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

烟花,

终结于凝望处的烟花,

一晃眼神往,

留情而湮灭。


他在镜前的叹,

挽起的长发,散落的迟夏。


天光渐暗时,

用过热的水泡澡,

他慢条斯理地剪下疯长的指甲,

此时最柔软,不容易迸溅。


每一根手腕上的血管,

炸落的烟花,

浪费的身躯,

留余温些许,

此刻已不宜抒发。


提起又褪下,

包裹着脚掌与小腿肚的长袜,

每一分纯白的气息,

在他的意向中融化。


如旧,如旧,

壮阔胸怀如旧。

畅然之别离,

凝眸一刻大梦,

复醒渐淡的谬。


便是温暖至此,孤身至此,

对于万物皆如昼,

明媚无爪牙。


如再有一日,

溯洄此际的烟花,

便说他是逆流而行,款款深情,

将弥留之际,

镂于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