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夜

跟二婶还有堂兄弟们在西屋炕上聊着天,二婶用通往西炕底的锅灶热的馒头,所以西炕也热乎乎的,很暖和。

二婶询问了一些我妈和家里的事情,聊起了她们年轻时刚嫁过来的一些往事。

大家几个兄弟东一嘴,西一句地,问着一些大家想知道的往事。

二婶一边在煤油灯下给这个钉钉扣子,给那个缝缝补丁,一边耐心地轻声细语地回答着大家层出不穷的问题。

二婶很能干,从我进家门,二婶就没闲着。

二婶干活也很利索,一会就缝补完了兄弟们的好几件衣服。用针往额头上密密的头发里划了几下,然后把针插入线轱辘里。

看着二婶捋了捋自己的头发,鬓角已经隐隐有了些许白发,二婶刚四十,听妈妈说,二婶年轻时很漂亮,而且是文艺积极分子,会唱戏。

每当说到这里,妈妈会笑着说,“你二叔你很有本事,所以才能把你二婶娶回家门,家里那么穷,三代老贫农,”

妈妈说完,会有意看看父亲,但父亲会装作听不见,依然威坐,看着《资讯联播》。

时光无情,曾经年轻过的二婶脸上已经有了厚重的岁月印记。

小顺已经睡了,小义和堂兄也打起了哈欠,只有我因为一切感到新鲜,还很精神。

二婶下了炕,走到东屋,忙了一会,回来说,“海超,你跟你爸爸和你二叔,在东屋睡,炕底做饭做的很暖和,平常炒不了那么多菜。”

“困了,就过去睡吧,我已经给你铺好被窝了,中午太阳好的时候晒过了。”二婶细心地说着。

“好嘞,二婶,你也累了一天,早些睡吧。”

我扭头看了看堂屋,父亲和二叔还在喝着茶,说得不亦乐乎,二叔的烟看样一直没断,地上满是烟头。

我跟二婶打了招呼,走向东屋。

二叔一边跟父亲说着话,一边朝我挥了挥手,指指东屋,算是打招呼了,意思就是赶紧睡吧。

炕比西屋还暖和,我找了贴着炕边的一铺被窝,脱了衣服,钻了进去。

这次没全脱了,穿的秋衣秋裤,因为不是自己熟悉的床。

我盖严了被子,伸了个懒腰,啊,好舒服,感觉彻底放松下来。

村子里很安静,我眼瞅着窗外,外面黑黑的,没有任何灯光,月光反而显得更加皎洁,洒落进来。

偶尔传来几声狗叫,一只叫,引得其它狗也跟着叫起来,少顷,又恢复寂静。

不知道美东今天去我家没,小溪有没有给他信,我躺在炕上还在兴奋中。

想过了美东后,初中的同学又在过脑子,一帧一帧匀速过着。

两个学霸,我想起了学霸女恨恨地看着我的样子,气得胸部山峰一样起伏着。

两个侃爷又在讨论着什么话题,败下阵来的自然是刘强。

无厘头的小鬼才,好像也上了高中,我在走廊看到过他,但是上课铃声响了,也没打招呼。

励志男不知去了哪所高中?听说,他一直对班花情有独钟,但班花好像心中另有其人。

小虎牙班长,永远都是那么善良,透着敦厚,笑呵呵地看着我。

拖拉着懒汉布鞋的程功走了过来,好像一边走,一边挥动着手里的破蒲扇,像济公一样。不时地从口袋里掏出咖啡豆,丟到嘴里,嚼了起来。

有人搂着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义气的柳康笑呵呵地看着我,怎么会突然出现的?

永超穿着国民党军装,严肃地站在那里,永超是我初中的同桌,去他家玩的时候,看到过一张老照片,永超说穿着国军军装的是他的姥爷。

叼着烟的老四不是同班同学,怎么也跑了进来,正纳闷着。唐晓红一把把老四扯走了。

一帧熟悉的照片滑了过去,好像没注意,又好像应该注意。

我把那帧画面倒回来,仔细看着,原来是短丝袜女同学,是心里已经隐隐有了好感吗?

为何会有意倒回来?我问着自己。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短丝袜女同学的影子。

短丝袜女同学叫:姬雅楠,性格很好,成天笑得露出酒窝,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白皙凝脂般的肌肤。

姬雅楠中午也回家,在校吃饭,她跟美东是仅有的两个不回家吃午饭的同学。

我趁着父亲出差,也跟妈妈要求了几天中午在校吃饭,记得那些日子,打饭回来碰到雅楠,她就会闪着会说话的大眼睛,朝我笑笑。

大家也有过几次同学约的一起出去玩,去过烟墩山,去过新北国影片院看过影片,好像我跟雅楠还坐在一起,对,好像肩膀还碰到过一起,手也不小心碰到过一起。

我回想着,有种挺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初初感受到了琼瑶书中的一些意境。

感觉雅楠尽管长得很漂亮,很女性,但性格好像也挺男孩儿,跟谁笑起来都是“咯咯”地,好像要下蛋的小母鸡。

“海超,海超!”雅楠居然在叫我,“过得好吗?”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吞吞吐吐着。

“已经考上了高中,好好努力呀!”雅楠鼓励着我。

看我还是愣愣的,雅楠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雅楠转身走了,一身白色带着橙色和红色彩条的防雨绸运动服,脚踩着白色带红条的坡跟凉鞋,肉色短丝袜。

像模特走台一样,走着猫步,顺着一条线,走几步,一回头,咯咯地笑着,然后挥挥手,又转身离去,我翘着脚,向雅楠走远的方向望去,雅楠还是边回头,边咯咯地笑着,却越走越远。

雅楠给我的印象还是纯纯真真的感觉,想努力再回想一些雅楠的影子,却越来越模糊。

这一帧的倒回,是因为那会儿留下的深刻印象吗?我不置可否。

但从此,心里多了一个心思。

这样睡着,想着,隐约听到了高亢的鸡叫声。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