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流年||惆怅的丁香

迎春花萎落了,丁香花又盛开。

高大的丁香树在春天的润风中摇,摇,摇。

沿着小径,走进这明丽的园。满目所及,却多是温逊的青年与戏闹的孩童。一路行着,寻来寻去,人竟比花多。

虽如此,徜徉在丛林花径间,丁香花浓烈的香气依旧扑过来,贯了满眼、满手、满身。

我望丁香心形的叶子,又望年轻女子闪动的身影——是不是自己也该学学她们的样子,用匆忙的脚步量出些五瓣儿的丁香,然后欣喜若狂地奔回寝室,洗出一个别致的花瓶生养上?

仿佛还没有那虔敬的心。

我对幸福没有过多的祈求——既已不期冀花来运至,又何必去采摘那一份艳丽的娇柔?

倒是真真希翼,在心意融融的时候,踏着七彩的阳光寻些五瓣儿的丁香,夹在信页中寄给我远方的友人,就让她连同信页一起珍藏着一枚幸福的预言!

一直不大明白,为什么诗人要对丁香怀有那多的偏疼,丁香会结着愁怨么?丁香也会惆怅么?时常望它团团簇簇,绿叶托着紫花,它又会惆怅些什么呢?惆怅它香的浓郁,叶的繁多,花的拥挤么?

我一直不很喜欢丁香。朋友第一次指点给我,说那一丛花树叫丁香,我见它纷纷扰扰、成团作球的样子,便不很喜欢,因为不很喜欢,便时常远远望上一眼,不屑走到近前。

今天不知为了什么,竟也忧忧郁郁踱到花前,看它一朵一朵的小花,竟也极清丽;一朵一朵成就了一枝一枝,竟也极丰润。我立在树前,抚弄它轻俏的花瓣,看三五蜂儿嗡嗡嘤嘤,让花香一股脑儿贯进鼻孔,竟也好惬意!

——昨日还对室友随意插在瓶中的几枝丁香深恶痛绝,今天,嗅着它的香气,看它默然无盼的神气,竟也有些偏疼了。


? ? ? ? ? ? ? ? ? ? ? 【时光轴1991.6】

蓝江365原创作品,禁止盗用。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