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生活

一路上,小义几乎没有指挥大黑驴,但大黑驴像是自己家里的人一样,很清楚小义的意思。

小义跟我说,驴很通人性的,你对它好,就心里溜明白,也很听你的话,驴也记道。

尤其回家的路,可有精神了,因为驴知道回家就下班了,歇着了。

小义说话很幽默,也很通驴脾气,说二叔脾气急,驴一不听话,就狠命地抽。

驴也有脾气,俗话说驴脾气,驴脾气,就是挺犟。

小义接着跟我先容驴,驴分也驴,就跟人也分人一样。有些驴也聪明,知道就坡下驴。打它听话,就不挨打了。

说咱家这头大黑驴不行,太犟,我二叔脾气也犟,驴不听话,就狠劲抽,越抽驴越不走。

小义瞅着二叔抽烟看风景不在意的空,示意我坐他车头旁边,悄声附我耳边说,“你说我爹犟,驴也犟,总得有个让步的吧?”

小义又往后小心地老了二叔一眼,“总不能让俺爹让步啊,所以我就要过鞭子来,跟驴沟通了沟通,但我没打它。”

接着小义开始大声讲,“超哥,你说怪不怪?这大黑驴它就听我的了。怎么说怎么听。”

“对!小义说这个对!”这时二叔听见了,也表示赞同,“小义对付这驴还真有办法。”

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说话间,没注意,大黑驴已经拐下了公路,上了坑洼不平的乡间土路,颠地我和二叔东倒西歪。

小义赶紧喊:“都坐好了。”

二叔气地说:“这黑驴又要找事!中挨揍了!”

我和小义对视了一眼,憋住了没敢笑。

大黑驴看见家了,蹄子迈地越来越快。不一会,就稳稳地停在家门口,纹丝不动了。

听见驴车的声音。二婶从里面问,“回来了?把咱大哥送上车了吧?”

二叔跳下车,用手浑身上下拍打着灰土,路上的扬尘不经意,落到别上薄薄的一层,身上自然也就灰呛呛的了。

“爹,回来了?我给拍打拍打,”有个清脆的女声,让正兀自拍打身上灰土的我,抬起头来看去。

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从院门里出来,伸手在给二叔拍打身上的尘土。

婶子也跟了出来,“回来了,海超?安心住,跟自己家一样。”

“好的,二婶,就是自己的家,”我笑着回二婶。

“对了,这是你大姐,”二叔抬起头来,指着给他拍打尘土的姐姐跟我说。

“大姐,”我点了下头跟姐姐打招呼。

“这是你大爷家的海超弟弟,以后就在咱们这里读书了,”二叔又跟堂姐先容我。

“哎呀,这就是海超呀,这么大了,欢迎欢迎!小帅哥呀。”

让大姐说得我不好意思,光笑没说话。

大姐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上下好好打量了一番,“嗯,跟我大爷长得一个样,我大爷就很帅。”

“好了,都进屋吧,我要卸车了,”小义说道。

二叔和二婶在前边先进了院,大姐拉着我也进去了。

“英今天不上班了?”二叔边走边问。

“嗯,爹,明天辞灶了,没活了,放假了,”姐姐回到。

“哦,行,回来正好,帮着你娘收拾收拾。”二叔安排着。

“今年海超也在家过年,更热闹了。”二叔能看得出来很高兴,今天事办的结果不错。

“中午我要喝一杯,今天事办得不错,很顺利,人家刘校长真是给咱大哥面子。”二叔跟二婶通报着上午的办事进程。

“你说的,关系都是相互的,咱大哥肯定也对刘校长很掏心窝子。”

二叔点头赞成,“你说这个对!”

“这个待人啊,就得真诚,”二叔点上烟,狠狠抽了一口,“待人友善,人亦善之。”

我听后,二叔的老师形象又圆满了一些,轮廓更加清晰。

“海超,上几年级了?”大姐又问。

“我上高一了,姐姐。”

大姐脸盘圆圆的,慈眉善目,很福相,个头不高,像唱歌的一个女演员,我叫不上名字来。

“呀,上高中了,那学习很不错,咱村里没几个能考上高中的,大部分能念到初中就不错了。”

“什么意思,大姐?”小义正好卸完车,拿着鞭子走进屋来,正好听见大姐的话。

“什么意思?”大姐笑着看了看小溪,“说你读书不中用呗,怎么你还不承认啊?”

小义叫道:“哎,大姐,我是不愿意学,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干。”

“什么更重要的事?”大姐诧异地问到。

小义抬了抬刚缠起来还没来得及放下的鞭子说,“这也是革命工作,你说对吧,爹?”

二叔喷了口烟,笑着说,“你这革命工作,是个人就能干,你要能好好读书,我把黑驴卖了都中。”

“别卖了啊,爹,”小义着急了,“我是读书不中用,我就喜欢赶车,行了吧?”

“看你那个没出息的样,”大姐奚落着小义。

转身朝我说,“海超,咱不学他,一定要好好读书,以后考大学!”

大姐又羡慕地说:“你看多好,我大爷和大娘都是大学生,是在大学校园认识的。”

大姐一脸向往,“多么好的事,可惜,我是没机会去读大学了。”

说完,大姐也露出失望的神情。

“你不错了,英,有几个能进城当工人的?”二婶在锅灶边忙着,抬头说,“没你大爷,你哪能进城?还不满足?”

“娘,你看你说的,我哪里不满足了?这不是鼓励海超好好读书,考大学嘛。”姐姐委屈地说明着。

“嗯,这个对!”二叔肯定大姐,“听见没?海超,大家都盼着你能好好读书,考上大学。”

我尴尬地点点头,“嗯嗯。”

“不说了,先过年,过了年咱再去学校报到!”二叔看我不大说话,就把话题转开了。

“中午吃什么?孩他娘?”

“你想吃什么?”二婶打趣到。

“留着好吃的,明天小年再吃,”二婶转身宣布,“明天包饺子!开始过年了!”

“哦,哦,吃饺子喽!过年喽!”

小顺开心地在里屋欢呼起来。

了解更多《70后的青葱岁月》,请识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