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一剂解毒的汤药一一


原是被抑郁症控制着的。

况且,被那阵子的封城,习以为常了。又不是"封侯"拜相,却要急火火,不管不顾的,被朋友硬是往门外召唤一一走吧,山水才是一剂祖传的密方,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仅凭沾花惹草,就能治我的病么?也只好一试了,一片好心,总不能一次次违了朋友的愿。

就叽叽喳喳的,一群似曾相识的人,被装进"河之东"的车厢,逆行,向泗交、向山水,寻花问柳,寻医问药。

却心里总疑有另一层意思。比如,课后人手一份造句的作业?

虽然大多半生不熟,难免还张冠李戴,总还是有些河之东的老底子。况且,既有几枚老江湖、"老司机"们罩着,车厢里,口罩外,自然是段子不断,花絮不断,笑声不断,一派百媚千娇,雅俗共赏的祥和喜悦。亏得车厢逼仄得寸土寸金,不然弄他个载歌载舞,人仰马翻,都是有可能的。


七弯八绕,几多颠簸,一车疯疯癫癫的文人雅士,被卸载在半山坡一个叫"厚民茶业"的基地。美不美,家乡水。却不懂茶道,什么南茶北移,什么绿、白、红、黑,什么十大名茶。幸得山东大汉陈老板女士的宅心仁厚,一番谆谆教导之下,似乎听得些门道,又似乎懵懵懂懂,被隔行的"之乎者也"逼迫着,滥竽充数,强颜欢笑。好在,山是壮的,草是肥的,花是鲜的,人,自然也跟着艳了几分。空气?就更不必借用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了,一个深呼吸,即刻尝得了开“封"之后的第一口鲜了。


终于,一群被无罪释放的嫌疑人,瞬间成了撒欢的孩子,无差别地放肆到无忌惮,无遮拦。真的就那么,春风十里,不如你?

呵,中国树叶,泗交嘉叶,便是我的君臣佐使之处方了么?心里自问,总有些不踏实。千山万水的,当真,"她"就是我要找的解毒汤?

心事重重的,结束了家乡的茶花女歌剧。下一个节目,"黑龙潭"捉龙记?

于是乎,上车又下车,终于有了人烟,终于看到了“带月荷锄归“的山民。说是山高皇帝远,写在脸上的纯朴,也当是原生态?以及,鸡们在"矿泉水"里觅食,牛们在画廊里写意,一副走自己的路,让"外星人"去惊讶的嘴脸。

不禁一腔醋意,就兴你们逍遥自在,瑶池仙境里"居",只大家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的"蜗"?凭什么。


原来,所谓的"诗和远方",近似一个"退避三舍"的伪命题。瓦灶绳床,结绳记事,N个世纪前,N朝代的逆袭么。

呵,那么多废话。既然入乡随俗,客随主便,不就是一场奔走风尘的"远足"么。却乍一迈腿有了状况,迎面了几个气喘吁吁的逆行者,问有多远?十来八里吧。用时多时少?一两个小时吧,单趟。

我的天!真真地倒吸一口凉气。都半晌午了,人困马乏的,再要追加个“马拉松"么?况且,都半老头子的年纪了。就望而却步,心里犯嘀咕,一脸打退堂鼓的损色。巧的是,同行中正一个也"腿关节有旧伤"的长者,两两相望,心知肚明,随即一拍即合,先告个假,"唱歌“去。

再回过头时,发现居然与大家一起"半途而废"的还有个小姑娘。健足健腿的,问其故,答曰:半道未必没有风景。

爽,锦上添花,这是此行听得的第一个金句。


所谓英雄不问出处,不由分说,三人席地而坐,依山傍水,背对尘世。想一想,这都风景自带了,还管他什么"疯子"的景。

有道是,三人行,必有我师。聊天顺延到了自由发挥的时候,不想,那枚所谓"腿有旧伤"的长者,忽然发力一一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人文景观,来了个海阔天空的"通吃"。最后,他手往脚下一指,又是一通不凡的谈吐一一从嫘祖学问到坡头学问、闲田学问,再到"金线吊葫芦"的"和"字风水。瞬间被激情点燃了我。真才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再现呢。

什么时候,就一身的虚汗?果然又一付摧枯拉朽的猛药。再去摸自个的脸,那点小布尔乔亚的颓废,哪去了?

回眸去看,那个透着几分灵气的小姑娘,也早被臣服得一脸"高山仰止"颜色,就差五体投地现场拜师礼了。


那么,就留个联系方式吧老丁,他日得闲,品茗再叙。

今日之行该是告一段落了,再去四下环顾,山高水长,一派苍茫,虽收得目光,却收不住胸臆满满。才正是"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

而其它呢?捉龙大队,河之东的兄弟姐妹们,经此"回眸一笑",也该是各有收获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