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儿读书有感

今日,与儿熟记唐诗杜牧之《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进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因琅琅上口,音律协美,儿子转眼即会背,也如下笔如有神般默写完成。默完后,或是意犹未尽,又或是学贵有疑使然,便问:为啥亡国而要犹唱后庭花呢?

教书者,当以问题为向导,层层解疑。见儿提出如此有见地的问题,出于为人师之本能,便自然要说明一番。《后庭花》又叫《玉树后庭花》,为南朝后主陈叔宝所作,大多说其为亡国之音。杜牧另一诗作《台城曲》其一中有一诗句:门外韩禽虎,楼头张丽华。正是说明其为亡国之音最好的诗作,当时隋朝大军兵临城下,陈叔宝与张丽华依然端坐楼头,听《玉树后庭花》,载歌载舞,饮酒作乐,浑然不管身边事。此等境界实在高妙。

《玉树后庭花》最后一句: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本是艳乐之曲,最后一句却陡然一转,尽显人生伤感。这或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