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交易所的精准定位:?“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楠天下的太阳花/文

“与其更好,不如不同”,所以,我买了100多万WAL

前言:

适逢鲸交所2.0白皮书隆重问世,本文结合个人经历,来阐释鲸交所定位与经营理念。

王阳明说,“知行合一”,也许不是最正确的,但一定是最有力量的。所以,才有知“鲸”入“鲸”。


最近在听混沌大学创始人、中欧国际商学院李善友教授的课程,他曾经提到一个案例。

在《创新者的窘境》这本书里,编辑克里斯坦森研究了磁盘驱动器企业20年历史。统计数据显示,如果你正面跟巨头竞争,成功率只有6%。如果你率先进入一个新兴价值网里面,采用一种破坏性创新的竞争策略,成功率会高达37%。

选择直接竞争还是另辟蹊径?后者是前者成功率的6倍,结论不言而喻!

这是不是“与其更好,不如不同”的内涵意义呢?

这引起了我的思考,尤其是一直关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鲸交所。

刚刚关注鲸交所的时候,它一路带量下跌,一直到2019年9月,跌幅达到75%。而后,两个月时间,又从0.001105EOS/WAL涨到0.0039EOS/WAL,接近4倍的涨幅,达到前高。

那段时间,如果你注意整个币圈是在跌跌不休,那么,你一定会吃惊WAL的逆势上行。

迷一样的鲸交所,与众不同的区块链去中心化交易所,它倒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米创始人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

鲸交所老板赵翼先生在2018年也想杀入区块链。

本来,赵先生是咏春拳高手,已在多个项目创业成功。

然而,赵先生依然不满足。

中心化交易所龙头币安激起了他的雄心。但是,赵先生在中国农业大学就是学生领袖,他岂会甘心拾人牙慧,亦步亦趋?

区块链是风口,并没有错,但如果大山阻挡,风吹不过来怎么办?

同样是区块链,也一定要换个风口。因为,过去的风口不等于是未来的风口。中心化的交易所山头林立,必须独树一帜才会有更广阔的天地。

这是赵先生创立鲸交所的原始冲动,也是鲸交所“不走寻常路”的出发点。



尽管如此,当赵先生到日本和老猫聊天时,老猫心里面不以为然。老猫在捣腾云币网时,那也是风云人物,那也是牛逼交易所,老猫知道交易所的暴利,风险,更知道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艰辛与技术复杂度。

然鹅,赵先生并不想循规蹈矩,他想“与众不同”。

因为,他深深地知道,Tencent学微博,炮制Tencent微博,被微博打死;学阿里淘宝,出笼拍拍,同样长不起来,甩卖给京东;模仿百度搞搜搜,最终凄惨地丢给搜狗。模仿策略死路一条啊。

因此,一个全球第一的去中心化鲸交所诞生了。于是,我投资鲸交所WAL的路也正式开启。

老铁们明白,我是专注于区块链投资的,我用写作的方式来提炼我对区块链投资的思考,并进而提高对投资的命中率和收益率。

此时此刻,回首区块链的风风雨雨,我会暗自庆幸我的选择。

不说太远,去年1024讲话把区块链提高到国家战略级别,紧接着,对牛鬼蛇神式的区块链乱象也开启了自94以来最严厉的治理。

那个时刻,我手忙脚乱地把大量的EOS从某个交易平台提到鲸交所。还因为数量限制,提不动,咨询过鲸交所的客服。最终,只能分批提走了我的柚子。

正如赵先生所说,去中心化的资产托管,使鲸交所能够自证清白。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恰当运用区块链技术,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制度化监管的问题。



回到今年,当你看透区块链项目的野蛮与乱象,你才会明白鲸交所的好。

那个2018年全球TOP3的交易所Fcoin,是2020年春节后币圈最大的瓜。

各路大佬,大V,小佬与韮菜,陆陆续续地从2018年开始就进入了Fcoin的杜蕾斯超级套,舒爽嫩滑。最终,纸包不住了火,一份文艺青春版的大作《Fcoin真相》出世之后,张健及其Fcoin的底裤正一层一层地扒光。

曾有人不无幽怨地说,我赚了1万白花花银子,结果却把10万本金弄丢了。

资金安全,成了每个币民的绝对刚需。

鲸交所有一整套安全方面的组合拳,智能多签合约机制,慢雾第三方审计,极端情况下的诺亚方舟计划,还有非合约层面的离线保险箱,防止苹果企业证书掉签等设计。

也正因为如此,大家才能吃得下、睡得香。



有老铁会说,你眼中,鲸交所如此漂亮迷人?你没有看到她的缺点?

中国哲学祖师爷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恶已;皆知善,斯不善矣。”

天下人都知道美为什么美,是因为不美的存在,知道善为什么善,是因为有恶的存在。

正因为鲸交所天生的去中心化,让她的交易深度与币种广度都有所欠缺。估计这是诸多币民心中的伤痛。

然鹅,随着中心化交易所的风雨飘摇,随着区块链扩容技术的拓展,随着币民们对去中心化的高度共识,交易深度是早晚的事。

而比特币,以太坊,波场等跨链的布局完成,主流币种与相关生态的引入,币种会越来越丰富。尤其是鲸交所自身生态的完善,知名度的快速提升,品牌影响力的扩大,免费上币的天然优势,会有更多的项目和币种对鲸交所趋之若鹜,百鸟朝凤。

鲸交所诞生仅短短的15个月,已跻身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在相对复杂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领域,鲸交所已成为傲视群雄的存在。


其实,鲸交所的好我还真不想说太多。

比如,有多币种多利率的鲸理财,全网创新的鲸借贷,鲸矿池等,还有鲸红包,手机号转帐,一键转币等创新的使用体验。

当我错过它的第一波上涨后,我发誓不会错过它接下来的行情。

我和鲸交所WAL的缘份是从它的会员体系开启的。它不但有V1到V10级会员,还有创世节点和超级节点的设计。我的第一目标创世节点已完成,第二目标超级节点完成了百万WAL的数量部分,由于武汉疫情爆发,线下参加培训部分暂时无法完成。

任何一项投资,永远是看未来,是投资预期。这也是我不投注头部交易所的原因之一,三大头部那只是过去的辉煌,市值已高,利好兑现,空间已不大。相反,鲸交所平台币WAL,流通市值不到1亿,也许老猫是对的,他说,不到百倍不言退出。

事实上,我投资鲸交所的背后逻辑正是标题的八个字,“与其更好,不如不同”,因为不同,我才更加笃定。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上帝给创业者留了一扇“后门”。

按照流行全球企业管理界50年的定位理论来看,鲸交所不在红海与中心化交易所们战斗,而是独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蓝海。这既是赵先生的眼光,也是赵先生的魄力所在。

alibaba做实物电商,后来者王兴的美团重新开辟了服务电商的新世界。对比传统的中心化交易所,鲸交所的做法与美团如出一辙。

鲸交所站在巨头GOOGLE的肩膀上,敢于把“为所欲为”的权力关进笼子里面,让“Can't Be Evil”成为现实,大家为什么不把投资押注在这种靠谱平台上面?

行文至此,我想起了美国诗人罗伯特?弗里斯特写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未选择的路》,其中写道:

许多许多年以后: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如今,带着强烈理想主义色彩的鲸交所,踩着稳健的现实主义步伐,正一步一步地坚定前行。大家有理由相信,“Everything Exchange”——交易万物的鲸交所一定会改变区块链交易所格局的版图,也会改变众多投资者的人生轨迹。

区块链独一无二的交易所,欢迎各位老铁关注或注册。币圈有风险,投资须谨慎,本文不做为任何投资建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