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融融

晚饭很热闹,挤了一屋子人,村里刚通了电,不过还是不稳定,二叔说,经常回电,就是停电,每天九点以后就没电了。跟部队里吹熄灯号一样。

二叔自己准备了一个蓄电池,可以维持一盏15瓦的灯泡,另外家里还常备的用了多少年的煤油灯。

二叔很高兴,打开一瓶白酒,用喝茶的茶杯给父亲倒了大半杯,然后自己咕咚咕咚地添满了杯。

父亲没有阻止二叔给他倒酒,父亲很少喝酒,除了过年请单位同事回家里聚餐。

二婶做了四个菜,但是摆了六个盘子,两个是重样的。

一盘热合菜,一盘大葱炒鸡蛋,一碟炸花生米,一盘香菜炒肉丝。

热合菜和香菜炒肉数量比较足,二婶各分了两个盘子,说“六六大顺”,图个吉利。

另外,为了孩子们下饭,还准备了两个硬菜,一盘咸菜疙瘩条,一碟白菜萝卜豆豉,也是老家的一个特色咸菜。

热合菜是老家的一个特色菜,以前比较穷,吃不上什么菜,一种菜凑不齐盘,就把白菜丝,香菜段,菠菜段,粉条,再根据自己家庭情况酌情放点肉丝,甚至不放。

大蒜、葱姜爆锅,出锅前再加一遍醋,香气扑鼻,开胃下酒。也取个合而不离,合和生财的吉利。

二叔举起酒杯,跟父亲说,“来,没别人,就咱哥俩,还有孩子们,喝杯酒,欢迎回家!”

父亲也举起杯,这酒杯其实是个带把儿白瓷茶杯,我曾经在家见过,后来见不到了,原来跑二叔家了。

父亲举杯转头找着,“弟妹,一起来吧,别忙了。”

“哎,哥哥,你们先吃,我把馒头和饼子热热,”二婶还在锅台边忙着。

“咱们来,老娘们儿不用管,她饿不着。”二叔一挥手霸气地说。

又指着大家说,“你们孩子们赶紧吃,吃饱了睡觉去,我跟你们大爷好好唠唠。”

又想起什么,对着我又说,“海超,使劲吃,回来别饿着,想吃什么,跟你二婶说!”

“好的二叔,放心吧。”我回到。

二叔这才又正经端起酒杯,向父亲抬了两下,表达敬意,然后仰脖一饮而尽。

把酒杯底一亮,“哥,我先干为敬!”

“这么着急干什么?慢点喝,你也四十岁的人了,”父亲关心地说到。

然后父亲抬杯喝了一口,顿了顿,然后也一饮而尽。

“好!哥,到家了,精神可以放松了,多喝点,在家也不怕人说。”

“在哪也不能喝多,得保持清醒的头脑,周总理酒量很大,但从不喝多。”父亲还是按部就班。

“你看你,”二叔着急地笑着说,“哥,这是到了家了,都是自家人,咱不说那些大道理。”

二叔抬手拿起高粱酒,双手给父亲又斟满,然后给自己到满。

“行,那第一杯咱们干了,剩下的慢慢喝,多说说话。”

父亲拿着酒杯端量着,“这一杯最少也得二两半吧?”

“对!你看你还挺有数,”二叔笑着说,“咱也不多喝,这一瓶咱俩分开,那边还有个酒底子,就这么多酒,”二叔往窗台上指了指说。

我顺着二叔的手指处瞅过去,还有个半瓶的高粱酒。

“咱不规定量,喝好为止。”父亲是不管二叔怎么说,我有一定之规。

父亲端起杯来,“兄弟,这样,这杯酒我敬你和弟妹。”

“别这么客气,哥哥,”二婶听到率先推辞。

“你看你,怎么还敬大家呢?”二叔故作不满地说,“我还没敬完呢,这才刚敬了一杯酒。”

父亲制止了二叔的话,“你们先听我说,我就敬这一酒。”

“好,你说吧。”二叔听了父亲的话,不再坚持。

父亲端杯站了起来,还没等说话,二叔也站起来,伸手摁着父亲,“快坐下,怎么还站起来呢?不能这样!”

二婶也撂下手头的活,赶紧跑过来,“坐着吧,坐着吧,哥哥,”一边也拉着父亲的胳膊往下拽。

“好好好,我坐着说,”父亲顺着大家的意坐了下来。

“兄弟,弟妹,这杯酒敬你们,我也代表你们嫂子,”父亲很严肃地说。

“这些年辛苦你们了,尤其咱爹咱娘还活着的时候,我在外地公务在身,也没法回来孝敬,多亏你们孝敬爹娘,也替我尽了孝!”

父亲很慎重地举了举杯,两眼深情地又看了二叔和二婶一圈,抬头干了!

“哎,哥,你慢点,”二叔着急地想拉住父亲,“你看你,又干了,还说我。”

父亲放下杯,眼圈有些红,大家几个小的,赶紧低头吃菜。

二婶抬起围裙,用围裙边擦了擦两个眼角,哽咽着说,“哥哥,你别这么说,这些年你也出了不少力,出了不少钱,帮这帮那。大家伺候老人不是应该的嘛。”

二婶又擦了擦眼泪。转身把大锅盖掀开,一边吹着手,一边往盖垫上拾馒头和玉米面饼子。

然后端上桌,“你们几个赶紧吃,吃了睡觉,大人说话,小孩别听。”

小顺伸手就想去拿馒头,二婶打了他一下,“馒头留给你海超哥吃,来,海超,多吃,吃饱了不想家,”

“你看你,说的话,”二叔对二婶的话不满,“这里就是家,海超!这就是到家了。使劲吃!”

“好的,二叔,谢谢二婶,”看着小堂弟嘟着嘴,我赶紧拿了一个大馒头递给他,“吃吧,小顺。我还没吃过饼子呢?正想尝尝。”

说话,我自己又拿起一块玉米饼子咬了一大口,“嗯,挺香。”

“看这孩子,饼子有啥好吃的?”二婶笑了,不再阻拦小顺吃馒头了。

“吃吧,都吃吧,想吃什么吃什么,够吃的。”二婶笑着说。

听二婶这么说,堂兄和小义也都伸手各抓了一个馒头,大口嚼了起来。小义还手掐着两块咸菜疙瘩,津津有味地吃着。

二叔和父亲看着孩子们都吃起来了,也欣慰地四目相对笑了起来。

二婶这时忙完了,也坐下来,拿起一个饼子,一边用筷子不断地往我跟前的盘子夹菜,“使劲吃,海超。”

“谢谢二婶,我自己来,吃得挺饱了,”我不断道谢。

屋子里,灶台下炉火还闪着火星,灯光虽昏暗,亲情却融融。

了解更多《70后的青葱岁月》,请识别下方二维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