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境粗描

周末两日,尽情享受闲适的心境。那些幽深细微的情绪,那些欲走还留的人间深情,那些一转角就想遇见她的期许,竟然丝毫不见在心底里跳跃着属于它的舞曲。许是到了不愿再杨柳依依的年纪,许是梦中的她也早已不愿与我共醉一时的欢喜。所以愿意就这样的让日子随风而去,所以愿意就这样的了无情绪。“无据。和梦也新来不作。”终究还是有特定时空里的归依。杏花疏影,微云河汉的那日已是匆匆而去。某些夜黄昏时的场境,依稀念想的那份青春记忆,总是若薄雾随初阳蒸融于天际。


欲要表达的一些情境,在自个儿苍白浅显的词语里,渐渐地生出单调而又粗俗的印迹。其实,安然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