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坑小镇,一个处于繁华边缘的世外桃源。

? ? ? ? 大漠之风/董树芳

? ? ? 来到深圳一年多,始终不明白,如此繁华的大都市,为什么很多的地名却是叫什么什么“坑”,因为在老家人的印象里,一说到“坑”字,总是会和不洁之物联想在一起。

? ? ? 直到上周末,去了一趟甘坑客家小镇,一个静默于繁华都市边缘的世外桃源,才知道“坑”字在广东客家话里原来是小溪,小水流的意思。甘坑小镇,好多甘甜的溪水流过的地方,想想就很美,那一刻才明白,“世界是心的倒影”这句话真的是言之有理。

? ? ? 甘坑小镇起源于明清时期,距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是深圳十大客家古村落之一。

? ? ? 因为习惯了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随意行走,所以也没有提前做功课,下了公交车,远远地,就看到了有点儿像古代城门楼的小镇正门,门旁的一块刻着小篆的碑石是小镇的概况,古香古色的版面让我的心一阵雀跃,真的没想到,在深圳还会遇见这样一个原生态的古村落,多日的烦闷心情顷刻间清爽了许多。

? ? ? ? 沿着巷子集市往里走,仿佛真的是走进了一个不可为外人道的世外桃源。 这里的建筑几乎都是青砖黑瓦组成的排屋,斑驳的白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绿植、花草和老物什,宛如一段久远的时光从远古缓缓走来,向游人诉说着这些老屋的前世今生。

? ? ? ? 走到名为“那些年”的门口,一条陈旧的长椅好像在用无声的语言邀请着路过的每一个人,长椅背后那张有点儿发黄的老照片,会在不经意间触动着游人内心那份儿深藏不露的柔软。

? ? ? “那些年,大家一起走过的童年”,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好像有一种无形的魔力,吸引着那些结伴而过的少男少女们争先恐后地坐在长椅上合影。看着他们青春洋溢的笑脸,我的内心不由地一声感叹:年轻真好!

? ? ? ? 甘坑客家小镇的七都116村是明清时期行政区划的一个番号,这里有好多条别具一格的小巷。

? ? ? 古味巷的客家美食和风味小吃,总是用若有若无的清香挑逗着你的味蕾;古悦巷手工DIY的琳琅满目,让你有一种不买一件好像就对不起自己的冲动;古坊巷那充满原始古朴韵味儿的棉麻服饰确实悦人眼目;古井巷的学问创意、工艺设计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 ? ? ? 在这里,没有一丝其他景区弥漫着的商业味儿,屋内主人的恬淡与屋外环境的精致浑然一体,让人真的会有一种穿越时光隧道,来到一个不知此处为何年的错觉。

? ? ? ? 听着木蓝花开的主人给我讲解我选中的那条植物手染的棉麻裙的前世今生,仿佛是在倾听一个生命从孕育、出生到长大成人的传奇故事。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人们为什么那么喜欢网红李子柒,原来,滤镜下那份儿写满诗意的仙气,也是经过一道道烟火味儿的熏染修炼而成的。

? ? ? 徜徉在每一条小巷的青石板路上, 感受着沧桑与活力的交替,即使是被岁月侵蚀了的断墙残垣,也不会给人留下哪怕是一顶点儿的颓废之感,因为那些生长于墙缝乱筐的花花草草,好像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洪荒之力,让你的心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生生不息在蔓延。

? ? ? 甘坑小镇,一个在死亡之上也能开出鲜花的地方,它让我在顷刻间对生活有了一种醍醐灌顶般的透彻:原来,生活不是生下来活下去的一次次轮回,而是生命透过万事万物活出其本然的一种创造,是的,生命的本质是创造。

? ? ? 在这里,一盏马灯,一盘水磨,几根木棍,几片瓦砾,哪怕是门口废弃的黑皮桶,也是风景的一部分,因为不知道从何时起,一株不知名的绿植从里面长出了娇嫩的枝丫。

? ? ?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溜走,吃了简单的午餐才知道,七都116村只是甘坑客家小镇的一部分。

? ? ? 因为疫情的关系南香楼,酒吧街,状元府等景点都是铁将军把门,即使只是外景,江南水乡那种独居特色的韵味儿也是让人沉醉。他日如能邀上三、五友人到湖边吊脚楼或去优美的酒吧街找一爿小店小酌畅聊,定然会是人生少有的一大幸事。

? ? ? 信步来到了小凉帽生态农场,突然间有一种走出桃花源又进入了童话世界的感觉。

? ? ? 这里是专为孩子们打造的一片田园风光,栽种着各种蔬菜的菜畦里,有稻草人,青蛙王子和白雪公主等小朋友喜闻乐见的形象,童话故事里的场景和人物随处可见。

? ? ? 于我来说,那些长势喜人的蔬菜更让我耳目一新,蓦然间,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因为三十多年前,父亲成了村里第一个承包菜园子的农民,我也就理所应当地成了菜农的女儿,每到周末去菜地里劳动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此刻,走在窄窄的田埂上,仿佛又看到了父亲弯腰劳作的身影,有些人一旦只能在回忆中相见,唯一会说话的似乎只有眼泪。

? ? ? 灰黑色的木栅栏,金灿灿的黄蝉花,还有琳琅满目的鹅卵石,似梦非梦的一切,让我想起了儿时的天真和烂漫,只不过那时的花儿不是黄蝉,而是蓝色的或粉色的牵牛花,几位小姑娘聚在木栅栏下看蚂蚁搬家,常常会忘了吃饭的时间。现在想起来好像是一个梦,一个有点儿遥远的梦。

? ? ? 是的,很多时候人生真的如同一个梦。当年的那个小渔村不也是因为一个伟人的金手一指,变成了今日傲然于世的繁华大都市吗?

? ? ? 可是,世事无论如何变迁,生命的本然不会改变,甘坑客家小镇的一天,让我一下子明白了,一个人只要能够超越生下来活下去的那个轮回,死亡,也会是一种内在的花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