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在逆袭

?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擦脸而过,稀里糊涂的活到了四十四岁,不禁已中年!曾经难以接受已至中年的现实,可是如今事已至此,虽历尽千帆,心仍是少年,但仍然接受了已是大叔的现实,不过不油腻哈!

? ? ?

喜欢这种湛天蓝——清新高远

? ? ? ? 如今有车有房,有存款无贷款,老婆不丑,女儿还算聪慧。空余时间我也喝酒但没有酒量,因为对我而言,酒永远是辛辣的液体,而不是美味;我也不喜抽烟,因为我抽烟的时候,一直没找到飘飘欲仙的感觉,挺惭愧的哈。

? ? ? ? 有人说:要把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过成琴棋书画诗酒花。我倒也想过,尽管有时候也被生活折磨的筋疲力尽,但是至少把日子过得还算有点滋味。尽管如此,有时候我却总在想: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蓦然发觉自己心底的深处,藏着太多的不甘!

? ? ? ? 我逆袭的想法最早产生于2015年。自从有了这想法,我的生活仿佛充满了生机与花香。于是那年6月份,我报名参加了成人高考专升本考试,报考了法学本科。成人本科的学习很简单,虽然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有点小折磨,但是总算在2018年,顺利的拿到了法学本科的毕业证。那年那月那时,我已四十二岁。

? ? ? ? 之后随着世事的斗转,证明我这个行为还是对的。2018年司法部出台新规定,2018年后报名参加成人高考的本科生,将不能外参加国家法律资格统一考试。我赶上了最后的这班车,还算幸运,让我不至于抱悔终生!

? ? ? 在之后的两年,我通过法律咨询、给律所先容案子等方式,慢慢的让自己,向当律师这条道路并拢。

? ? ? 但是对于理论的学习,自己一直进行的很慢。因为苦于法理的艰涩,一直没有行云流水的感觉。一思及此,总是很汗颜。不过好在最近有了转机,无意间接触了苹果阅读法,这也许会让我踢碎困我的思维牢笼,重新挥洒自如。

? ? ? ? 如今我正在准备2021年的国家法律资格统一考试,也在积极重拾英语,有可能的话,将来考个在职法硕。我已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年轮,也许很多人笑我痴狂,可是我只会迎着飒飒的朔风前行,不为终点的三千繁花,只为行进中的欢愉和固执!

? ? ? 2020年是一段让太多人感味终生的岁月!立志逆袭的大叔在这段时日里,也有了许多顿悟。法学的日常外,自己到底业余还能做点什么?以便在自己的暮年,还能有点能让自己安枕的趣味。答案有了:写作和有声演播。

? ? 我是文科生出身,所以骨子里喜欢文字。最幸福的事就是独自待在一个屋子里,读几本书,写几方文字。最近又在澳门网站网址写了一点东西。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十年的周期:博览群书,在海量的阅读基础上,能下笔如涌泉。

? ? ? 关于有声演播。我从小是跟着爷爷听收音机和广播长大的,对于声音有着天然的敏锐,这也许是郭德纲说的祖师爷赏饭吧。单田芳、刘兰芳、袁阔成、田连元、方铎、王刚、邢质斌……,都是我从小的最爱模仿的对象。

? ? ? 疫情期间,时间充裕, 神差鬼使的听上了喜马拉雅,对于有声晚演播更就不能自拔了。更有了老师的指点,就自然有了些收获,欣喜非常!

? ? ? 余生做个渊博的律师,之余写写作,玩玩声线可好?此生定然无憾!逆袭这两字我喜欢,它的背后是严格自律,是不改的执念,是一往的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