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春天撒了一地一一


犹豫了再三,不敢动笔,不敢触碰于三月,不敢临摹春的文字。怕雷同比拟,油腻的形容,弄巧成拙,丑化了她的本来。又怕一不小心,重重包裹着的低沉的心绪跟着泄露了出来,沾染了初春的兴致。

但,终究还是未能按捺住。这春光乍泄的时刻,这好色者的季节,便心底翻江倒海,隐隐作疼,便不管不顾这许多了。

孟春,粘花惹草的本性原形毕露,春困,喜忧时光,一点点无名的愁怨,野风一样刮,多少文人骚客的发情期。

怨谁呢,忽如一夜春风来?这次不再是"忽如",是真的要来了。

百花仙子扬起的兰花指,那么轻轻一点,点石成金,点地着绿,点树开花,点人灿笑,三月,就只管的遍地流彩了。

怨谁呢,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三月,就滋生了唐寅的诗词遍野了。

怨谁呢,明代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三月,大江南北的,就奉天承运了武媚娘的诏曰。

怨谁呢,熊妈妈让小熊给舅舅家送花籽,却未注意到背的袋子底有个小洞,结果,走一路撒一路,到舅家花籽所剩无几了。小熊很沮丧。舅舅安慰:? 没关系的,花籽本来就是要还给大地的。果然,三月,沿着小熊走过的脚印,成就了一条弯弯曲曲的,鲜花小路。

呵,这些古老的桥段,就发生在三月,发生在三月的窗外,发生在三月的,字里行间。


三月,春色集结,草长莺飞。人的心也跟着飞至窗外。恨不能随目光移步到园林,到野外,疯疯癫癫的,不醉不归。

毕竟,凶极一时的新冠疫情,已成强弩之末,毕竟,胜利以是在望。或者一个华丽转身,就能与姹紫相伴,就能春色盈居,就能与君安步当车,举案齐眉了呢。

只是,伊人的心头,被隆冬腊月的残留占据,旧忆缠绕,作茧自缚,一时难于荡却,。

"陌上花开,当缓缓行。"

同样是一个古老的段子。一千多年前的某天,忙于朝政多日的吴越王钱镠(liú),走出宫门,乍见凤凰山脚,西湖堤岸已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的景致了,忽想起夫人吴氏回娘家已有些时日了,就不免心生几分思念。一时难于排遣,性情之下便提笔写下了这九字的信笺。虽则寥寥几笔,却情深深,意切切。小国王,大情怀,思情与春色的两难之意,跃然纸上,传咏古今。当是让那时的吴妃,怎样感动得泪水涟涟? 或者,让今时的伊人唏嘘啧啧?

本来嘛,境由心造。被那一点点心头的不欢萦绕,被窗外桃红柳绿的反串,被初春的羞涩邀衬托着,能不两难?


毕竟,天国泥犁,漫山遍野的碎草青禾,一树一树欲开的禅意就在窗外。毕竟,春风无价,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君臣佐使,人皆可一刹拈花微笑的三月,就在窗外。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只是,又如何人手一册,尽得"袖手何妨闲处看"。

如此,撒了一地春色的庚子三月,和着一点点无名的烦忧,一点点水样的春愁,与谁?缓缓中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