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第二感

这几天脑海里重叠着几个人的形象,都是跟阅读有关的,我一直在思索蒋坤元老师的《慈悲》,至目前读到的内容可以看出,这长篇主要是写祖母的,写祖母的慈悲。为什么不用善良,或用慈善,而用慈悲呢?我想编辑一定是经过一番深思的。一边阅读一边思考这个问题,渐渐地我意识到这慈悲的份量,慈悲不同于善良,善良的确是美好的品质,但偏重于精神层面,表现为高度的律己和公道,慈悲必须是善良的,而又不仅仅是善良的,慈悲为怀当重于助人,所以慈悲是要有勇气的,祖母就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

面对祖父的赌与暴,祖母一面是对子女无限的慈爱,一面是对祖父的不屈的意志,她的弱小与血水饱含生命的悲苦,又满是生命中倔强的勇气,唯有慈悲的情怀配得起如此的场面。为了来民的婚事,祖母与白妹不辞劳苦却遭遇粗暴的拒绝和怒骂,如果仅仅是善良是难以为继的,而慈悲的情怀却可以让人忽视此等遭遇,必得再思良策抵达彼岸方能作罢。

慈悲又是智慧的,善良与慈善是自我优良品质的自然表现,顺势流淌,一般不会超出自身能力的限度,所以既难也易,难在内心私欲的纠缠,易在只需抗衡半己之偏。慈悲则不同,慈悲为怀常常要与外力作斗,与强悍相争,所以慈悲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母亲挑河泥受伤事件中,祖母对好强的母亲和蛮横的头头采用了不同的方法,慈爱和悲抗都是无比的智慧。母亲不听劝阻执意要去复工,祖母没有强行阻拦,而是在后面跟着,她知道前面还有一道坝,她已想好了见机行事。在与社里领导交涉时,祖母是据理力争,足见祖母的智慧。

编辑骑牛受伤事件,很让人惊悚的,面对如此突发事件,一般人早就大吵大闹起来了,祖母首先想到的是安抚受伤、受惊的孙子,沉着地察看伤情并及时去医院救治。当母亲与王社员争持时,祖母又及时赶到,教训了王社员的过失,又用不幸中的万幸劝慰了母亲,所言所说合情合理又智慧,非慈悲情怀无以至此。

有人说慈悲是大善,大善如水。如水之平,不偏不倚;如水之济,不求回报;如水之净,心无杂念;如水之流,义无反顾。观祖母之为人处事,待人接物,极为相符。

《慈悲》不仅仅是说一段往事,更是在明晰一个人世间的道理,朴素而又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