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慈悲19

【澳门网站网址人物】|蒋坤元

聊了一会儿,白妹对老木匠说:“刚才我和大姐去了那个寡妇家,被她婆婆指责了,所以我来找舅舅,问问你与这户人家关系怎样?”

老木匠说:“还可以。”

原来寡妇的丈夫生病期间,开口向老木匠借钱,老木匠手上只有一百元钱,他都借给了他们,现在还给他50元,还剩余50元没有还清,老木匠大方地对她们说,不用急,我这钱暂时没有什么用场,等你们有钱了再还也不迟。

这么说吧,那婆婆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有点怕白妹的老木匠。

“舅舅,那麻烦你与那个婆婆说说,大姐的堂弟一表人才,罱泥、开潭样样农活都是行家,就是他家苦一点,把他的婚事耽搁下来了。”白妹对老木匠说。

“可以的,但今天不行,今天很晚了,她们也要休息的。”老木匠说。

“对的,舅舅,麻烦你明天方便的时候早上,或者下午去一趟她家,明天傍晚大家来看你,听听她们有什么说法,再决定这门亲事能不能办成?”祖母对老木匠说。

“好的,明天早上我就去,去的晚了她们可能出门,那就碰不上她们的头了,这样明天傍晚你们就白来一趟,你们说是不是这样一回事啊!”

“是的,是的。”白妹和祖母异口同声地说。

接着,白妹和祖母听话的样子与老木匠告辞。半路上,白妹要在路边小解,祖母对她说:“快到家了,到家再小解吧,这个野外有蛇在草丛里都不知道。”

白妹说:“我已经熬了个把钟头了。”

她闭着眼睛蹲下身子,这时不知是什么东西,从草丛里乱窜,吓得白妹魂灵出窍。

祖母也被她的叫声吓得不轻。

俩个人像做贼一样气喘吁吁回到家里。

第二天早晨,祖母去白妹家,只见她还躺在床铺上。白妹说:“昨夜吓坏我了,夜里发了一场高烧,出了一身汗水。”

祖母伸手摸了她的额头,说:“还好,现在体温应该正常的。”

又说:“如果体温高,那得去看医生。”

白妹说:“不去看医生了,我马上起床。”

祖母说:“起床吃一碗粥,精气神便有了。”

白妹说:“是。”又说:“我有一袋子糯米粉,我来做糯米糕吃,你也一块吃啊,你欢喜吃甜的,还是咸的,你说一声,都可以的。不过,我欢喜吃咸的糯米糕。”

祖母说:“早晨我吃过了,糯米糕甜的,还是咸的,我都欢喜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