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故事优选C】||遭遇乞丐

林柳青儿会员扶持计划

遭遇乞丐

文/蓝江

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初春的天气微微透着轻寒。

我从站前的邮局报刊门市部去往新华书店的方向。

临街的商铺里,争先恐后播放着各式各样拿腔拿调的促销录音,不同的声音高高低低、喧喧嚷嚷交织在一起。

人行道上,是熙来攘往的行人。

三个花季女孩走在我的前面,她们可能刚刚从报刊门市部里走出来,其中的一个,腋下还夹着一本漂亮的期刊。

女孩们挽手而行,一边走一边轻声说笑着。

忽然,斜刺里窜出一个乞丐!

那是一个十来岁的乞儿,他原本静静地委在地上,就在我的左前侧,此时,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将过去,一下子就抱住了其中一个女孩的左小腿!

女孩子们毫无思想准备,被这突然的一抱吓得花容失色,连声惊叫!待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乞儿!

被钳住的女孩并没有大声喝斥,只是不停地抖着自己的左小腿。她身侧的两个女孩见好友被困,不约而同从两边挽住了女孩的胳膊,拼力地向前提携女孩,以便能顺利逃脱。

乞儿见自己力量单弱,僵持了一会儿,也就松开了手。三个女孩惊魂略定,连声大呼:“真是太恐怖了!”并不回头,径直远去了。

乞儿毫无表情,既无兴奋,也无沮丧,只是又回到他原来置身的地方,委在地上,低眉顺眼看着他面前碗里的数枚硬币……

想起遥远的往事。

1989年7月,毕业季,我和几位同学一起坐火车回故乡。

在候车室等车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十几岁的男孩子,从外面一进来便磕头作揖地开始向每位旅客讨钱。

那时在公共场所行乞就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而且人们对行乞的人也颇有几分疑议。

因此面对这个脏里脏气的男孩子,只有几个年长的人为了少些麻烦,干干脆脆给他几角钱打发走,大部分人是用了打趣的目光来欣赏的。

孩子倒不在乎是不是碰了钉子,他很有耐性地绕着圈子讨,一次讨不出过一会儿再来讨,讨来讨去便向大家几个走来。

大家四人正站着聊天,孩子便挤过来没头没脑地弯起腰来,嘴里不停地哼唧着:“大哥大姐行行好,行行好……”

大家的目光不由得都聚焦在这个小孩子身上——他个子不高,但很健壮,偶尔抬一下眼睛,目光中闪过的不是哀苦,倒是——怎么说呢,有那么一种隐含着的老练和机智。

大家几个人都站着不动,长得粗壮的夏敷衍说:“大家是穷学生,哪有钱啊,你上那边要去。”孩子抬头,直腰,迅速扫了大家四个一眼,便一下子认准了我身边的赵。

那天,赵穿着一套浅灰色的中山装,高高的个子,白皙的面庞,文文静静,很有些书生的儒雅。

那孩子便乖巧地站在赵面前,弯腰鞠躬如“捣蒜”。这一下不要紧,候车室里许多人的目光都一下子集中到赵的身上,温和腼腆的赵便红了脸。

赵窘急之下不免有些不知所措,呆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应该抽身离开,便转身往候车室外面走。

孩子却不放松,亦步亦趋跟在后面。赵加快脚步,孩子竟跟着慢跑起来。一边慢跑一边弯腰鞠躬一边大嚷:“大哥行行好!大哥大哥行行好!”惹得候车室内的很多人都大笑起来。

赵越发窘得满脸通红,索性停下来,由衣袋里胡乱掏出两元钱扔给孩子,着恼地说:“快走吧你!”

孩子便得意地乘胜而去了……

1989,到2019,弹指一挥间,已满三十年。很多人成了亿万富翁,越来越多的人奔了小康。

街上的花儿乞丐,却不见减少。走在站前繁华地段,随处可见匍匐在地的乞怜者,从几岁的稚嫩孩童到白发翁媪,各年龄段都可以找到。

据说,现在行乞已经成了一种职业。

据说,乞丐中的一部分人其实很富足,他们跪在街头,只是装装样子,其实家里用他们乞讨得来的钱财,早已盖好了青堂瓦舍,我总不大相信。

连柏油路都要晒化了的三伏天,滴水就能成冰的三九严寒,他们匍匐在地,不停地叩首,想来也让人心寒。

如果真有安乐的生活隐在背后,他们却乐意游走四方做一个花儿乞丐,倒真的很让人佩服。

假如让我去做一个乞丐,我恐怕自己真的没有那个勇气。

可怜可怜我吧

林柳青儿会员投稿通道:

小岛投稿专栏:/gt/cefac9481662f5b6

本文由【青?故事优选C】收录,荐文编辑:七公子小刀

【青?故事优选C】为澳门网站网址会员合伙人林柳青儿创办专题。仅推荐林柳青儿旗下会员文章上榜。专注于青苗计划,培育会员提升写作能力。详见大家助力‖青——故事优选C计划

专题创办:林柳青儿

专题主编:七公子小刀

蓝江365原创文字,禁止盗用。

? ?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