,也不用出去十里路。”我跟小堂弟说明着,“但没有那么幸运住校啊,每天都必须回家。”

“住校有什么好?那么冷,连个炉子都没有。”小义说到。

“不过自由啊,没人管啊,多好。”我不屑地说,“炉子无所谓,多穿点呗。”

“超哥,你看,那就是大家的小学。”小顺朝北指去。

我顺着小顺手指之处望去,一排很破旧的平房,有的教室玻璃都碎了,用破纸壳和塑料布遮挡的。

外面围着一圈土坯院墙,墙边和墙头上是已经干枯了的杂草。院子里有棵树上吊着的一个铁钟,和一个自制的破旧篮球筐,提醒我这是个有规定作息时间的学校。

那个年代城乡差别真的很大,尤其是学校。

“我爹当年也在这个学校当过教师,”小义说。

“是吗?”我很惊讶地说,“这我还真没想到。”

“村里很多现在二三十岁的当年都是俺爹的学生。”小义自豪地说。

“我二叔还这么利害呢?佩服佩服。”我心里想着,这一排破旧的房屋怎么也跟学校联想不到一起,我二叔怎么也跟老师联系不到一起。

老家还有多少我想不到的?我对老家渐渐有了兴趣,产生了想去了解它的冲动。

一支是村东头的一条乡村土路,贯通南北十几里路的多个乡村。

我站在一支路上,看着路两边参天的大树,这条路应该有个年头了,两边的树也有岁数了。

放眼望去,一条小路曲曲折折,高低不平的车辙,向着远方延伸。

我眼前仿佛看到了少年时的父亲单薄的背影,顺着这条小路,徒步,孤独而坚定地走向远方……

了解更多《70后的青葱岁月》,请识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