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押 解 犯 人走向 被 人 押 解……?(二十一)


网图侵删

审 讯 人员回到局里,将他们在审 讯中遇到的困惑和担忧向局领导和“联合调查组”作了汇报,得到局领导和“联合调查组”的支撑。

领导上认为,只有弄清楚那些所谓的“隐私”问题,包括一些细节,才能对何老三在整件事情中所处主动还是被动的位置,有一个全面而客观的了解。

也只有了解了这些情况,才能对何老三的问题予以定性,从而给予一个符合客观实际的恰当组织处理。

于是,对人犯张联芳的审 讯工作继续进行。

预 审人员:张联芳,你昨天交代说你和何老三还有肢体接触?

张联芳:是的,大家不仅有过肢体接触,而且数次还很多。开始还有些“面面涩涩”,既欲作还羞,更担心被他人看见发现。

所以,一听到监狱门口有脚步声,大家马上打住。

到了后来,尤其是彼此捅破那层“窗户纸”并熟稔随意之后,他一天内多次来轮班执勤和换岗吃饭,大家几乎每次都有肢体接触。

预 审人员:都是他主动的?还是你诱导的?

张联芳:基本都是我主动诱导。

预 审人员:都有哪些肢体接触?接触到什么程度?你又是怎么主动诱导的?

张联芳:起初是有意无意地触碰一下对方肢体,刺探一下双方反应,之后就拉拉手,摸摸脸,慢慢发展到后来,就有了深度触碰和抚 摸、亲 昵。

听到张联芳的这些供述,审 讯人员惊愕不已。

审 讯人员:你们竟然接触这么深?

张联芳:是啊!什么接 吻啊、摸 胸啊、甚至更私 密 的部 位,大家都有过“触及”。

跟你们这么说吧,恋人之间能做的,除了两 性 关 系,大家基本都作了。

之所以没发生两 性 关 系,是因为监舍房门上锁大家没钥匙,打不开门。

如果有钥匙能打开监舍房门,恐怕大家连两 性 关 系都发生了。

预 审人员:这些都是你诱使他做的?

张联芳:是的,起初是我慢慢诱导他做,到后来彼此都“适应”了,就无须再诱导了。

双方见面之后,彼此心照不宣,就像恋人那样,自然而然就做起来了。

预 审人员:你是用什么方法诱导的?能说具体一点吗?

张联芳:方法很多。就说那次深夜抚 摸我身体最 私? 秘 部位吧。那是我提前都想好了的时间和诱导方法。

夜深人静,到处无人,不易被发现。

何老三来上岗了,我敲门报告,假装肚子疼,诱导他帮我抚摸肚子,他将手放在我肚子上,然后我引导性地说:“下面一点,再下面一点……”

预 审人员:你们分别处于监舍内外,中间隔着监舍房门,是怎么做到的?

张联芳:大家打开监舍房门上面的小风门,打开以后,那里大约有15公分见方的通透“口字型”空间,通过这个空间就可以做了。

网图侵删

预 审人员: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张联芳:最初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让何老三充当我的信使,帮我通风报信。

到后来,我说了也不怕你们耻笑我。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难以得到异性抚慰的我,从异性肢体接触中得到一些人性生理需要上的慰籍和快感,所以就变得有些需要和依恋了。

说到这里,张联芳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后面的话还要不要说出来。

此时,她面颊绯红,一抹娇羞袭上脸容。过了一会,她终于鼓足勇气,还是将心迹坦承出来,继续交代。

你们都知道,我才26岁,刚刚结婚一年多点,异性抚慰和滋润的生理享受刚刚被开发出来,加上在这里(指监狱)长时间的关押造成的生理干涸,有这种需要我认为也是正常的,人性本能嘛。

这样做,既能帮我办事,又能让我愉悦,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预 审人员:那你直接让何老三帮你送信就完了,为什么要用女色诱惑,并使出肢体接触的阴招呢?

张联芳:那不行,什么“好处”都不给他,我直接让他帮我通风报信,就算他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预 审人员:为什么啊?

张联芳:一则,他没得到什么“好处”,他未必愿意帮我做;

二则,他做一两次后他说不做就不做了,而我的事情则没办完,后面又没人帮我做了,那我就前功尽弃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拿他没办法,控制不了他;

三则,他不仅不帮我报信,反而把我要他帮我送信的意图告诉你们了,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我只有拿自己的身体做“投资”和“赌注”,让他抚摸我的身体,尝些“甜头”后,他才能“死心塌地”地帮我。我也才能控制住他。否则,我就无法控制和利用他。

预 审人员:你怎么控制?

张联芳:他要不帮我做事的话,我可以用他“猥亵我”相威胁,并以“告发”他的行为逼迫和要挟他为我办事,他不敢不办。

如果他不办,我要是“告发”他了,他这辈子就完了。这是他最惧怕也是他最“软肋”的地方。

预 审人员:你想了没有,即使你不“告发”,你们之间的行为被发现后,他这一生还不是就被毁了?

张联芳:要是我不说,他绝对不会说,大家两个都不说的话,那你们又怎么会知道呢(因为当时还没有监控这种科技手段)?!

听了张联芳的上述这些供词,令审 讯 人员感到不寒而栗。审 讯人员心想,这个女人也太老道、太阴狠、太毒辣了。

预 审人员:除了肢体诱惑外,还有什么其他“利益”诱惑吗?

张联芳:有。为了让他积极帮我办事,我还给他有“许诺”。

预 审人员:你给他“许诺”了什么?

张联芳:我“许诺”他,我说我给他做先容人,把我妹妹张晚芳先容给他做“女朋友”,让他俩“谈恋爱”。

我妹妹长得十分清爽、标致,盘子(意即脸蛋)精(意即漂亮),条子(意即身材)好(意即苗条),脉子(意即皮肤色泽)正(意即洁白细腻),妹妹那边的工作我来做。

预 审人员:何老三同意了吗?

张联芳:他同意,而且非常高兴。

预 审人员:这件事你做了没有,给你妹妹说了吗?

张联芳:还没有。这只是“许诺”,为的是增加他为我积极“跑腿”办事的“动力”,先把我的事办好了再说。

至于我是否要把何老三先容给我妹妹、让他们俩“谈朋友”的这件事告诉我妹妹,那要看情况再说。

预 审人员:这样说来,你并不是想真心把妹妹先容给他“谈朋友”?只是“空头支票”许诺,目的就是以此诱惑他、利用他为你办事。

张联芳:是的。如果他帮我通风报信这件事暴露,他一生都完了,那先容他跟我妹妹“谈朋友”的事,根本没有可能。

如果这件事不暴露,我的阴谋得逞,我无罪出去了,或许我会敷衍性的给妹妹“冒”那么一嘴,妹妹当不当回事,那就是我妹妹的事了。

到时我妹妹若不同意,我说我也没办法,可以“一推六二五”,但我也算是兑现“承诺”交差了,何老三拿我也没办法。

听了张联芳的回答,预 审人员浑身冷汗直冒,心里想到,这个女人实在阴险至极,歹毒程度非同一般,她就像一剂瘟疫“闹药”,谁粘上她,谁就要被毒死。

那么,张联芳下这么大“本钱”色诱何老三,究竟要他帮她通什么风?报什么信呢?

2020年4月7日于湖北襄阳

网图侵删

编辑个性名片

编辑: 彭春祥。网名:东南西北风,寓意春夏秋冬四季变化之风。春日东风习习,酷夏熏风清清,金秋禾风细细,严冬朔风咧咧。因为有了风,四季才变化;因为有了风,世界更美妙。

? ? ? 东南西北风,一只热爱文字的“九头鸟”,已有几十万字散落“平媒”和“网媒”。他的文字朴实、深情、纯洁,尤以细腻见长。他唯一的梦想,就是愿自己的文字,给您带去春季东风一样的温暖,夏季南风一样的清凉,秋季西风一样的舒爽,冬季北风一样的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