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慈悲20

祖母喜欢吃糯米之类的食品,但在那个穷苦年代,能够吃上一顿糯米饭,或者糯米糕,也是一件很稀罕的事。白妹做糯米糕的时候,才发现白糖没有了,祖母见此对她说:“做咸的糯米糕一样好吃的,甜的还不及咸的好吃。”

白妹做了10块咸的糯米糕,祖母吃了2块。

白妹说:“你喜欢吃就多吃点啊!”

祖母掏出一块粗纱布手帕擦了擦嘴巴说:“我吃过粥,又吃了2块糕,肚皮真的饱了,还有糯米这个东西淀食的,不是一下子消化的了,所以多吃了肚皮要胀气,人要不舒服的呀。”

白妹说:“难得吃一回不要紧的吧。”不要紧,苏州话的意思即没关系,或者问题不大。

还是接着说,说媒。

俩人的话题便扯到了来民的说亲之事上。祖母说:“今天大家早点吃晚饭,然后早点到你舅舅那里,听听你舅舅去那家人家有何说法,然后再决定这门亲事有没有可能性?”

白妹是个热心人。她说:“我早点做晚饭,你过来吃晚饭,然后大家早点去。”

祖母说:“谢谢你,不用麻烦你的,我在家吃一碗粥就可以了。”

白妹说:“也好。”说完,她转身去了厨房,她弯腰从墙角里搬出一只小缸,小缸盖子上面是一个柴草帽子。白妹一边挖缸里的咸菜,一边说:“这个咸菜可以吃了,我挖一碗给你带回去。”

祖母说:“谢谢你!”

祖母并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她拿了一把咸菜便走回家去了。

这时,村庄里响起了出工的叫子声。

祖母急忙跑到家里,放下那一把咸菜,连忙拿了一把铁鎝,向田野里走去,很快田埂上便有了很多的人,这些男社员女社员都是出工,都是到田里干活去了。

祖母在田里干农活的时候,她脑子里也在想来民这一门亲事,她希翼白妹的舅舅能够带来好消息,希翼那位婆婆能够回心转意,能够心平气和,希翼来民能够落户那家人家,与那位寡妇喜结良缘。

祖母觉得白天过得很长,很长。

傍晚5时许,终于等到下工了,祖母连忙扛起铁鎝跑步回家。这时,母亲也从田里回家了。

祖母说:“我要和白妹出去做先容。”做先容,苏州话即做媒人。

母亲心领神会,连忙用冷饭做了一碗泡粥,递给祖母,祖母拿出白妹给的生咸菜就把这一碗粥呼拉拉地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