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友弟恭

在鸡叫声中,又迷糊了好久,隐约中听见父亲和二叔的说话声,外面也传来拉风箱的声音。

“超哥,”我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倒着的脸,正对着我,我赶紧歪头一看,是小义。

“早啊,小义,你早起来了?”我跟小义打了招呼。

“嗯,超哥,我起来一阵子了,”小义说,“已经把院子都扫了,又喂了驴。”

我赶紧坐了起来,把盖在被子外面的里外两面穿的羽绒服穿上,这是妈妈刚给我买的,走前刚穿上的。

妈妈说,羽绒服是刚开始流行的,穿着特别挡风,暖和。昨天穿了一天,果然效果不错,一点不冷。

穿上裤子,我转身下了炕,小义正站在门框边上笑嘻嘻地看着我。

“睡得怎么样,超哥?”

“不错,也不知啥时候睡了,一晚上没醒。”我伸了个懒腰,“可能昨天坐车坐累了,车太颠了。”

“我给你打水洗脸,早上,压水井口都冻了,我现通开。”小义说着,拿起一个搪瓷脸盆走了出去。

“早,二婶。”我走到堂屋跟二婶打招呼。

“起来了。海超,一会饭就做中了,稍等等。”二婶一边忙着,一边说。

“我爸呢?”

“哦,跟你叔去坡里转转,溜达去了,一会就回来吃饭了。”

这时,我听到院子里“咯吱,咯吱”地声音,我走到门口伸头一看,小义正在摁住一根绑在水井铁把手上的木头棒子,上下用力压着。

压了几下,就开始出水了,水流越来越大,不几下,脸盆就快满了。

小义端起脸盆往外又倒出点水,往屋里走来。进了屋,把脸盆放在一个旧木凳上,又拿起个暖瓶往脸盆里添了些热水,伸手搅了搅,又倒了点。

“超哥,洗脸吧,凉热正好。”小义很细心。

“谢谢你,小义,”我撸起袖子,伸手试了下,挺合适。

洗漱完毕,二婶把早饭都摆满桌子了,稀饭、馒头、咸菜、还有一大盘煮鸡蛋。

“看这两个掌柜的怎么还不回来?”二婶自言自语。

“明理!明理?”二婶叫着堂兄。

“咋,娘?”堂兄拿着一本书边看。边掀门帘从西屋走出来。

“早,大哥,”我跟堂兄打了招呼。

“啊,早,海超兄弟。”堂兄比较喜欢看书,尤其以前的老书,说话慢条斯理,文绉绉的。

“你去坡里看看你爹和你大爷,”二婶安排着,“中回来吃饭了。”

“哦,好,娘。”堂兄这才把书放里屋,然后拿起一件棉袄套上出门了。

“小顺,小顺?赶紧起来吃饭了!”二婶又在叫着小堂弟。

“哎,娘,马上出去了。”

隔了一会,小堂弟头发睡得跟鸡窝似的,掀开门帘,睡眼惺忪地走出来,一边揉着眼,一边跟我打招呼,“超哥。”

我向小堂弟笑了笑,算是回了招呼。

这时院门外,传来二叔高亢有力的声音,就看见二叔和父亲由外面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聊着什么。堂兄跟在后头。

“吃饭了,哥哥。”二婶打着招呼,小义在忙着找马扎,小顺在帮着拿筷子,我啥也没干,没参与其中,感觉自己有些多余。

“我干点什么?二婶?”我在跟二婶要求着任务。

“海超你坐下吃就行,啥也不用你干。”二婶笑着说,“家里不缺干活的劳力。”

二叔走了进来,亲自端着脸盆出去压了水进来,又拿起暖瓶倒了些开水,伸手试试水温,又倒进去不少,又伸手试试。

“行了哥,再洗洗手吧,水稍热点,洗着舒服。”

父亲答应着过去洗手了。

我从小义身上看到了二叔的影子,小义好多待人接物的礼节和生活习惯都如二叔。

“坐吧哥哥,吃鸡蛋。”二婶抓了两个鸡蛋放在父亲面前。

“好好好,我吃一个就行。”父亲接过来,放下一个,拿起一个往桌子角上磕了两下,把鸡蛋皮剥开。

“海超也吃,别看。”二婶热情依旧。

“海超,赶紧吃,吃完了,我和你爸爸找你谈点事。”二叔催着我吃饭。

“哦,知道了。”我低头开始喝稀饭,也剥了一个鸡蛋。

这时,院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三十出头,个头不高,精神干练的汉子。

进门歪着头,手里拿着根烟,笑着说,“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大嫂没一起回来?”

“夏兄弟,我昨下午到的。你挺好吧?”父亲也笑着站起来打招呼。

“听说成老板了?发财致富了。”父亲接着问。

“嗨,什么发财?这不党的政策好,让做点小买卖了。”来人走到八仙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你也坐下吃吧,大哥,”来人跟父亲继续唠着,“回来住几天大哥?”

“昨天住一晚上了,一会吃了饭,就去公路坐车回去。”父亲一边喝着稀饭一边说。

“咋不多住几天?兄弟们好容易见一面。晚上去我那里喝一杯!”

“下次吧,我这个活,越到过年越忙。”父亲说明到。

“嗯,是。大哥现在还在原来那里办公?”来人问道。

“换地方了,我到局机关了。”父亲回答。

“咱大哥现在是局长了。”二叔跟来人说。

“这是海超吧?上次去东北路过,你还小。”

我站了起来,不知如何称呼。

“海超不认识了吧?这是你夏叔,都是咱一个门里的。”二叔先容说。

“哦,夏叔好。”我朝夏叔点了点头,哈了下腰。

“坐,坐,继续吃。”夏叔大大咧咧地说,“你爸爸在外边是局长,回家了就是我大哥。”

“咱小弟秋结婚时,过去添麻烦了,还多亏大哥和嫂子给买的鱼。”

“别客气,自家兄弟。”父亲笑着说。

“咱大哥这人,不跟别的出去在外的人一样,”二婶在旁边说,“只要自己人去找,都是热情招待,尽心尽力地帮。”

“对对对,不愧是老大哥。”夏叔也跟着赞成。”

“夏,你先坐会喝着茶,我跟老大找海超说点事。”二叔跟夏叔说着。

“哦,好,你们去吧,我坐会等着送送大哥。”夏叔回到。

“海超,咱去西偏房说点事。”

“哦,”我站了起来,心里想,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了解更多《70后的青葱岁月》,请识别下方二维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