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在路上(中)

韩涵微语:在路上

01

车并没有停下,而是驶离地面,顺着斜坡缓缓地向下开去,光线也暗了下来。

车灯亮了,一个喇叭声后,车身来了个大转弯,继续往前,转弯,再向前......

我突然有些害怕,这是要把我带向地狱吗?

记得小五被那老男人用铁钎铲走时,妈妈说小五早已经上天堂了,只有做坏事的孩子,才会下地狱。

我仔细想想这十多天,我也就是和我小五争过妈妈,和对面的小狗使过心眼,这应该不算坏事吧。

不会是小五从天堂回来报复我了吧?呜呜,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把小五挤走了。小五啊,看在妈妈面子上,你就带着哥哥上天堂吧,地狱,我还是不要去了。

我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身体里。腿不自主地战栗着,像筛糠一样。

“妈妈,你慢点,狗狗好像很害怕,全身不停地抖动。”帅帅的话提醒了我。对啊,我明明还活着啊。

为了验证这个事实,我使劲地挠了下自己的头,妈呀,真疼。哼,我就知道小五没这个胆子跟我争。不过,我真有点想念小五了,如果他还在,我会对他好一点的。

“狗狗,不怕,马上就下车了。”女主人温柔的声音好像妈妈的奶水,那香甜直接浸润了我的每个毛孔。

我坐直了身子,竖直了耳朵,以便更好地观察外面的情况,我才不要在主人面前丢脸呢。

外面很安静,除了车子缓缓驶过的声音,就是帅帅的呼吸声。咦,不对呀,我怎么嗅到了别的味道。我本能地“汪汪汪”叫了几声。

那声音更加杂乱,好像还是两个人,或者更多,凌乱的脚步,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真的是坏人,那我岂不是又在帅帅面前长脸了吗?我突然心里有点小窃喜,又“汪汪汪,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狗狗,你怎么了,不用怕,大家到了。”看来,帅帅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我听不到脚步挪动的声音了。我蹲了下来,屏气凝神,终于,又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我准确判断出那脚步声的距离和位置。

为了震慑对方,我“汪汪汪,汪汪汪”地叫个不停,还引来另一只狗的叫声。

终于,车子停好了。当帅帅打开车门的那一刻,我蹿了出去。

但是车上离地面距离有点高,我是蹿出去一半后滚到地下,还好还好,顺地一滚晃动几下站了起来,继续狂吠着,并循着那位置跑去。

“狗狗,狗狗,你往哪里跑,妈妈,我先去追狗狗了。”

02

跑到十字岔口,我不知道该怎么跑了。我又竖起了耳朵,没有脚步声,却有同类的喘息声。

一听那粗重的声音,就知道它是跑了很长一段路追过来的。循着那粗重的喘息声,我蹑手蹑脚地往前走。

后面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我扭头看到了帅帅。我给他作了个揖,继续往前走。拐过去,我看到了一条大狗和两个男子。

大狗四条腿是摆开的,身子略微向后收缩,眼睛却死死地盯住那两个男子。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样子,又好像在寻找合适的机会。

由于光线暗,两个男子具体长相看不太清楚,只大体看到头发比较长,牛仔衣,脚上穿运动鞋。

由于害怕,他们背依着墙,双腿叉开,呈半蹲状。我能明显感到他们的腿在颤抖,尤其是看到我和帅帅后。

“别过来,大家可什么都没有干。”其中一个男的先说话了,声音有点打颤。

“那你们走吧,我家狗狗很小,不用怕的。”帅帅的一句话,让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难道是我判断失误了吗?

“汪汪,汪汪”,大狗马上反驳, “撒谎,撒谎”。我犹豫着走到大狗的身边,观察着对面那两个男子。

“狗狗,你那么小,赶紧回来。”帅帅在原地给我喊话。

大狗用眼白瞥了我一眼,喉咙里咕哝着,那意思我懂,“哼,一边去吧,小奶狗。”正在我想反驳它的时候,对面两个黑影拔腿向两个方向跑去。

大狗“嗖”地一下追了出去,还不停地“汪汪汪汪”地叫着。

它这是在告诉我,“快追快追”,我内心里有些激动,第一次有被需要的感觉,真好。我拼命地倒腾着我不够长的腿,发了疯似地追了出去,还不停地“汪汪汪汪”地叫着。

跟着黑影东拐西拐,黑影停下来了。我在离他不足两米处站住,喘着粗气,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就你也来追我,真是找死。”

话音未落,我只觉得眼前飘过一个黑影,右腿上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砸中。

痛感传遍全身,我不禁把腿蜷了起来,但眼睛从未离开黑影。

看着他又想逃跑,我忍着痛,扑了上去。照着他的小腿肚子上就是一口,他嘴里发出“咝咝”的声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他捂着腿,恶狠狠地骂着我,“死狗。”手还不停地在周围找东西......

老男人?!我瞬间被激怒了,一个猛扑,他撑着地的手顿时被我撕裂了一小块皮。

“狗狗,保安来了。”帅帅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我“汪汪汪汪”作为回应。

“狗狗,你怎么了?”看着帅帅一脸的焦急,我腿上的痛感又上来了,血顺着腿往下流,流过的地方,毛毛也粘在了一起。

由于光线暗,看不清地上。难道又是“一滩血”?如妈妈倒在地上的那滩血?我瘫软在地上。

帅帅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疼吗?狗狗,大家找妈妈去”。

“妈妈,你知道狗狗有多勇敢吗,那两个男的就是经常在小区里偷盗电动车的,他们早就被保安盯上了......”

帅帅一见到女主人就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女主人爱怜地把我从帅帅手里抱过去,查看着我的腿伤。

“妈妈早就知道了,是妈妈给物业打电话,保安才找过来的。让我看一下。”

“妈妈,用不用去医院给狗狗看看。”帅帅问得很小心。

“不用,妈妈就是医生。你看,它的腿能伸缩,说明没有骨折。只是被硬物砸伤了,清洗下伤口,上点止血药就好了。”

“狗狗也咬伤了坏人了。”帅帅说得眉飞色舞,像是在讲英雄的故事,这一刻我的骄傲便在内心如水墨画般慢慢晕染开来。

只是不知道那条大狗怎么样了?

“妈妈,注意台阶,我先去按电梯。”帅帅一溜烟地往前跑了。

“电梯?什么东西?我只在老男人家里见过上房顶的梯子,见过电锯,难道电梯是带电的梯子?那不很恐怖吗?”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帅帅清脆的声音,“妈妈,快点!电梯来了。”

“来了。”女主人边倒换了一下抱着我的胳膊,边紧走几步。

她的一缕头发散落了下来,几近我的鼻子,淡淡的玫瑰香撩拨着我的嗅觉,让我有迷醉在玫瑰园的错觉……

我回过神来,已进了电梯。四四方方,空间很大。门缓缓关上,帅帅按了数字18。

电梯有轻微晃动,我本能地用爪子扒住了女主人的胳膊,“狗狗,不怕。”

女主人的声音给我打了一针镇定剂,我有意识地把爪子收起。她的白色袖子上,已经被晕染成白色花瓣中的点点红。

点点红,一滩血,妈妈,你在哪?我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那点点红。

“妈妈,狗狗是不是很疼啊,它怎么闭上眼睛了呢?它会死吗?”帅帅摸着我的头,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帅帅,并用左爪轻轻地挠了下他的衣服。

“应该没事,别紧张。电梯到了,准备好钥匙,开门。”温柔的声音中多了一份坚定。

电梯门刚一打开,帅帅就冲了出去。

03

女主人抱着我紧随其后,高跟鞋的“哒哒哒”声音乐了我的耳朵。

“咔嚓”一声,栗棕色的门打开了。

“妈妈,快点。”帅帅把一双红色的拖鞋放在了入口处,自己换上了蓝色的拖鞋。

我看了看自己的“四爪脚”,我也要换吗?

女主人抱着我,甩掉高跟鞋,拖上拖鞋就径直走了进去,“帅帅,把药箱给妈妈。”

中间低桌子旁,女主人蹲了下来。

她一只胳膊抱着我,另一只手手从中间的低桌子上,取了一张报纸,放在地上,展开,然后坐在了小椅子上,她额头上渗着汗珠。

我多想上去给她擦一擦啊,可我看看自己的“四爪”,我低下了头。

“狗狗,别害怕啊,妈妈医术可好了。”帅帅递给女主人一个箱子,然后蹲在我面前,眼睛看着我,像要流出水儿来。

这个帅帅怎么像个女孩,婆婆妈妈的。我心里有点好笑。再看女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把剪刀,长长的,透着一股寒气。

“什么情况,这么美丽的女人,怎么能这么粗鲁呢!”我挣扎了一下,被帅帅给按住了。帅帅,你不是要和我做朋友吗?对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呢!我“汪汪汪”地叫个不听。

“狗狗,别动。帅帅,按好了。”女主人的话短促但坚定,不容你反抗,这让我想到了妈妈的厉喝声,那厉喝声断送了她的生命,却成为我记忆的光点。

帅帅按着我的手加大了道,我乖乖趴下,看着女主人:她低着头,一只手轻轻拨开我右腿上的毛,用剪刀一点儿点儿地剪着。我的毛顺着剪刀落在报纸上,混着血粘连在一起。

偶尔,剪刀会碰到我的腿上,凉凉的。起初,我会不自觉地蜷缩腿,但都被帅帅给钳制住了。

她不经意间垂下一缕头发,随着手上动作,飘来荡去,我的眼神也便飘来飘去。当软软的凉凉的液体浸入了我的皮内,我咬着牙,发出“嘶嘶”的声音。

“狗狗,再坚持一下啊!”帅帅适时地安慰着我。

女主人熟练地拿出几片药,用圆柱状的小铁棍在纸上研成粉末,敷到我的腿上,用白色的小窟窿眼儿布缠几圈,最后固定好。

“好了。”女主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帅帅,你先抱抱它。我收拾下,也顺便给狗狗整理下窝。”

看着她的背影,我悄悄地给她作了个揖。

“妈妈,狗狗又作揖了。”帅帅这高分贝揭穿了我的小动作,我把头埋进了身体里。

任凭帅帅怎么挑逗我,我都保持这个姿势。

“狗狗,那我给你讲下我之前的那条狗吧。我叫它卷毛,和你一样可爱,我也特别喜欢它,每次出去,都带着它,可那次出去后,它再也没有回来......”

帅帅给我念着它的卷毛,我的眼皮却不停地打架......

“你这傻孩子,多危险啊。你这么小,怎么能打过坏人呢。”妈妈一边抱着我,一边数落着我。

“就是,就是,你也就配欺负欺负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五跳了出来。

我想起了上次发誓要对它好一点儿的。“小五,你也来妈妈身边吧。上次我还梦到你从天堂回来找我呢!”

“天堂?我为什么要去天堂?妈妈,三哥不仅有腿伤,看来脑袋也让人给踢了!”小五乐呵呵地说着。

“你这货,看来就是欠揍!本来我都发过誓要对你好一点儿的。”我跳了起来,冲着小五一个猛扑。

“干什么,小奶狗。”我定睛一看,怎么会是车库里的大狗?害我还为它担心一场。

我白了它一眼。可小五呢?我回头看向妈妈,怎么妈妈也不见了,刚才妈妈抱我躺着的地方,只留下一滩血。

“我妈妈呢?你把小五弄哪了?”我直直地站在它面前,伸直了脖子,头也只能到它腿部。但我不怕,因为,我和它也算是过命的兄弟了吧。

“真是一只小奶狗!这除了你我,还有第三条狗吗?”

“谁说没有的,那不是?!”一条狗的适时出现为我解了围。

“卷毛?!你不是被那两个坏蛋炖肉吃了吗?”

卷毛?难道是帅帅说的那条狗?我要不要通知帅帅?这一连串的疑问,将我的脑子搅成了一团麻。

可“卷毛”一句话也没说,径直走了过去。

“那是我朋友,你叫什么?念你上次帮我抓坏人,我今天就饶过你。”

“朋友?我和帅帅不就是朋友嘛!”我拦住了他,“我能和你成为朋友吗?”

“就你?”它撇了我一眼,“想想也是,你上次还挺勇敢。那大家以后就是朋友了。”

“好,大家下次还一起抓坏人。见到坏人,大家就一起叫。”

“汪汪汪,汪汪汪......”

“狗狗,你怎么了?很疼吗?”帅帅摸着我的后背。

妈妈,小五,卷毛,陌生的朋友,帅帅……

我出了一身汗。

“帅帅,狗狗的房间整理好了。”

“好的,”帅帅一边高声应着妈妈,一边抱着我站起来,“狗狗,大家去找妈妈啦!”

找妈妈?我也可以叫女主人妈妈吗?

韩涵微语:在路上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无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