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离开医院,我想开一个小卖部

小时候最想进又最少进的地方,就是楼下的小卖部。有时候爸爸要喝啤酒,就给我几块钱让我跑下楼去买啤酒,那时候七层上下,也就五分钟,最重要的是能拿到零钱买点自己爱吃的小食品。

但对小卖部的好感始于满足口欲,但现在却觉得它可以快速高效满足人的需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天经地义,不费口舌。

可见一款服务自带的便捷和可理解程度之高直接决定了使用的人的快感,更是让提供服务的人身心畅快。

而在医院给人看病就时长不是这样,大多数患者对看病的程序并不十分了解,对自己的病情描述和对医生给予的建议也很难理解,对医学的距离感本能地引起一些多疑和畏惧,高昂的账单让他们对每一个检查都刨根问底,即便说明很多遍,他们依旧听不懂。

医学本来就是高等常识,怎么可能被一个从来没接触过这个学科的人在几分钟之内就领会相信和顺从。

这也让受了多年高等教育的医生在积累了大量的白纸黑字的医学常识,过五关斩六将的多重考试之后,还要被患者质疑诊断得不对,不配合检查,自以为是地与医生争论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如何艰难。

连最基本的行事规则都无法被顺畅实行,还怎么维持基本的办公秩序。

我相信没有人会觉得去小卖部买东西需要付钱有什么不对,但在医院里会有很多患者对于看病的程序、对自己的疾病的认识、医生建议的治疗方案层层迷惑而进展困难,甚至还进行抗争。

费心费力的说明,对方冷眼一斜,一点不信,外人觉得医生光鲜伟大,谁人能解其中细碎的矛盾下煎熬出的心累。

在处理完一个患者之后,真是开始怀疑医学存在的作用,就像一个人在医学的孤岛上,四周的潮水就如患者般紧紧逼近的吞没本就不多的土地。

真理在面对多变而刚愎自用的人性前没有一点让人信服的优势,它简短而理性,人性却饱满而肆意,只有真的被任性的自我逼到绝境才会隐隐想起真理依稀在自己耳边经过。

如果多一点信任,医生就会少累一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