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在路上(上)

韩涵微语:在路上

01

我是一条狗。只有三个月大,全身白色发灰,QQ型卷毛,好像女人烫过的小卷发,也有点像方便面。

我记不得自己的妈妈长什么样子,只记得吃过妈妈几天奶。妈妈那一胎生下了大家兄弟姐妹五个。我个头比他们都大,总是第一个挤到妈妈跟前。

可妈妈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她总是推开我,到弱弱的小五身边躺下。看着小五在妈妈怀里腻歪,我就跑过去挤走他,任凭妈妈怎么推都推不开,即便是吃饱了喝足了,我也要缠着妈妈。

那天早晨醒来,我看到妈妈环抱着小五。小五紧闭着眼睛,而妈妈却留着泪,不停地用头蹭着小五的身体。

我和其他兄妹跑过去,围着小五。有的学着妈妈,用头抵着它的脑袋,有的用脚轻轻地碰碰它,它仍然一动也不动。

我瞥了眼它挺得直直的身子,哼,可真会装可怜,用脚踢了踢他,看他没有反应,我直接踩过它的身体,硬是在它和妈妈中间挤出容身的地,躺下抱着妈妈。

妈妈第一次没有推开我,还不停地捋着我后背的毛,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真怀疑妈妈是把我当小五了。可那有什么关系呢,我紧紧地依偎着妈妈,闻着妈妈的体香,眼皮越来越沉……

“妈妈......妈妈......”

听这声,我不用看就知道是小五。哼,刚才还在装死,看到我在妈妈身边就活过来了?我用能杀人的眼神瞟过去,嚯,那家伙竟然站了起来。

想给我抢妈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小个头。我懒得再多看它一眼,头在妈妈怀里埋得更深。

哎哟,我的屁股被狠狠地踢了一下,我扭头看到那讨厌的家伙竟然定定地看着我,要不是它头上的那块白毛,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它是小五。小样,竟敢偷袭我,我噌地站了起来。

但它眼神中透出的那股寒气,让我的腿打颤,僵持一会儿,我一屁股坐在了妈妈身上。妈妈抖动着身子站了起来,我摔了个四仰八叉……

我睁开眼睛,那个老男人正用铁锹铲起小五,妈妈正在定定地看着他,就像梦里小五看我的眼神。

男人退后几步,恨恨地说,“早几天卖了,还挣几个钱。现在可好,死了,你瞪我干什么。”

我冲着他一声狂吠,他举着铁锹对准我,我真怕那一铁钎下来,直接要了我的小命。我赶紧退到了妈妈的身后,可我还是管不住自己继续叫,但声音已经明显弱了很多。

他举着的手放下了,转身走出了院子。不一会儿,他提了个大房子,红色的屋顶,白色的框架,隔着门看,里面还铺着棉褥。

妈妈和大家住的棚子,四处透风,围着的塑料布随风摇曳,像一面面旌旗,喂食的铝盆好像被烧过,黑色的斑块遍布盆里盆外。

“真是不错。”我挣脱妈妈的怀抱,蹒跚着跑了过去。妈妈用大家自己的语言阻止着,“傻孩子,站住!”

可我已经从开着的小门进到里面小一点的房子,踩在棉褥上,软软的,还有太阳的香气。

妈妈不停地大声重复着,“快出来!快出来!”

这么好的房子,我才不要出去呢。我顺势躺了下去,就像在妈妈的肚皮上,软软的。妈妈冲了过来,用脚掀着房子。我被妈妈的样子吓得不敢出声,呆呆地看着。

那老男人大声呵斥着,“老母狗,滚一边去。”

我怎么离开地面了?妈妈的叫声更加利害了,引得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或许还有其他家的狗一起狂吠。

妈妈猛地扑向了老男人,老男人抬起脚的那一刻,妈妈就飞了出去,落在了对面墙根的石头上,顿时一滩红色的东西流了出来。

我的心紧紧地收缩,血液一点一点地流向四肢,不再回流,喉头也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我用头撞击着房子,我要用我的牙齿把这个老男人撕成围着棚子的塑料布。
“再撞,我就把你扔出去,给那个老母狗一样!”

我耷拉着脑袋瘫在那里。我只是一条狗,一条出生不足十天的狗。

02

我连同漂亮的小房子,被老男人骑着摩托车,带到了一个满是狗的地方。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狗市场。

狗市场上狗一点也不比人少。

小一点的,像我一样,被装在房子里,也有被装在纸盒子里,呆呆萌萌,似乎这个世界与他们无关,他们只在乎两件事,一是吃饱,二是吃好。真是一群幼稚无脑的狗!我才不要与他们为伍。

大点的狗,有的高达人的腰际,头上套着项圈,项圈上有许多圆孔。脖子正下方的圆孔上挂着铃铛,随着身体的摆动,发出清清脆脆的声音。脖子上方的圆孔连着绳链子,绳链子那头要么捆在树上,要么由他们的主人紧紧地攥着。

好神气啊。真是狗有狗样,狗狗不同啊。

但他们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开心,难道项圈不舒服吗?还是被主人牵着的绳子勒疼了?盯着他们的眼睛,我却看到了妈妈。

妈妈?!天哪,石头,一滩血,还有弱弱的小五,在我脑中交错闪过。

我不要做一条狗,不要做小五,也不要做妈妈。我要向人一样直立起来走路......可我怎么才能走出这房子呢?我只是一条狗。

我被老男人扔在一群小狗中间。看着那群蠢狗,不是吃就是喝,我干脆躺下睡觉。可是,我怎么能睡着呢?

“妈妈,你看这条小狗多可爱,我要带它回去做朋友。”一个稚嫩的男孩声,听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吧。

“朋友?太有诱惑力了。”我一骨碌爬起来,到了房子的门口。

男孩正蹲在我对面蠢狗的前面,用手轻轻抚摸着它。那货竟然用舌头轻轻舔着小男孩的手,嘴里还哼着歌。

“小五?”我知道那货不可能是小五了。我竟然眼睛一热鼻子一酸,喉咙噎着的东西好像也下去了,里面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自己吓了一跳。

小男孩或许也注意到我的声音,转身看向了我。那是个干净漂亮的男孩,扑闪着大眼睛,纯净明亮,最关键有着我熟悉的东西。

我不能判定那是什么,但我在他看向的那一瞬间,我就判定那是我逃离这房子,逃离那个老男人最好的时机。

我用欢快的声音,呼叫他两声,“哥们,过来。”他竟然真的过来了,我叫得更欢了,还把两手通过房子铁栅栏伸了出来,向他作揖道谢。

“妈妈,你快过来看,这只狗狗太神奇了!”

那位被叫妈妈的女人过来了,她摸了摸男孩的头,蹲了下来,“你确定喜欢吗?”我仿佛看到了妈妈,又用手向她作揖道个谢。我真心希翼被他们带走。只为那一声“做朋友”。

“当然,你看它也给你作揖了呢。”小男孩在一排整齐的小牙中越发灿烂明亮。

“好吧,就它了。”女主人清脆声中,我又作了个揖,冲着对面那蠢货清脆地喊话,“哥们终于走出这房子了。”

那蠢货竟然还在傻吃……

03

“帅帅,让叔叔把小狗放出来,你抱它上车吧。”从女主人的这句话中,我知道了我的小主人叫帅帅,我好喜欢这个名字哦。

离开这个漂亮的房子,我似乎有点不舍,虽然我在这里只呆了半天。

也无所谓啦,反正我是要做一个人的。就当和过去彻底道个别,干干净净,没有一丝一毫地瓜葛。

想到这里,我早早地站在门口,铁挂钩一开,我就跳了出来,迎着帅帅就扑了过去。

“它不会咬我吧。”帅帅惊愕地往后拉直了身子,我赶紧收住,趴在地上。

“不会的,狗是最通人性的,看,像妈妈这样……”女主人轻柔的声音让我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我很不习惯女人摸我,尤其是妈妈之外的,从出生到现在,妈妈也只摸过我一次。

但我还是温顺地“享受”着她的捋毛动作,她白皙的手,软软的,柔柔的,也真是很舒服。
帅帅也学着女主人的样子,在我后背上捋毛,我干脆前爪跪下,任由他捋来捋去,尽管他的动作真的不是很舒服。

帅帅试探着抱起了我,小心翼翼。我收起尖尖的爪子,认认真真。我愿意做他怀里温顺的“朋友”。

在一个硕大的红房子面前,大家停了下来。与我之前见过的房子相比,它真是大出了好几十倍。

车身光亮地可以照到影子,我仔细看了看,影子中的男孩和我,真的是很搭啊。如果可以画出来,我一定要配文说明,什么好呢,脑子中不多的词汇,最后我选定了这几个字“帅朋友帅”。

开门,上车,后排,帅帅把我放了下来。可我突然内急,我不知道能坚持多长时间,总不能在车上撒尿吧,那简直是太难为情了。

我对着帅帅嗷嗷地叫着,“下车撒尿。下车撒尿。”可车在缓缓的音乐中开动了,我的喊叫声湮没在音乐中。

怎么办啊,如果是妈妈在,会不会有好的办法不让我出丑呢。可是,妈妈……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正好滴在了帅帅的手上,“妈妈,停车,你看小狗狗哭了。”
车停了下来,女主人扭着脸看了看我,“没什么问题吧,要不你开开车门,看看它要做什么。”

车开门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的问题能解决了。

帅帅把我抱下车,放到地上,定定地看着我,他怎么还不如我聪明呢,“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好意思呢。”

不管那么多了,先解决内急吧,我观察了下情况,不远处有草丛,我可以到那里。
顾不得看帅帅,我夹着尾巴就跑了过去,我真担心一个绷不住,就地解决。

快到草丛的那一刻,我再也憋不住了,我抬起右腿的那一刻,打了个哆嗦,随着尿液,如小溪般缓缓排出,我提着的心也一点点放下,内心竟然升腾起畅快欢欣。

“妈妈,原来,他是想撒尿。”帅帅这一嗓子,让我精心筹划的计谋彻底失败。

“这个帅帅,也不知道给朋友留点隐私。”我一边嘟囔着,一边从草丛里出来。

刚站稳,就被帅帅抱了起来。他好像忘记小心翼翼了,我也没有刻意收起尖尖的爪子,一切是那么自然。

回到车上,音乐流淌,车子也缓缓开启。女主人美丽的卷发,比我的好看多了。她将手搭在一个圆环上,右手还时不时地放到右侧的把手上,太神奇了,这么大一个房子,竟然还能移动。
前面还有个小方块,音乐应该是从那里出来的吧,方块里的图画竟然随着音乐节奏进行长短变化。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我仔细听着节奏,轻重缓急,长短不一,真的是这样,太神奇了。

房子还在往前移动着,难道一辈子要住在这里吗?想想也很不错了,环境我喜欢。只是吃饭的盆怎么没有看到。

记得那个老男人吃饭,用的是碗筷,对,还在饭桌上吃。我都是帅帅的朋友了,是不是我以后也在饭桌上用碗筷吃啊。

房子有节奏地晃着。帅帅早已经睡着了,手还放在我的后背上,我将身子靠他的腿,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妈妈,小五,你们快上来,我带你们回家。”看到妈妈和小五站在路旁,我来了个漂移,摇下车窗,我招呼着他们。

小五那货怎么还那么瘦小,看那架势,能到我膝盖就差不多了。妈妈看着还不错,只是个头比原来矮了,头上留了个大疤,想必是被那老男人给踹的。

看到我,妈妈先是一愣,后来哭了,伸出胳膊想要抓住我。

我打开车门,跳了出来,像小时候一样,挤开小五,跪到妈妈面前。妈妈紧紧地抱住了我,这一次,我知道妈妈没有把我当成小五。

“三哥,你怎么看起来和大家不一样啊,怎么和人长的差不多。”

一旁的小五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啊,我怎么变成了一个人呢,比帅帅还高很多的人。

“别说了,先上车吧。”从旁人异样的眼光中,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耻辱,我怎么能抱着一条狗不停地说话呢。

带着妈妈和小五,我不知道应该把车开向哪里,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我的车子被拦下。

“女士,请出示下车辆通行证。”

女士?没搞错吧。我一跃而起,帅帅摸着我后背的手落在了座椅上,我很惭愧把他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拍了拍我的头,“狗狗,大家终于到家了。”

家?到底哪个才是我的家呢?

韩涵微语:在路上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无色生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