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丨谁来为孩子买单

在农村里,人们喜欢打卦算命,视算命先生为神灵。

铁蛋摆周岁酒的时候,恰好算命先生有事去他村里,硬被铁蛋的父亲拉到酒席上。在众人的恭维声中,三杯酒下肚,算命先生的脸蛋红扑扑的。他醉眼朦胧地看了看铁蛋,摇头晃脑地说,这孩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以后必成大器。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仔细打量着铁蛋,胖胖的小圆脸,流着鼻涕,愣没看出有啥特别之处。不过,既然算命先生这个神灵说孩子能成大器,大家都坚信不疑,包括铁蛋的父母。他们以前随便把铁蛋扔在院子里玩,现在天天用心照看。并且,他们还找人给他取了个响当当的名字:李大器。

可是,慢慢长大的李大器,除了特别调皮捣蛋外,没看出有别的特长。上小学的时候,他就打同学,骂老师。老师管不了,只好叫来了李大器的父母。可是,李父李母也不敢管教。因为儿子是大器,肯定不拘小节,怎么能随便管教呢!他们客气地对李大器说,要听老师的话。李大器被说烦了,两个牛铃铛似的大眼一瞪,父母吓得赶紧闭嘴。

失去管教的李大器,好像秃子头上又举着一把伞——无法又无天。他成绩很差,勉强混进初中,根本不把学校和老师放在眼里,拉帮结伙,欺负同学,甚至索要保护费,弄得整个学校乌烟瘴气。没办法,学校老师只好劝他退学。谁知,他气哄哄地把课本扔到地上,扬长而去。

李大器的父母只好向学校老师赔礼道歉,然后跟着大器后面。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进了游戏厅,李父真想冲进去揍他一顿。李母劝说,你再想想算命先生的话。李父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他们互相安慰着对方:许多大企业家、文学家也是小学没毕业,别的孩子规规矩矩地上完大学,也不一定有多大出息。一个孩子想成大器,肯定不会走寻常路呀!

都说大器晚成,这句话用在李大器身上不合适。十四五岁的李大器一踏入社会,就显示了异于常人的天赋。他广泛结交社会上的朋友,很快就成了一群小混混的老大,天天带着他们打架斗殴,吃喝玩乐。虽然老实巴交的李父李母有几分佩服儿子,不过还是担忧居多,毕竟做小混混不是好事。

但是,李大器十八岁的时候,就开了夜店做生意。凭着这些年结交的朋友,他的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很快就开宝马,住别墅,前呼后拥,煞是威风。

李父李母的担忧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越来越佩服算命先生的话。看看和李大器同龄的孩子,有的没上完学出去打工,有的大学毕业不好找工作,有的即使找到工作,工资也不高。这些人,根本无法和李大器相提并论。以前看不起李父李母的村里人,现在大老远就和他们打招呼,对李大器赞不绝口。

有一天,李父去了李大器的店。店里冷冷清清,没有多少顾客,李父有点疑惑。李大器笑呵呵地说,我这是夜店,晚上人多。我的朋友多,都是大批大批的买东西,利润丰厚。听着李大器的说明,李父乐得脸像花一样绽开了。

李父是个感恩的人,他托人找那个算命先生,想当面好好谢谢他的慧眼。找了半个多月,那神灵竟然真被他找到了。

李父让儿子开着宝马,去接算命先生。在金碧辉煌的别墅里,他们恭恭敬敬地把算命先生请到上座,然后轮番敬酒。酒过三巡之后,算命先生开始脸红脖子粗,说话开始语无伦次:其实我那是瞎说的,我怎么会看出来孩子是不是能成大器,只是想吸引更多的人找我算命罢了。

李父愣了愣,张着大嘴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时,忽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李父打开门,竟然是一群警察。为首的警察亮了亮证件说,大家奉命来搜查。一会儿,两个警察从地下室搜出来一大袋子白色粉末。平时威风凛凛的李大器耷拉着头,被警察 铐上手铐带走了。临走时,一位警察对李父说,你收拾一下,李大器涉嫌犯罪,这所别墅被查封了。

突然,李父怒不可遏地跳起来,使劲地摇晃着醉酒的算命先生,大喊,这就是你说的大器!

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每个孩子也是独一无二的。作为家长,教育自己的孩子时,一定要针对他的实际情况对“症”下药,而不能将他的成长教育寄托于某一预言。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主编 韩涵微语或副主编 无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