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发配

我随父亲和二叔走进了西偏房,里面也有个简易的锅台,乱七八糟堆了一些日常用品,墙角还放了好多农具。

锅台前有张长条凳,二叔让父亲坐下说。

屋子里挺冷,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不用坐了,”父亲说道,“这边冷,咱长话短说吧。”

“海超,我一会就往回走了,快过年了,我工作很忙。”

“嗯嗯,”我点着头。

“你留下过年吧,有你二叔和二婶照顾你,我和你妈都放心。”

“嗯嗯,”我低着头答应着。

“你也知道,为什么让你回老家过年,我工作忙,可能有时候对你的监督和关心不到位。”父亲叹了口气。

“嗯嗯,”我继续点着头,但又感觉不妥,于是又摇了摇头。

“你头伤成这样,我和你妈都很心疼,更多的还是担心,不知道以后还会出什么事,再伤到哪里,”父亲顿了顿,又说,“或者说把别人伤了更麻烦,把别人伤重了,就触犯法律了,你就进去了!”

父亲加重语气继续说道:“我不能眼看着你走向监狱,所以,没办法,才麻烦你二叔。”

“咱都是一家人,谈不上麻烦。”二叔在旁边说,“回来住一段吧,海超。有你几个堂兄弟跟你做伴,先过个年。咱家里过年可热闹啊。”

“嗯嗯,好。”我继续答应着。

“今年过年,我多买点鞭、爆仗,”二叔兴奋地说,“让你们弟兄放个够,一起过个好年!”

“好好,”我低着头笑着答应着。

二叔看父亲不说话了,就接过话说着,我偷偷看了看父亲,看到父亲眼圈有些红。

父亲张嘴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闭上了,自己摇了摇头。

二叔大声说道:“大哥,还是我和海超说吧。”

父亲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海超啊,愿意跟你叔吧?相信你叔吧?”

“嗯嗯,相信。”我有些诧异地看了看二叔,又点了点头。

“这样,你先在老家过个年,好好玩玩,”二叔顿了顿,咳嗽了两声又说,“过了年么,咱镇上也有高中,教育质量也不差,也出了不少大学生。”

“嗯嗯,我听小义说过。”我说到。

二叔一看我没什么反感,清了下嗓子下决心一样说了:“不行,过了年留下来读书吧,你们哥几个也可以多个伴。”

“过了年不让回去了吗?”我问到。

听到父亲有些迟疑,刚想说话,被二叔挡下了。

“不是不让你回去,你什么时候回去都行,那是你的家,能不让你回去吗?”二叔大声说道。

“让你回来上学,是你爸爸妈妈下决心想培养你,想让你再努力努力,好考大学!”

“嗯嗯,”我开始继续点头。

“海超,你爸爸妈妈可都是大学生啊,是正经八两的大学生,你可不能给他们丢人,连个大学也考不上!”

我低着头沉默不语。

“二叔相信你海超,你起个聪明孩子,就是心思用歪了地方,回来好好学,肯定能考上!”

“嗯嗯,”我用力地点点头。

“能不能争口气?海超?回来好好学,考上大学!”二叔加重语气开始鼓励我。

“行!二叔,我听你的!”我抬起头来坚决地说,“爸,你和我妈放心吧。我留在这读书,一定好好念。”

父亲眼里闪现着喜悦的泪光,一把把着我的肩头,使劲摇了两下,“好孩子,好样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二叔也高兴地说:“我说嘛,海超是块料,肯定没问题!”一边说,一边看着父亲。

父亲也兴奋地狠劲点点头。

这时,我才理解并深切地相信,昨天小顺说的:我爹也当过老师。

看样,二叔真当过老师,不但当过,而且很称职。

“好了,这样让你爸爸走吧,放心吧。”二叔说,“准备走吧,哥?”

“好,走,海超,有什么事就跟你二叔二婶商量,一定听话。我和你妈会找机会来看你!”

“好的,爸,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我让父亲放心。

出门看到,小义已经把驴车套好了,夏叔也等在门口,二婶和堂兄弟们也在院子里等着了。

“我回去了,来一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弟妹。”父亲跟二婶道谢着。

“大哥,自己一家人,别这么说,这样说就见外了。”二婶笑着说到。

“接下来,海超在这里,还得给你们添麻烦。”父亲不好意思地说。

“不麻烦,就当自己的孩子,已经好几个了,不差这一个。放心吧哥哥,回去也让俺嫂子放心。”二婶真心地说着。

“上车吧,大哥,”二叔已经进屋把父亲的手提包拿出来放到驴车上。

“二叔,我也想去送我爸。”我跟二叔说。

“行,去吧,还是咱们一起去。”二叔同意了,“这回让小义赶车。”

二叔扶着父亲上了车,自己也跳上车,说。“体验体验你二侄子的赶车水平。”

“慢走,大哥,下次来一定到我家喝一杯!”夏叔在车后大声喊着。

“好的,夏,回去吧,给弟妹带好。再出差走到大家那儿就联系我!”父亲跟夏叔告别着。

“坐好了大爷,坐好了爹!”小义大声喊了声:“驾!”

大黑驴听到指令,抬头向前,蹄子有力地向前迈去。

“你替我解决了个大难题啊。”在车上父亲跟二叔说。

“海超没问题,我看好海超!”二叔一直肯定着我。

“超哥,这会留下跟我做伴了?”小义也高兴地回头看着我说。

“嗯,留下念书了,咱兄弟们一起并肩作战!”我回小义。

“不行啊,不准打仗!谁打仗我不饶他!听见了吗?小义你俩?”二叔大声喝道。

“二叔,并肩作战并不是要打仗,就是说兄弟齐心,一起努力学习!”我说明着,

“嗯。这个行!”二叔笑了,“不过小义恐怕跟你并肩不了了。”

“爹,你瞧不起我?”小义也笑着说,“我和超哥并不了肩,我和爹你并肩行不?跟你学赶车。”

“哈哈,你说这个,我信,”二叔大笑着,转头跟父亲说,“别看小义读书不中用,干活是把好手。什么活都干得利利索索。”

二叔说起小义得意的心情溢于言表。

“前边不用再过公路了吧,爹?”小义揪住驴缰绳,回头问,“大爷回去是往东走,应该在南等。”

“对!不用过去了,就在这下车吧!”二叔说。

父亲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二叔,“这是给我高中同学的,他现在是镇上高中的校长,大体情况,我来之前电话跟他说了说,他这边没问题。”

“行,我收好。”二叔接过了信,仔细地揣进棉袄内兜里。

“你带着信去找刘校长,具体转学手续他跟你说。”父亲又嘱咐二叔。

“中!放心吧!”二叔狠劲点点头。

父亲又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海超,照顾好自己!男人,早晚都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学会独自面对未来!”

“嗯,放心吧爸,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回去让我妈放心,替我问小溪好,”我有些哽咽,“明年放假,我回去看你们。”

“好的,好的。”父亲也有些难受,背过了身去。

“大爷,你看看,远处来了一辆客车,看看是不是往那跑的。”小义叫着父亲。

“等近点看看,”父亲也放眼向西望去。

车子越来越近,看到路边有人,车子也越开越慢,往路边靠过来。

“是啊,大爷,”小义叫道,“我看见前边摆的牌子了,没错。”

车停下了,有个人敞开窗户问,“去哪儿啊?”

“到烟海市!”父亲回答。

“对对,上来吧,还有座。”车门打开了。

小义提着父亲的手提包先上车占了个座,然后下车对父亲说:“一路顺风,大爷,回去问俺大娘好,给小溪也带好。”

“好的好的,你们回去吧。”父亲挥了挥手,又走下车握住站在后边看的二叔的手,使劲晃了两下。

“我走了,兄弟,一切交给你了!”

“放心吧,哥哥,让嫂子也放心!”

车开了,父亲从打开的车窗向后张望着,车走出好远还在往后看。

我知道父亲是在人群中寻找我。

了解更多《70后的青葱岁月》,请识别下方二维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