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说个小秘密

刘美娟与正淑闲聊中因为说到了李大明,正淑觉得她的话似乎意有所指,不由得脸上微微红了,急忙说:“我跟他关系好着呢,有啥珍惜不珍惜的?只要他不从海南给咱领回来一个女子娃就行了。”

“那就好。”刘美娟说着,四下里看了看,又压低声音说:“前一向我在村子里听到一个啥话,当然你也不要乱寻思。”

正淑笑问:“啥话?还神神秘秘的。”

“我本来就说了啥时候专门去给你提醒一下呢,今儿见你了刚好。”刘美娟继续低声说,“张成水不是考上学了吗?所以他妈高兴得不行,见人就说他儿子咋立脸咋有本事,考了个重点大学,所以他儿媳子也回心转意了,跟他儿子又和好了。我只问你一句话,她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正淑听得心里咯噔一下,暗想这话要是叫林四娃知道了,可该如何是好呢?难保他不会告诉李大明父母。尽管只是一面之词的闲话,他们不一定会全信,但至少她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会打很大折扣的……她自觉脸上似乎有点红了,却仍故作镇定说:“我咋知道啥真假呢?张成水的媳妇是谁我都不知道。”

“你把我还当外人啊?”刘美娟淡淡一笑,“咱都是知根知底的,尽管你没给我说过,但是正平以前可是追过你的,所以以前的事情我也多少知道一些。……张成水为人处事咋样,我跟他没有深交,不太了解。不过,补习一年就能考上重点大学,至少说明他很有毅力,如果他所谓的媳妇要是后来没有再谈对象,跟他和好了,倒也是好事;要是都已经订婚了,还要跟他和好,怕就不太合适了……”

听到这儿,正淑不觉冲口而出:“哎呀,你把我当啥人了?我咋可能那么势利呢?”

刘美娟瞅着她的脸看了半日,噗嗤一笑说:“不打自招了吧?张成水他妈说的所谓儿媳妇,真的指的是你啊?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她是胡说对吧?”

正淑急忙说:“她肯定是胡说,我咋可能跟张成水重归于好呢?绝对不可能的!我在感情方面看中的并不是物质啊学历啊这些身外之物,我看重的是感情本身。要不,当初我也不可能跟张成水谈恋爱,要知道当时我家里所有人都不愿意他。可是后来,我为啥又跟李大明好了呢?是因为在我最无助最困难的时候,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是他帮助了我,并且我也能感觉到,他是真爱我,能包容我的一切,所以,我就跟他好了。”

“你当时遇到啥困难了?”刘美娟有点好奇。

“我没办法说。”正淑轻叹一口气说,“给我留一点点自尊好吗?”

“噢,我明白了。”刘美娟点了点头,淡淡一笑说,“这么说,李大明确实是很大度,很值得依赖的人,你选他是选对了。那我就更相信了,张成水他妈一定是见她儿子考上重点大学了,就得意忘形,信嘴乱说呢。”

“可是,张成水这一向确实来找过我。”正淑又叹息一声,“我现在是一肚子苦恼,跟谁都没办法说,我心里又是毫无头绪,前怕狼后怕虎的,根本不知道前面等我的是啥,把人熬煎死了。”

“到底咋回事?你说明白点。”

正淑略微犹豫一下方说:“美娟,要不咱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这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

刘美娟点了点头。

于是二人离开市中学门口,去了街对面一家冷饮店,在店外凉棚下一张方桌旁坐了下来。店里的伙计马上过来问她们要喝点什么?刘美娟便要了两筒常温椰风,她跟正淑一人一筒。两人便一边喝饮料一边说话。

“美娟,有些话我确实没办法给人说。”正淑悄声说,“但是我信任你,所以我全部告诉你,你一定要替我保密。”

“你放心。”刘美娟点了点头,也悄声说。

“张成水他威胁我,说我要是不跟他和好,他就要对李大明下黑手;还说他补习的这一年天天练石锁跟哑铃,力气大得不行,打李大明不在话下;又说只要我继续跟李大明,就要做好思想准备,说不定哪一天李大明就莫名其妙地出个车祸啊啥的。所以,我心里乱得不行,可是这话我又没办法给李大明说。大明要是知道了这些话,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他两个打捶,弄不好都会往死里打,要是大明出个三长两短,先不说别的,我咋给他父母交代呢?或者他把张成水打出个啥麻达来,那他是不是又得蹲监狱?所以横竖都没有啥好结果。可是不给大明说呢,他在明处,张成水在暗处,谁知道张成水会不会真下黑手?又会啥时候下手?实在没办法了,我就只能跟大明说绝情话,又故意激他,说他没本事,只知道在罗原这个城坑坑里打转转。所以他才去了海南……”

“没看出来,张成水咋是这样一个人呢?倒也是,咱对他这人吃摸不透,如果他真的不计后果,倒也是个麻烦事。”

“可不是!所以我心里熬煎得不行!”正淑叹了口气,继续说,“本来,我刚开始也只当张成水只是嘴上想把人吓唬一下,可是后来他又说他补习的时候还拿菜刀砍过人,我心里就打鼓了,要是他敢砍人,可见他确实是啥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是有这么一回事。”刘美娟想了想说,“我村里倒都知道这事。听说是张成水买饭的时候跟管伙的师傅吵起来了,张成水骂得很难听,那个师傅一下子毛了,就拿了一把菜刀扑出来吓唬张成水。没想到张成水没给吓住,还一把把刀夺了,照着那师傅手上就砍了两刀。为这事,张成水屋里后来把那师傅看病的钱给出了,张成水还提着四色礼到人家屋里赔情道歉了,所以那师傅才把他原谅了。要不,他还能考学?只怕学校早都把他解雇了。”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无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