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绪伴经年

学诗谩有惊人句,怨春匆匆去。不语落红都几许?殷勤处,兰舟谁系。烟柳飞絮,空惹斜阳归去。举剑那时浮云,孤月照天地。二十二年空喜,桃李年年相续。最是那时情语,独付清辉,月月有相与。


随心涂写,不见章法,只求流绪,在经年里能有几句文字的表述。也曾想侠气喷薄,肝胆皆冰雪。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语。在不愿知今夕的时节,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可惜尽惹空想,二十二年的讲台生涯,桃李年年相续,也渐趋磨尽生的酣畅。理想之剑在浮云落日下,渐渐归于心安。静寄希翼于陌上,看落红堆积,听缓缓归来的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