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一辆拉轰的车

我也想要这样拉轰的一辆车。

开起来werwerwer


梦想归梦想,谈起来伤钱。很多夭折的异想天开,总会有一天会支离破碎的重现眼前,那些碎片,堆砌的可能只是垃圾场,却有人把它看成高大的城墙。

没什么大不了,艳羡别人,不如重塑自我。

多少次天窗夜眺,望不尽的漫漫星空,就这样不离不弃的陪着自己,一个又一个安静的时刻,流走的悄无声息。

忽然想起姑苏城外寒山寺。那一夜落榜的学子,是满腹失意,还是因祸得福呢?

此时仿佛响起钟声,不同于夜半客船的孤寂,也没有巴黎圣母院的心机,响彻长穹如呼啸山庄的苍凉,又像老人与海的悲壮。这钟声绵延不绝,如果要加一个期限,那一定是斯嘉丽对爱情所期许的永远,思绪已经飘的够凌乱。

却像井底进修千年的蛙,又如蛰伏冬眠的蛇。谁说闭门造车不行?又谁说破釜沉舟不能战?

抓不住救命稻草的心,还不如一颗会思考的芦苇。

如同稻草人一般,它会替你守护梦想。

那便可以成全,无心无肺的狂欢。

然而当你终于停下来,学着去思考人生,一定是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但究竟是什么,还不得而知。

实践检验真理,可有的时候真理也让人心生怀疑,太较真没有结果,太固执没有快乐,过了头就会上头,上了头却不会下眉头,心有千钧奈何一发不可,发丝如云奈何两鬓青丝,人比黄花瘦!说的倒不是肌理(脂肪)而是肌皮(皱纹),过得了重阳节,躲不开杀猪刀,岁月可倒好,处处让人恼。


遗憾,没在该疯狂的年纪发飙!

追悔的,绝不是青春而是年少!

有多少人出现就有多少人跌倒,因为使绊子的不止一脚。

事到如今,仍不明白,那场开始是缘起何时,离开与告白又究竟何因,有目的的耍流氓与飞蛾般的扑向火,都是谁给的勇气?梁静茹吗?

那个终于做了的决定,最后突然说要放弃。少年,仍值得被爱,请不要随便释怀,爱就深爱,无所谓深不深的过大海。

梦想,仍值得珍藏,请不要随意释放,干就干好,总得要活得漂亮!

来日巨多,再一起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