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评 | 《小池》(杨万里)——让世界充满爱的假想

《小池》

《小池》——让世界充满爱的假想

文/青崖狂客

小池
宋代:杨万里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宋人写诗爱言理。记得老师曾告诉大家,这首诗,特别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这句,突出了诗人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新生事物的美好祝愿,云云。

印象中,所有写生活,写田园的诗,经典诗评都说这是热爱生活的表现。

青崖狂客却不以为然。人的七情六欲决定了人不会平白无故热爱生活。对于每个个体而言,人的热爱对象仅限于生活中的某样事物,而非生活的全部。

爱是片面的,有特定对象的,自私的,具有排他性的。

青崖狂客认为,杨万里这首《小池》写的是满满的都是爱,这是一个让世界充满爱的假想,但仅仅是假想

下面先来说说诗文。

01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两句是经典的对仗写法,而且用了拟人修辞,为泉眼和树荫加入了人类的情感,进而托物言志。

杨万里所言何志?

泉眼的爱。泉眼舍不得流水的离去,故而让细水长流。泉眼的爱是自私的。泉眼舍不得流水,那有没有考虑流水是否愿意相伴呢?青崖狂客在早前发布的影评《《大逃杀》(吃鸡游戏的原形)——日本关于人性的诉说》中已经提及,单向输出的爱毫无疑问也是爱,但这种爱,结局未必会好。

树荫的爱。树荫倒映水面是因为喜爱柔和的阳光。同样,树荫的爱也是自私的。树荫为了自己的个人喜好,改变了阳光原有的属性。

这两句,表面上是写世界充满爱,泉眼和树荫都有爱。但如果换个角度看,流水和阳光又会如何呢?也许,更多的是身不由己吧。
回溯杨万里的人生,抑郁不得志的他,虽然官至宝谟阁直学士、封庐陵郡开国侯,但久受排挤,在朝在野,何尝不会身不由己。

02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有人说,小荷代表了新生事物,也代表了后辈;而蜻蜓代表了赏识他们的人。
试想一下,新生事物、后进之士刚刚崭露头角、还在萌芽阶段,就有懂他们、赏识他们的人在保驾护航,那是多么美好的事。
但,人生往往事与愿违。

韩愈有言“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池塘里,荷花未开之时,荷花少而蜻蜓多,蜻蜓守花的场景也许常见。
但人类社会竞争激烈,往往是“千里马”多而“伯乐少”。“蜻蜓守花”的场景,也许只能成为美好的愿景了。

另外,青崖狂客还想强调,“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美好画面的成立是有前提的。
首先,你得是“小荷”!“蜻蜓”和“泉眼”、“树荫”一样,输出的爱是有特定对象的。如果你本身不是“小荷”,那这个美好愿景即使实现了,你也只能做个旁观者。
其次,你得有“露”的趋势!“蜻蜓”虽爱“小荷”,但那是“露”的“小荷”。如果“小荷”没有“露”的趋势,蜻蜓也不会久立不去。


重读课本古诗词系列,持续更新ing。。。。。。欢迎关注

(未完待续)

简宝玉写作群日更打卡第21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