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飞的困惑

马飞从杭州跳槽到南昌,改变的不仅仅是城市,还有他的职位。在杭州的工厂他只是普通员工,到南昌他带上了“长”,是车间的线长。

马飞知道自己遇上了“贵人”,就是他在杭州工厂的周主管。马飞吃苦耐劳爱钻研,走起路来行走如飞、浑身是劲,周主管一直对马飞很欣赏,他应聘到南昌的企业任生产经理后,理所当然的把马飞带了过来。

马飞所在的南昌企业是一家新能源锂电池企业,和他在杭州工厂上班时生产的产品一样,都是生产铝壳锂电池。在杭州两年他已把车间的机器摸得是滚瓜溜熟,锂电池的各种工艺他也是铭记在心,所以对他来说,到了南昌企业也是轻车熟路。

南昌企业处于初建阶段,设备在陆续进厂,配套设施在逐步完善,前三个月马飞主要是对新员工进行培训和安全教育,第四个月,他们这条线调试完毕,开始进入试运行阶段。

没想到试运行的第二天,马飞就吃了一个“闭门羹”。早上刚上班,总经理和副总一众人走进车间,对着他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的训斥。原来昨晚高速搅拌机报警报了一宿,却没人处理,有人半夜将情况反映到经理办,总经理怒气冲冲地质问马飞:“为什么晚上不安排人值班?出了事怎么办?”

马飞知道说什么也没用,只好一言不发。总经理走后,他觉得很委屈,员工们忙了一天,我怎么忍心让人家连轴转上夜班?再说搅拌机报警也没啥大不了的呀!给周主管打电话,得到的回答是:“最近还是要小心点,别的车间都没有生产,所以总经理来你们线的几率很大!”

过了四五天,总经理在前呼后拥下再一次来到车间,在车间视察了一圈后,问马飞:“上一星期涂布多少米?分容了多少电池?注液了多少电池?”

马飞脸憋的通红,张口结舌,居然答不上来!总经理勃然大怒:“你这线长是干什么吃的?要你何用?一问三不知?”

原来这几天马飞一直在忙激光焊,因为别的员工都不会激光焊,他就顶了上去,所以车间什么情况都不了解。

经过了这两件事,总经理在一次生产会议上说:“这个小马,不行!”

马飞觉得很气愤,自己每天上班到晚上八九点,忙得手忙脚乱,晚上觉都睡不好,结果在总经理那里的印象却越来越差!

铝壳锂电池

下班后,马飞找到他的老上级诉苦,说自己不想干了。他以为周主管会安慰他,没想到周主管对他说:“你现在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你没有完成员工到管理者的转变,原来你是普通员工,啥都不用操心,现在你是管理者,要合理安排整条线的生产。”

“第二,你要学会变通,说直白些吧!你把一些技术教给别人,这样你不但轻松,而且那些员工还会感激你!这样你就有时间管理整个车间!”周主管接着说。

马飞听了周主管的话,茅塞顿开。对呀!我把激光焊以及其它机器的操作教给别人,我不就轻松了吗?自己现在每天忙得要死,却在领导那里留下了坏印象,我这是何苦?

有时马飞这条线要和别的部门借用设备加工一些产品,但有些部门的领导却对他打哈哈或打官腔,就是不办事。马飞性格耿直,看到这样的领导忍不住和人家吵了起来。久而久之,说马飞坏话的人越来越多,还有好几个人反映到总经理那里,说他爱吵架,不团结同事。渐渐地马飞在总经理眼里成了一无是处的人,变得一文不值。

马飞感到很郁闷,我都是为了工作啊!为什么会这样?他在一次吃饭时向自己的老上级大吐苦水。周主管说:“你是一根筋,别的部门不帮你,你告诉我就行了。耽误了生产,你又没有责任,和人家吵什么?”

直到有一天,马飞接到人事部的电话,要他到人事部来一趟。等他赶到人事部,迎接他的却是当头一棒,原来企业要和他解除劳动关系!说的不好听些就是被开了!

马飞走得那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干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业务又娴熟,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