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一路向西


盼望着,盼望着......
“嘀铃铃”的下课铃声,在青青内心里数过1200个数后终于响起,比往常更为清脆悦耳。老师依然如雕塑般地站着,但嘴巴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伴随着学生的骚动,教室内的空气多了几分焦灼。

青青挺直了身板,眼睛扫过前排,撞遇到丽丽和大志投来的眼神,神情交错间,微微一笑,空气中的焦灼清凉了许多。老师一声“下课”,青青“腾”地站了起来,扔下一句“都快点儿”,就溜出了教室。

五分钟后,五个人、五辆自行车在学校门口就排排站好。青青甩一甩运动短发,“大家检查下,看自行车的闸是不是管用?”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着自己身旁的二八自行车,煞有介事地用手捏捏车把,嘴里还嘟嘟囔囔地嚷着,“我的没事”,“我的管用”。

“我的后闸好像不管用!”丽丽用手捏捏车把再放开,语气中有些无奈。

“这不行,咱们回家的路可是有大长下坡的。来,咱俩换换。”青青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快速地解决了问题。

“一路向西,大家出发啦!”大志一声长喝,率先冲了出去,还不时地回头招呼着。其他四辆自行车也前前后后地跟了上去。

他们如脱缰的野马,钻过学校门前的小柏油路,骑行在宽阔的大马路上,话也开始多了起来。诸如:那里的山有多高啊,险峰渡槽的水有多大啊,骑多长时间啊之类的问题就一股脑地抖了出来。

没有人能说清楚答案,他们似乎也不关心答案。

大志两手扶着车把,脚一点地,前车轮便划了一个小括号。动作干净利落,点燃了女生眼睛中的羞涩,也引爆了男生的不服输。

“嘚瑟,看我的——”话音未落,小俊双臂交叉叠放在胸前,一个旋转,车把倾斜着倒向一侧。

他两臂迅速按住车把,身子往另一侧微微倾斜,车子便稳稳地立在了那里。又一个弓身,猛蹬几下,车子便来到了最后的阿富身边,“马克思,哥们儿技术如何?”

阿富白了他一眼,“幼稚!”引得前面的青青侧目斜了他一眼,“谁是马克思啊?”

小俊又猛蹬一下,与青青并行骑着,眉梢间带着笑,扭头看看阿富大声说:“阿富啊。你看他浓密的络腮胡子就知道了!哈哈哈哈”

说罢,他直起身子,追着风就出去了,将阿富那火辣辣的目光拉成了一条条伽马射线。

风中流淌着青青“咯咯”的笑声,和阿富那一声咬牙切齿:神经,看我怎么收拾你。但阿富依然按照之前的速度向前蹬着自行车。

西斜的太阳褪去了耀人的白色霓裳,着上了一身红妆,多了几分妩媚,亲切得看着眼前的三个大男孩和两个小女孩。

六十里的路,并没有劳其筋骨,困乏其身,兴奋涤濯着脸上的每一寸肌肤,甩落出一滴滴汗水,在他们稚气未脱的脸上浸染出一层层红润。

“看,瀑布!”这一声激起了阵阵欢呼。瀑布,如白色锦缎般镶嵌在青山上,不经意间飞泻出的水丝招呼着他们。

他们支好自行车,如欢脱的小兔儿,顺着斜坡跑到瀑布脚下。抬头间,缎带飞泻而下,声声震天;低头间,白花儿坠落盆洼,流水潺潺。近前,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抔清水,凉入骨髓;站起,俯身低头嘬起一口,甜入心底。

有的甩掉鞋子,脱掉袜子,试探着把一只脚伸了进去,凉意在龇牙咧嘴中直入心底。只得“呼”地抬起脚,暖意渐起,却又心有不甘,瞄准目标,用手撩起水花,直击目标而去。击中目标,自然开心;即便不中,也能自得其乐。

瀑布水旁的小憩结束,一行人重新回到主路。主路两旁青山暮霭,给整个世界披上了一层薄纱,多了几分神秘。

顺着主路,他们走过了一个漫长上坡。小俊第一个骑到了坡顶,喘着粗气,回望着坡上的小伙伴,双手半握呈喇叭状,大声喊道:“好汉坡上站好汉,加油!”

坡上的小伙伴弓着上身,走着S路线攀爬着所谓的“好汉坡”。无疑,小俊成了他们前行的目标。

一行人站在坡顶,着红妆的太阳又藏在了山外山,只留些红晕在山那边看着他们。天色暗淡了下来。

“过了这个岭,就快到大家家了!”青青一边顺着额头往后撩拨着刘海儿,一边兴奋地大声喊着。

一行人瞬间又兴奋起来了,“大家终于快到家了!”

过了坡顶,拐过一个急转弯儿,迎来一个慢下坡。他们前前后后,捏着车把,迎着晚风,疲惫和燥气渐渐消散。又是一个急转弯,慢下坡成了漫长的急下坡。

他们捏紧了车把,车速慢慢减了下来。忽然,青青一声大喊:“快让开,我的车闸不管用!”她的自行车如发疯的猛虎,蹿过了所有的自行车,一路蹿了下去。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有的喊着:“别拐弯,直接冲下去!”有的喊着:“天呐!”

青青坐在自行车上一路坠落。她望到路的尽头依然是一个急转弯,转弯处一辆农用排子车,下去又是无尽的下坡,她心里想着:完了,即便躲过排子车,接下来依然是未知。

想到这里,青青觉得自己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眼睛盯着前方,两只手死死地抓住车把,脚放在车蹬子上一动不动,顺势直下。

耳边呼呼的山风,越来越猛。青青觉得自己俨然是个英雄,俯视着乡村院落。猛然间,山风暴虐地掀翻了自行车,一把捞起她抛向半空。

惊慌中她手足无措,却被一双无形的手托起。她张开双臂,惊觉双臂成了翅膀,拍打两下,强壮有力。

她飞抵渡槽,在渡槽上低飞盘旋,吻过渡漕水后,跨过群山暮霭,飞过家乡的山山沟沟,最终她落在一家房顶。

她累了,折起双翼,双膝弯曲着趴了下来。透过玻璃窗户,她看到了奶奶盘坐在床边,看到了妈妈忙进忙出,看到了爸爸,或许是刚下班回来,正在“扑噜扑噜”地洗着脸,小水珠儿调皮地从红双喜脸盆里跳出,钻到地下的砖墁地上不见了踪迹。

她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声音大得吓了自己一跳,也惊动了屋里所有的人。他们抬头发现了她,哭着大喊:“青青!青青!”

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哭得那么大声,尤其是奶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么劲儿,一抬手扔出的大馍馍击中了她,她一个趔趄摔了下来,直喊:“疼,疼!”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

青青睁开眼睛,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同学们都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是他们挂着泪花儿笑了……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无色生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平常喜欢拍照片 当然更爱拍一些景色,今天把人入了景中 她总是很固执 自己坚持的东西无法改变 但是她给人的感觉一直...
    尼靓阅读 30评论 0赞 2
  • 突然好想你。 想伴你在夜空中, 乘着天马,看着明星 掠过你的脸颊。 想抚摸你的长发, 轻搂你的双肩, 为你讲述那美...
    与君舞阅读 40评论 0赞 0
  • 企业应该保证内部其他同事,外部的市场行情,自己的努力应得。公平不代表大锅饭,以绩效来有差距。管理者负责制定规则,没...
    符程严阅读 22评论 0赞 0
  • 对比与调和 紫砂壶造型设计上的对比与调和是以壶身各部的异同来表现。壶体量的大小、造型的方圆、线条的曲直、坯质的粗细...
    紫砂阁阅读 60评论 0赞 0
  • 此时写下心情,无谓的消耗就是现在的工作状态,很无奈,但是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电销真的就是这样通过无谓的消耗和强...
    邻家小娟子阅读 40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