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31桃花溪

今天干了一件有点蠢的事情,

就是清洁油画棒,

把油画棒用旧毛巾擦干净纸包装。

用刮刀把粘粘上的其他颜色刮掉,

这些被清理下来的颜色统统的刮到一张16开的牛皮纸上,

一个指节大小的白色油画棒压扁在纸上,

油画刀一顿刮,用纸笔一顿揉。

然后拿起黑色、各种绿色、蓝色、紫色、一顿勾勒。

这时我意识到我的清洁工作破功了,

因为颜色又回到了不干净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