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疚

好逻辑厂房

2006年10月,我到阳澄湖买地,这个重要的事并没与父亲商量,所以是我付了买地预付款,父亲才知道此事。听说买地要三四百万元,父亲就急了,因为他知道开办正翔时还有债务两百多万元没有还掉,又去阳澄湖买地,他心里当然着急。

而我是这样考虑的,父亲有心脏病,能够不让他知道的事就不想让他知道。

我回老家时,父亲问过我这个买的土地在哪里?我对他说,在阳澄湖工业集中区。父亲说,那阳澄湖工业集中区在哪里?我告诉他,在原阳澄湖七大队。

当时我浑然不知,原来父亲打听我买的土地在哪里,他就是想去看看。

父亲约了村庄里一位叔叔真的去阳澄湖看地去了。

父亲对渭塘非常熟悉,他做过乡农科站站长,可他对渭塘邻近的阳澄湖就一点也不熟悉了。父亲和叔叔各骑一辆自行车,他们来到了阳澄湖。

可是阳澄湖好大啊!

父亲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寻找。

叔叔说,你给坤元打个电话,问问不是就知道在哪里了吗?

父亲说,不让他知道吧,他知道了就会赶过来,我的儿子我知道他的脾气。

父亲想了半天忽然想起来了,他说,我儿子说过的,好像在阳澄湖一个集中区。

于是,父亲和叔叔就找集中区。

他们询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集中区在哪里?结果从中午找到傍晚也没有找到我买的那一块土地。父亲和叔叔只好失望而归。

那时候为了买地,我债台高筑,活得一点没有人样。所以,父亲并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找地这一件事,他也没有跟我说要去看看那一块地。

我答应等厂房竣工,并安装好电梯,就请父亲去看厂房。你知道,厂房竣工后,我真的请父亲看厂房。当父亲坐电梯到达三楼,然后步行至楼顶时,他说:这么大的厂房,整个骑河村都没有。

父亲一脸的愁绪随风飘散了,笑得非常灿烂,我很少见到父亲有这样的笑容。

父亲是2012年1月9日走的,他知道我还有一二千万债务在身,所以他一直为我担忧。

这就是我一直疚的原由。

这是我写给父亲的一本书

附录:走正步

正步,是步伐一致,是嘹亮的军歌。

十八岁,我的天空,充满着正步的声音。

在冰冷的操场上,大家新兵在走正步,其它人都学会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不会走,还在操场上孤零零的练习,因为我的手与脚不听我的使唤,教我的班长火了,他踹了我一脚。

结果,成功走近,我的心情一下舒畅起来。

如今,我站在红花绿树的江南,只有看见大车小车从我身边飞过。

但我的生命里,因威严的正步缠身,故我心飞翔。

也许,我从未放弃走正步的姿势,也从未放弃对正前方的热烈憧憬。

我的路,不是踉踉跄跄的。